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报告队长

本帖最后由 WillMellor 于 2021-8-29 02:42 编辑

报告队长
   
  
  
   
      
我不敢确定,可是当唐远骥的右手从後盘绕着我的腰时,老天,我真想一股脑儿将全身重量往他身上靠。 
        
        「我先下去应付,你把上一次战备的资料整理好再拿下来,」他在我耳边吹气似的说着,弄得我浑身骨头酥软,心神一 跌了个踉跄,他用劲环抱住我,眉头一扬,「叫你休假你不休,这下好了吧!」。
        
         Dame it!! 难不成他忘了是谁先前缠着我不放人,硬要我把资料给弄好的,我走不了人该怪谁?天杀的痞子!你瞧,这会儿他又露出一脸「你看吧」的无辜。
        
        「快快快,不然我会死得很难看,我死得难看,你大概也活得不会轻松;再说,......」半开玩笑半催促的语调。 
        
         「什麽?」我没好气的撇他一眼。 
        
         他鼻尖擦过我的脸,「你应该不会让我死得难看的,对吧?」右眼自信地一眨,酒涡浮现在他帅帅邪邪的笑容上。面对这张有口皆碑、十足阳刚带叁分稚气的脸孔,我除了狂乱欲醉,还能说什麽?
        
         「嗳,士杰,晚上请你吃宵夜,」他把我推上走廊,「可是你要先卖命。」转身下楼梯,临去还不忘回眸秋波那一套,咧着一嘴白牙调皮地冲着我笑。真亏他还有心情玩笑,总部这回一口气派来了七个凶神恶煞般的督导长官,叁颗花的营区主官都快夹卵蛋了,他这个一千零一队的上尉队长倒是轻松愉快。
        
        *  *  *  *  *
        
         我喜欢他,打从他漫不经心地要我当他的文书士开始,一直都很用力地迷恋着他。我记得那是一个春夏渲染、清风送爽的夜晚,(当时我刚调此一营区不久)我正在犬舍里逗弄一窝刚睁眼开光的小狗,一个二兵跑到我跟前:「报告班长,队长和辅导长找你,在辅导长室。」我装酷样瞧他一眼,「我不知道有什麽事。」二兵诚惶诚恐地摇手。
        
        「丁士杰,你想不想做文书的工作?」辅导长劈头一句,我愣了一下。当文书士,本来就是我的「专长」,公文难道还写少了。可是说实在话,就因当兵的第一年写太多公文,有点职业倦怠;再说,我刚破冬,应该开始准备养老事宜,如果再当文书管个有的没的,装检时不累死才怪。现在的我只想好好当个「军犬管理士」,养几条好狗,叁不五时看几本好书,轻松愉快的给他光荣退伍。
        
        「要懂得说不!」我想起师父退伍前的谆谆告诫。
        
        「嗯,报告辅导长,我想......,」这时我必须表现出一副拖拖拉拉的天兵样,先搔搔头,「我不知道,」,再抓抓 ,「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胜任。」然後还要啧一声,叹口气。
        
        唐远骥杵在昏暗的角落,双手交叉胸前体侧斜靠着衣柜,似乎对我的迟疑有点不耐烦。「你不是C大毕业的吗,」他走出昏暗,看着我的资料念出一堆我瞎掰的经历,「好啦,就是你,等一下就把个人装备搬到行政士寝室去,OK?」怎麽会有这般慵懒随便又性感的声音?
        
        我望向他,突然有种「被电到」的感觉,电源就是这个国字脸的大块头。
        
         我快速扫瞄他脸颊牵动时浮现的酒涡,厚实宽广、波型起伏有致的胸,一块块肌肉纠结的粗壮手臂,硬梆梆的坚实而光滑的大腿,长满细细黑色卷毛的小腿,以及胯下明显的突起,不禁怦然心动。不必看也知道,他一定有小而圆满结实的双臀,在他背後显出好看的小弧形。若要用专业术语形容眼前这个男人,只有叁个字:Handsome
        muscle hunk!!「九十二分!」我的评分系统迅速计算出成绩,我的理智却对这个空前结果大为不满。刚来的前几天没机会好好观察他,想不到穿汗衫短裤的唐队长,竟然壮硕俊挺如斯;而我这个大白目,居然到现在才发现这麽一个魅力满贯的
        Man货极品。
        
