[随笔手札] 《性事游G》2021年8月4日更新

本帖最后由 CoconutRecords 于 2021-8-4 15:44 编辑

      一直想写点什么,曾经的一篇关于国内同志桑拿的文章,被各坛子的坛友改编再加工,虽然面目全非,但内核仍然看得出是本人原创。名字就不提了,陈年往事。一直想再写点什么,顾虑太多。再者也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载体,又不想再被各个“小编”和假原创者剽窃。在中国,文字最不值钱。曾机缘巧合认识知名社区某涯的人员,被提议其实可以写写,懒得沉下心来,也太考虑行文方式、内容,以及尺度的拿捏,过了变高high,触及不到那个点离某涯想要的流量又太远。时隔好几年,再次萌生这个想法,但是好像包袱没了,一切随意、随缘。

      缘由说罢,之所以随便叫了一个这个名字,其实还是想直入主题,就说说这点你我他都会遇到的事。性事不分高低贵贱,跟兴趣、偏好、习惯有太多关系,没办法,它就是跟着生活走。看后面的文字,一些老炮儿几乎一下就可以看出笔者的年龄,不重要。进入主题,只想说说关于北京、其他城市、其他国家的那些亲历亲闻亲见的性事,不管关于人,还是关于地点,有的都已不再,本文出现不分先后,以此来记录曾经和正在发生着的故事,暂且叫它“游G(记)”。


      《一个有“仪式感”的事情》



      聊天时经常听见别人讲自己是如何“入圈”的,有人说是先天的,有人是经历了一些事情。总归会有那么一个时间点或者一个有仪式感的事情,从此我们便变成了与直人不一样。我在上高中的时候,赶上了录像厅年代的尾巴。也曾逃课又不想去网吧,走在路上总能看见那些录像厅门口的黑板上写着“肉欲横流”的名字,索性比上网还便宜,又满足猎奇的青春心理,买张票就钻进刚进去伸手不见五指的录像厅。那个时候的录像厅有时候还是会放一些比较中规中矩的片子的,大多数都是港片,武侠的居多,剧情就是俗套的扯。座位要自己找,找座位要靠摸,都是带靠背和两边格挡的半包沙发,哪里有空位就悄悄坐下。没有惊艳,没有达到猎奇的心理预期,一个片子放完以后老板会把后门打开让大家上厕所,说一会就不开门了。可能也是因为没有执照没有放映资格,不能总开门好像也正常。即使没有看到香艳的片子,睡在软包沙发里打发一个下午时间也还好。灯亮的时候,服务员会卖一圈吃的,主要就是泡面火腿肠,大概能看清里面都是什么人,人生第一次看到把所谓的三六九等人圈在一个小空间里是什么样。有拿着老板手包穿着得体的,有一看就是民工的样子,也有貌似大学生,还有就是家庭大叔……几分钟过后,上厕所的人陆续回座,等熄灭以后,大背投的落地放映机又开始放映,没多一会儿功夫,香艳的镜头来了,不过是三级片。无聊的三级片过后直截了当,欧美爱情动作大片,内容不描述。只是第一次跟那么多陌生人一起看A片的感觉要比片子更心潮澎湃。窥私欲总想知道旁边的人在做什么。没多久感觉隔壁的人好像躺下了,自己也试了一下,半躺下来窝在沙发里,其实还是可以看到播放的内容,索性自己也躺下来。没过多久,感觉有一个不故意碰到了我的腿,大概是脚来回挪动。天气还算暖,一条裤子,加上大片的刺激,多少还是比较敏感。后来这种“不故意”的频率就越来越多,今天断定那其实是一种试探。再后来他索性坐起来,跟我一个挡板之隔,一边上下上下的撸动一边小声的呻吟,然后再躺下,好像进一步在试探或者在传递某种信号。几次如此往复,他拉住我的手,示意我过去。没有想过后面要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也许心里有了答案。顺着摸过去,裤子并没有完全脱下,只是拉链打开,再后来他解开了腰带,第一次摸男人下体,紧张、心跳加速,又有点害怕,又想继续摸下去。后来的事情就先不提,以此来试探这个论坛能接受的开放程度。

      第一次近距离感觉一个陌生男人的喷发片刻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之后的日子里这个地方成了我经常要去的地方,可当时并不知道gay或者同志这么一说,闻所未闻。后再一次又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也是在这里,过程类似,只是是趁着大家都从厕所回来,我们一起去了卫生间。那是一栋几乎荒废的商业楼,没有加个门店营业,好像都是卖五金和建材的,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卫生间里第一次尝试更近一步的接触,当然不是10.再往后的日子,这个录像厅营业时间越来越短,直到关门大吉。那个年代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这些没有接触,也没有渠道,有一部手机,还是非智能,电话费也么有套餐,接打电话都要钱,发信息随便发发就没了半个星期生活费。在那个录像厅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家电卖场。有人可能会有体会,当第一次在那个环境偷欢以后,每当遇到这个类似的环境总是会有那么一点感叹或者期望。家电卖场的卫生间还是今年这个时代的装修,全封闭,门上写着各种“交友信息”,甚至赤裸的涂鸦。后来上大学时候知道,这叫厕所亚文化。通过这个信息,认识了一个高高大大的人。简单的短信息以后就约了时间,还是这个卖场厕所。依旧没有10,那一次,他是享受者,只感觉时间很久,蹲着都累,到结束以后他提好裤子,我都没有什么快感,只是说不好当时是什么感觉。一起下楼以后,发现他进入了卖场一楼,知道他在这里工作。又通过短信息联系过我,但是一直没见。说不好自己什么感觉,面容早已忘记,只记得体态和当时的情景,但是这个事情可能今生也不太可能忘记。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一台自己的电脑,后来遇到一个所谓的圈里人,今天来说是当时的小鲜肉,虽然自己当时也算是鲜肉。直到他告诉我什么是gay或者同性恋,大家如何取得信息如何交友,甚至有人会去哪里交欢,才知道其实在身边有很多这样的地方,这样的人。我,只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以下部分更新于2020年3月25日............................................................................................................
      

     《对不曾踏入的那些地点充满好奇》

      人们总是在不该开始的时间,开始了一段特别的经历,然后不经意间戛然而止。一个在当时的年纪有很多人迷的男孩主动联系了我,电话聊,每次都很长时间,聊的天南海北,从没聊过性,也许那也是对我的一种试探。只记得他聊梦想聊未来,后来他如愿,现在成了一个非知名公众人物,暂且叫R。其实聊得熟悉了,见面聊也不尴尬。他聊他的对象,逐渐发现当他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突然感觉时间停止了几秒,我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各种那个人的样子,因为他的对象是男的,我认识。我大概还是觉得这也许就是青春时候大家随便玩玩,不曾想过两个相同性别的人会用情感或者伴侣模式去相处。当然,镇定过后,依旧听他讲完所有的事情。后来,他当时的那个伴侣,如今也如愿,是华南某地的半个公众人物。

      直到有一天,R把我叫去他家里,过程不赘述,那个晚上是我的第一次,跟男性的第一次,我做了攻。尽管如此,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又好像一切都在预料中一样。之后的时间,因为我没有去过任何跟gay有关的地方被他嘲笑,酒吧、浴池、公园……我一概不知道,而且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这些地方,这些地方去了能做什么。从来也没有想过,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情,哪怕幻想里都不会有这样的场景和地方。R教我如何在网络中寻找“同类”,如何去查询“同类”们经常出入的地点。后来证明,这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依旧无法进行自我的身份认同。

      互联网的世界很奇妙,聊天室里会清楚地写着见面地点、角色、喜欢的类型、怎么做……今天来看,就是约的很赤裸。几乎每个地区都会有自己的聊天室,甚至覆盖全国的聊天室也很多,名字也很奇特。第一次搜索同志场所的时候,凭借超强方向感总是可以找到各种地方,当然面基也会很忐忑,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看不到的前门大栅栏》