        「是,队长。」我决定了,为了这个男人。去他的轻松愉快光荣退伍。
        
         辅导长在一旁帮腔,「你字写得很好看,队上刚扩编,需要人专门处理文书,这些事情对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吧。」我能说什麽呢?你们「请」我来又不是找我商量的。唐远骥双手一拍,左手往我肩头一搭,「老弟,明天早上找我报到,别再去玩小狗啦。」我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揉合了刚洗完澡的水珠与香皂的清新,还有一丝极轻微而特殊的成熟男性的体味,有点刚硬,又有些柔软,像是从水中溢散出来的积陈许久的麝香。我有点飘飘然。
        
        
        我跟他的关系建立得很快,一方面是他豪爽不羁的四海作风,一方面,当然是我出色的工作效率,不过这是理性的逻辑推论,照我心底的渴望,我宁愿是因为他对我有意思。我分发到队上时,刚好是整个营区扩编换将的忙碌期。巴掌大的营区变成旅级单位的编制,上级叁天两头的督导,加上新任主官上任叁把火,一下子烧得全营区沸腾滚烫。营区的「一千零一队」,不管是上尉队长或二等伙夫兵,原本「等吃饭、等休假、等关饷」的「叁等人」轻松日子,一下子走火入魔而水深火热。待处理公文及一些有的没的计画、报告、表格、规章,还有全队近百士官兵的休假,全操在我手中。反正部队嘛,还不就那麽一回事,揣摩几次就游刃有馀。
        
        *  *  *  *  *
        
        督导官在营区盘旋了一个下午,我和唐远骥以及一班营区军官也忙来转去一个下午,好不容易送走这批没有半个帅哥又都不 言笑的督导团,大家都松了口气。主任立刻召开检讨会,在简报室里营区军官一个个叫起来骂的骂,训的训,明明又没怎样,却把大家骂了个狗血淋头。全营区士官兵就我一人列席,我坐在队级干部座位後排,唐远骥的正後方。他老兄头低低的假装一副忏悔的样子,右手伸到我面前探了探,停在我的膝盖上,摊开,掌心有蓝笔潦草写的几个字:干得好,Buddy
        。哈,来这套,我心里暗暗好笑,却也为他的细心体贴感动不已。
        
        然後,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假装让笔掉了地,倾身低头去捡,然後在唐远骥的手心轻轻一吻,再若无其事地坐正。他回过头来一脸狐疑地盯着我看,我则装傻傻的撇一下嘴角,眨了眨眼睛。他若有所思地回过头去,似乎不相信他的手掌刚刚感受到的。我立刻就後悔了。
        
        从我正式见到他并喜欢上他以来,一直就是他对我的调情戏弄,他主我客,在他面前,我只有傻呼呼接受摆布的时候。而现在,我的主动「反击」,他能接受吗?或者,他与我之间的情谊,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憧憬与幻想?他对我的好,是不是都只是因为他需要我处理公事的能力?他不再回头,我的心已经因为敏感与突如其来的乱想而慌乱不堪。我恨我的冲动,我想逃,却苦无机会,就这样陷入如坐针毡的煎熬与自艾自怜的泥淖。然後,隐约一声「散会」,让我的心情跌入谷底。我就要面对他了,他就要当场揭开我的面具,或者鄙视我而不再理我了......。我真想当场死掉算了。
        
        他转身搂着我的腰往外就走。我看着他,「主任在上面训话你却在下面搞鬼,」他一脸正经八百,却掩不住眼角嘴角刻意压抑的调皮神气,「罚你打扫队长室到退伍。」他的右手轻松但坚定地搭在我的腰上,半强制地带我走上叁楼队长室。
        