      生活还不够智能的时候,gay的习惯也跟当时一样“原始”。按照网上的指示,一个并不暖和的夜晚,当时穿着觉得fashion又流行的羊毛半大衣,走在前门大街上。那个位置相当于今天大栅栏以南,前门大街的路东。路边的一个老式又算干净的WC,没有灯。借着街上的灯光,总是有人站在厕所里甚至坑位上,有的甚至裤子半脱着,胆子大的偶尔会自我上下撸动。这个地方的人络绎不绝,但总是猎奇大于一切。笔者不记得是不是这里发生过什么,只是在外面遇到一个主动搭讪的人,至今记忆犹新。后来发现不光这个地方,就连周围的所有WC,几乎都是gay们的据点,就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勾搭然后快速解决。今天除了还依旧存在的据点以外,大多数时候怕是没有这么大胆的事情。大栅栏里面和周围至少五六个地方我都去过。后来别人告诉我,如果想猎奇寻找刺激,就脚步轻轻的,一定会撞到里面的人正在做着什么,后来证明这个人没说错。但是笔者实在不想打扰别人难得的好事,几乎就没有再这么做过。在一个胡同里,那个WC总是很热闹,因为隐蔽,又能清楚听到外面的声音,好像从周五各个地方看对眼的人最后都会来这里。具体地点回想不起来,就记得在前门大街那个WC对着的大栅栏一个比较宽的小路里。

      对这个小路里的WC这么深的记忆,除了遇到过同类以外,更无法忘记的事是现在都不知道那是“抢劫”还是“敲诈”。一个穿牛仔裤的人,把下身包裹的很有型,遇到多不止一次,每次遇到都会发生点什么。由于跟R是我第一次,那时候我做了攻,所以之后每一次进入别人,我都是攻。在WC这次遇到牛仔裤,最后一次依旧是我攻他。当时没做完,不记得是外面的声音打断了我们,还是什么。从小路往前门走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钱,并且让我把钱给他。在论坛和聊天室里看过听过有这样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设想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怎么办。那个时候,自己太年轻,现在有这事,怕是不报警也他么得打他一顿。其实那个时候身上有钱,多了没有,一两百是有的。在那个年代里,一两百感觉能做很多事情。笔者有一个习惯,愿意把钱按照面额大小顺讯排列装在兜里。现在肯定没有现金了,移动支付改变生活。当时,我说给他20块钱他不干,我把手塞进裤兜盲摸一张50元大票,想想也是好笑,直接丢给他告诉他这是全部,其他没有。作罢也慌张,径直大步流星甚至可能小跑带颠儿到了前门大街。随身拦停一辆出租车,没等停稳拽门就上。车里还有其他乘客,他们看起来比我还慌张。我说有人抢劫,把我往前带一段下车就行。如今想不起来当时大家说了什么。总之就是50元人民币结束了有惊无险的猎艳。后来很久没去过那个小路里的WC,不知道是怕再遇到这个人,还是想尽快忘记这么怂又搓火的经历。若干时间后,在另一个同志据点遇到这个牛仔裤,我故意出现在他面前,面带凶煞,但是按住了心中的怒火,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之后多年的游历中与这个人再未谋面,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世事无常,只当做一场经历,50元的学费告诉我们,这种地方,还是保护好自己的财务。

      前文提到在前门大街遇到一个主动搭讪的人,这个人的大概样貌和体态如今也都能想起,但是叫什么已经没有记忆。那个年代好像很流行羊毛大衣,长的短的,黑的灰的,然后搭配一个羊毛围巾,脚下蹬着一双皮鞋。经过聊天以后,大家目的很单纯,他说有地,在附近。后来发生了第一次的group sex,下次更新。那个时候已经算比较晚了,北京的夜晚气温不低,但是寒风刺骨。我们一起在路灯下,走去他的地方。


        ...............................................................以下部分更新于2020年4月14日...................................................................

        《第一次Group Sex》

      初冬的北京,在还没有今天繁华的时候,前门大街除了道路两旁关闭的店面和街上的路灯,看不到什么人。每次看到2路公交就想起刀郎唱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中那句“停靠在八楼的2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跟着那个同样穿羊毛大衣的人走在路灯下,一路上好像也没有太多的话语。原本以为应该在附近的胡同里,但是走了很长时间。北京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住在胡同里。那个时候住胡同里的真是没什么钱的人,现在住在胡同里,就是租一个房子也比住在楼房里贵多了。走在前门、经过天安门广场东侧,一直走到北京饭店。现在我肯定是不相信北京饭店是大栅栏附近的,走的也真是远,尤其是冬季的夜晚。走进贵宾楼饭店,那是笔者第一次走进贵宾楼。虽然陈列和设施过于老气,但是能看出它曾经的辉煌。进到房间发现已经有一个人,半盖着被子裸着上身躺在床上。那是一个双床的房间,另一张床看起来还算整齐。通过攀谈发现,他们两个应该认识很久。这个羊毛大衣是专门出去猎人带回来,然后一起做group sex的。

      洗了澡还是有一点拘谨,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进行。但一切又好像是预料到,又没有那么紧张。床上那位年纪稍微大一点,羊毛大衣当时估计也有将近30岁了吧。羊毛大衣Y(暂且叫他Y)还是比较轻车熟路,他们俩简单前戏以后,Y就戴上套子进入了另一个人。然后Y示意我站在前门,他开始suck我。再接下来,他们给我戴上了套子,我就继续攻入了那个人,那个人吮吸着Y。来来回回cha了换了好几次,不记得当时是不是都she了。夜里我睡在另一张床上,迷迷糊糊,第一次跟两个陌生人过夜,也许是出于紧张,或者是那种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的未知,没法进入深睡眠。夜里很晚的时候,应该是后半夜了,他们又叫来了一个人,很瘦,年轻,今天觉得那个人其实有点土,是个在理发店工作的,记不清是理发师还是什么,他们聊一会,看来是以前认识或者曾经发生过什么。这个人躺在我旁边,我对他什么也没做,他当时很主动,对我又亲又摸,最后我也没做什么。前一天晚上,Y留了我的手机号,但是我没有存他的,大概记得那是一个联通的号码。

      这个事情过去以后的两三天,一直都比较忐忑。想不明白自己这算什么,为何变得如此,不确定自己能否接受这样的自己。第一次的GROUP SEX居然这么自然就发生了,那以后呢?突然进入到青春的性迷茫里,甚至不知道如何判断自己的性取向。没几天,收到一条信息,是Y发来的。大概意思就说还可以约见,随便以一个理由婉转拒绝,再后来又有过一次联系,那时候虽然也都用手机,但是也都是常联系的人。没有存名字的陌生号码,看到信息内容也知道是谁。最终以没有时间见面为结局。再也没有遇见。慢慢的,很少去前门,总觉得晚上一个人去,又一个人赶在末班车回,看到无人的街道,三两个人的车厢,心里有一丝落寞、孤独和凄凉。

        .....................................................以下部分更新于2021年2月23日...........................................................................

      《平安里的华宾园有时候不太平安》

      不知道人是变聪明了,还是变傻了。在没有导航的年代里,凭借网上看到的地址和感觉,都能准确找到那些猎场,如今可能靠着导航也不确定是否找的正确。要说平安里到积水潭之间,那应该是老北京基佬们最熟悉的,从浴池到厕所,新街口附近当时还算繁华,当时应该每个厕所都会遇上等待发泄的基佬。尤其是翰林春,但是在我那个年代,翰林春就已经应该落寞了,因为很多人都去了华宾园,当然觉得它落寞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信息很少,本人也没有去过。华宾园外面的门脸就在平安里路口和新街口南大街附近,挨着护国寺。当时北京的几个浴池里,华宾园是比较中心的。多数的浴池一到晚上人就爆满,周末都没有地方睡觉,也不知道为何当时的圈子里的人怎么那么多,而且都跑到浴池里。记忆里的华宾园是当时几个浴池里最不放荡的,大家都在等关灯或者在一个很小的黑屋子玩玩。大厅里躺着的,也都比较含蓄,还要彼此试探一下才能进行下一步,一个纯同浴池搞的跟进入了一个直男的场子。

      只记得当时的华宾园大多数人都是中年,也没有太多年龄太小或者太多老人。那些中年到今天应该也会是另外一付明显苍老的面孔了吧。所有这些场所都是铁打的地点流水的过客,在没有像微信这样即时通讯软件也没有社交APP的年代,那些一夜温存的人即使留了手机号,估计也都是一夜鸳鸯了吧。不过圈子里不成为的规则好像就是不太容易留联系方式,看着很多人都相互认识,见面都能聊个没完,大多数都是调侃或者八卦,关系密切的大概能一起吃个饭,进进出出。他们好像又不熟,有的只是代号,哪怕夜里跟你行云雨之欢,分别过后也就是记住有那么一个代号,曾经认识又不曾来过。那个时候北京已经有几家初见规模的同志浴池,都在中心城区。华宾园交通方便,靠近平安大街,新街口和西单之间,当时真是汇聚了天南海北的专门来留情的匆匆过客。

      既然是过客,没有什么太多能记住名字的。有一个看起来比较老实的中年,结实薄肌,那是第一个除了有亲昵动作以外,在里面可以一起聊天睡觉的,居然稍有一种踏实感,后来留了名字和手机号,我叫他许哥。许哥是河北人,老乡离北京很近,已婚,有孩子,一个人出来打工,应该是躲避家里的妻子。那个年代里,他住在双桥,当时的双桥是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八通线都觉得很远,京通的南边都是一个一个的村子。人是这样的,最怕不接触,因为无法了解,也最怕接触,因为大多数的不合适就是了解太多。许哥几次邀我去他租住的地方,只有一个晚上坐上了地铁,第一次去了双桥那个地方。不如所料,京通南边的一个村子,平房,条件很差。那次之后跟许哥没有什么联系,过了很久,他联系我,说他去离北京不远的河北某地,在一家洗浴中心做搓澡和按摩师傅。一次他带着一个基友同事到北京,我开车去见的他们。带着他们去了崇文门的芭堤雅,这里不多赘述。再后来我去过一次许哥在河北某地的住处,待了一晚,条件不比当时在北京时候好。许哥,算是老实人,虽从未问过他家里妻子孩子情况,也不曾问过他的学历和收入,但是通过接触便知,大家不会是一路人。那时的我,已经从某重点大学毕业,有了一份优渥稳定的工作。从那之后,跟许哥再未谋面,只是现在都存在彼此的微信联系人里。

      平安里华宾园的不平安,是从警CHA几次造访开始,去了几次之后听人说起。那年初冬的一个夜晚,华宾园里突然打亮所有的灯光,几个警CHA分别快速出现在几个位置,便衣早就站在几个位置看了大家半天,有点亲昵工作的只要被看到,无一幸免。那个晚上第一次觉得在这个圈子和环境里,原来不是放松和放肆,而是莫名的紧张。在入圈尚浅还不能完全身份认同甚至装直人的时候,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心慌、窒息,甚至更多的是恐惧。两辆警车停在门口,不想谈后来的事情,没有真正的雨过天晴,只有风声的松紧。半年后再去了一次,就再也去过,再往后随着北京的城市建设要求和经常的警CHA造访,华宾园消失,彻底消失在gay圈。

                                    .....................................................以下部分更新于2021年2月24日...........................................................................

       《京发在张扬的霄云路低调的存在很多年》

      霄云路上有一个公交车站叫三元庵,三元庵不在三元桥,是当时经常去京发的人都知道的。霄云路不宽,当时汇集很多有名的餐厅,几个酒店。东方东路更加狭窄,走进去一个很小的门脸,一个不留神可能就会错过,京发就在这名声大噪起来。当时的京发更多的是30左右的人,好像30左右的人特别喜欢到浴池。里面除了休息大厅、黑屋子、桑拿房,同志浴池里该有的以外,还有一个卡拉OK房,一个乒乓球案子,其实跟今天的丰帆伟业有点像。不管在哪个浴池,只要能唱歌,就能听见老0们夹着嗓子用蹩脚的女声唱《为了谁》,“你是谁,为了谁,我的战友你何时回……”把歌词唱出盼情郎和追忆青春往事的效果。淋浴出来不时看见光着膀子的大哥和大叔们打着乒乓球,有的的确很阳刚,但是请不要记住他们的样子,因为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发现在大厅或者黑房的某个角落他们被临幸的嗷嗷叫,跟打球的阳刚之气大相径庭。

      在不太智能的时代,据点、浴池是最赤裸简单的“交友”方式,也比聊天室更节省时间。因为可能在聊天室宣传自己一下午,也不一定有一个能见上面的。京发几乎能遇到所有类型的,肌肉的、年轻的、质朴的、大叔、胖熊……那个时候的浴池,虽然可选性比较多,但是大家并没有像今天这样水性杨花,可能在里面遇到一个合适的,这一晚上或者一天,都是这俩人抱在一起,也不太会换人,甚至有人要趁虚而入还会被拒绝。今天很多人应该是去了就得多尝试几个,人越多越刺激,越刺激越疯狂吧。京发里的人,进去之前不认识,进去以后找到了自己的菜,就开始跟这个菜谈恋爱的感觉。分开时一起出门,然后依依不舍挥别。有的人会再遇见,有的人连江湖再见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不管怎样,那个当下的情感是真的,就像真跟恋人分别一样。当然,也有的,再去的时候又找到了新的恋人,即使遇到了旧人,旧人也有了新人。然后再两两分别,依依不舍,循环往复。

      京发很少关门歇业,即使有的地方都躲风声,它都在那迎来送往。也可能地点并没有像其他现存的或者曾经存在于市中心的浴池那样,京发总能躲过敏感和严打,后来有人说京发的老板后台硬,做这个生意的,有几个没有后台,没什么值得说的。可后台再硬,城市建设需要,区域发展需要,让你搬你也得搬。京发的挨着东方歌舞团,夹在现在的US联邦公寓和美国大使馆之间。美国大使馆要来了,联邦公寓在建了,京发的存在这个区域不可能不知道。京发的生命终末期到了,再挣扎也无济于事。后来老板再选址,去了成寿寺附近一个酒店的地下一层,没有人气,隔三差五停业,也没开多久。就说做生意这个事,搬家迁址伤根本,不信不行。到今天为止,每到霄云路附近,都能想起京发这个地方,只是对很多细节记不清了。莱太花卉搬迁之前,去了几次,遇到一个在里面做花卉生意的老板,我进去逛的时候他说在哪里见过我,但是我真的没有印象了,我想我的记忆不至于这么差。他说你是不是哪里人,以前有一件灰色的羊绒大衣,一个什么样子的围巾……我想起来,如电影片段一般,他一直在霄云路附近,曾经京发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对我的印象这么深,说习惯了霄云路就在莱太做起了生意。简单寒暄了一下,他问我现在住哪,现在都去哪里,还是当时同志间的格式化攀谈,他的相貌略有年龄变化,穿着很运动,感觉比之前结实,但当时他的身材我也就记住个大概,时间这么久,活跃在声色场上的人,若不是真心喜欢和有能铭记的往事,大概都一样了吧。他说微信二维码在墙上,是他个人微信,后来转了一圈我没加。生意人做的是生意事,很多顾客加,我加了又能说些什么。过去的事情记住一点就够了,不需要在回忆的时候一字不落全盘托出。

      直到有一次去美国大使馆办签证,按照约定时间去了排队也很长。后面两个人说,你知道吗,当时京发就在这个后面。我回头看了下他们的衣着和年龄,也许跟我一样是当年在里面的小鲜肉,而今天换了一付面孔活跃在其他地方。说话的人看见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微笑了一下,他也微笑,gay达总是比雷达还准,心照不宣。他们问我有没有去过美国,这次有没有计划去一个美国的酒吧、桑拿、脱衣服秀场等声色场所……gay的聊天和寒暄总是不出所料的一致。在最后面签排队的时候我们还是在一组,我一直在他们前面,后来他们的聊天感觉那次的签证很紧张。我接受就出来去取包开车走了,没有等他们。本来说有机会就一起在美国玩玩,到今天为止我去了好几趟美国,顶多偶尔会想起来这个事情。京发的记忆,不在那个曾经荷尔蒙涌动的浴室,是后来回想起来的心情。大家愿意回忆,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以下部分更新于2021年8月4日.......................................................

      《北京同志浴室的鼎盛代表——欧亚西斯OASIS》
        

      北京的同志浴室时代已经过去了,没法推演未来会如何。欧亚西斯是一个不愿提都必须说的地方,曾经的同志浴室地位无可撼动,火爆程度绝不亚于去年被关停的成都某浴室。无论北京的几家浴室如何折腾,欧亚西斯在特定的那段时间,都生意火爆。但是对于这里,其实没有太多情感和故事,顶多是一些见闻和感受。阜成门内,鲁迅博物馆的胡同里,一到晚上就会有能代表着同志装扮或者特征的男性,走在胡同里,有的还不时张望。欧亚西斯,胡同里的一个地下室,结构空间跟其他浴室无太大差别,无怪乎就是那么几个分区,只是装修上昏暗,多了一点更像酒吧的布局。两个休息厅,地下室里有个自建的楼梯,上去是个大休息厅,这里是整个浴室的主场。

      每到周末,这个大厅里就人满为患。有特别无聊的节目表演,当然没有什么大尺度,陈词滥调的梗,百年不变的装扮,演员们发发骚,姐姐妹妹母一母,逗逗台下的看客们让大家出出洋相。可人满为患绝不是因为这个看起来热闹的演出,而是演出结束后熄灯开战,要为开战先某好地盘,为兽欲发泄后能有个睡觉的地方。这个时候的人们就跟动物发情求偶时的占地盘行为没什么两样。欧亚西斯,同道中人来这别无他念,就是发泄,甚至少了在其他浴室里那么多的聊天和寒暄。也可能这间浴室的年轻人太多,空气中弥漫的雄性荷尔蒙也更强更烈。在记忆中,这个浴室甚至没有自己的太多印象,也许是遇到了太多人,也许是从未想记住。只是去了几次,都看到同一个人,一个当年自称只有17岁的男生,也许本人可能更小,谁知道呢。想在人头攒动又黑暗的空间遇到这个人,一点都不难。就在熄灯后看哪里人多,人聚集最多的地方,他一定躺在那个床上,只是不同的人在他身上耕耘,铁打的男孩流水的游客。开始以为这只是来发泄的年轻男孩,后续的时间里,这个男孩只是换了不同地方,几个重复的姿势,每次轮换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当然也有重复的人。欧亚西斯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见识到一个0可以接受这么多人这么多次的嘿咻,何况他那么小的年龄,当时还在想他经历了什么。现在觉得太搞笑,那只不过是一个出道过早,又有性需求且能接受这种极大满足自己生理和心理的多人活动的人。想想当初太天真,不过不得不说,也是从欧亚西斯这样的浴室开始,性越来越开放,越开放也肆无忌惮。

       欧亚西斯里的人,看起来彼此熟悉,热情,可谁也打破不了“天亮以后说分手”的规则。天南海北的游客、出差的人,他们除了身体的满足,偶尔能找到一个倾诉苦闷的对象,哪怕里面有虚构和夸张的成分,那也是当时他们最想表达最真实的感受和经历。浴室里的人,说话最多听一半,不管他说什么,他讲了什么经历、工作、家室、见闻……大家来这为了是开心,事情的真伪没那么重要,就跟浴室里抽插的情话,性满足的真的,喜欢当时可能也是真的,下次约、爱你……这种话,真真假假假亦真,说多了听多了,就是助个兴而已。
2

评分人数

  • mrwhite

  • naonao730

座等更新

TOP

回复 2# 夜旧


    谢谢呢,我会持续更新的。

TOP

一点建议,分段的时候可以多敲一个换行,看起来会舒服很多

TOP

回复 4# 一条汉子


    感谢建议,更新时候一定采纳。

TOP

哇坐等更新!

TOP

坐等更新

TOP

坐等更新

TOP

谢谢分享

TOP

感觉故事都好短啊。

TOP

关于国内同志桑拿的文章,这个我也看过,当时不知道是不是你写的那个

TOP

谢谢分享

TOP

座等更新

TOP

插个眼,坐等更新

TOP

回复 1# 跳舞的心脏


    很感人。点赞。

TOP

喜欢阅读这样用身体写作的纪实文学哈哈

TOP

时间流逝,归于无奇

TOP

mark住先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