        我又迷乱了。到底这家伙想干嘛,他对我到底是......,「怎麽样,服不服?要不要上诉?」他的脸就在我左边一 远,抛过来的又是他 而 当的邪恶微笑。「不服,当然不服,」我深吸一口他迷人的气息,「报告队长,下士我没有功劳可也有苦劳,您可别忘了,我现在本~来~应该在家里翘二郎腿看电视的。」我把「本来」两字讲得又重又长,看看他会不会有一点愧疚。「休啊,你休啊,只是队长我手
        ,拿不动笔批假条,唉,手好 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是这副神气,就是这种调调,弄得我醉生梦死,望眼欲穿,欲语还休,七上八下,不知有汉。偏我这麽贱,爱死他邪恶调皮的神气。
        
        走进他的寝室,他松开环抱我的手,「好啦,自己去签假条吧,」将我推坐在他办公桌前,「不过......」他转身拉开衣橱的门。
        
        「还有但书啊?」我故意惊叫。
        
        「要在星期四以後,」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为什麽?」我偏不服气。
        
        「今晚我们要去吃消夜,明天还要整理一份报告,後天是星期叁,莒光夜你休个屁呀!」没错,我认了。
        
        「晚上想吃什麽?」唐远骥边脱去军便服边问我。我盯着他汗衫腋下和胸口的一片汗湿,现在的我最想做的是把他身上所有汗珠舔乾。「随便,」我舔了舔嘴唇,勉强挤出两个字。他正要脱去长裤,听我说随便,抬起头对我眨眨眼,「不行,一定要说出一个名字。」军便长裤滑落到他的脚踝,鲜黄色的花花公子叁角内裤骤然出现我眼前,胯下隆起的完美曲线差点没让我的眼珠脱窗,「我要吃你的老二!」我的心大喊。当然我不会这麽冲动又白目地冒这个险,只好强自镇定,「好吧,我想吃豆浆。」明的不行,暗示一下总可以吧?
        
        唐远骥顺手把长裤往床上一丢,右手伸过来往我脸颊蹭了蹭,嘴巴凑到我耳边,「永和豆浆,还是......队长牌豆浆?」我的心跳直欲停止,我知道这时我的脸一定红得什麽似的。「我,我是说.....
        」,面对他挑逗至极的声调和眼神,我满脑的精明睿智都变成了糨糊。
        
        唐远骥隔空对我亲了个嘴,然後哈哈大笑,「想不到我的魅力这麽大,」似乎相当满意他对我造成的影响。「好吧,那,晚一点我们溜去永和吃豆浆。」右手抓我臀部一把,「就你跟我。」然後迅速换上一条运动短裤。
        
        「就你跟我,就你跟我」这句话在我脑海回 成一片嗡嗡声,这时我的眼睛一定充满漫画式的感动。「你干嘛?」他好笑地把我拖出寝室,往连集合场走去,「吃饭去也!」
        
        我尽量不去想晚上可能发生的事,唐远骥也不再跟我眉来眼去。在队上百来个官士兵面前,他总有他的架式与威严;而我,虽然在一干高阶军官前红得发紫,也必须有从属的样子。晚点名的时候,我用尽温柔专注地看着他,这不难,也相当合理,因为你知道的,阿兵哥总是必须在长官训话时盯着长官看。可我想的不是他正高谈阔论的大道理,我想着他的微笑,他的酒涡,
        他的胸膛,他喜欢绕着我腰的大手,想着为什麽这样的男人会让我遇上?那一刻,我突然有前所未有的平静与感动。我不得不对自己承认,我爱上他了。从单纯肉体上的迷恋脱出,爱竟是那麽轻而易举。
        
        他呢?正当着全队官士兵侃侃而谈的他,对我又是怎个想法?心有点痛。
        
        *  *  *  *  *
        「晚点名後十点准时就寝,丁士杰到队长室报到,稍息之後不敬礼解散,稍息!」排长宣布的话,大概没人会有任何反应。反正丁士杰我一天到晚忙这忙那的,今晚队长找,明天主任找,在大家心目中,我只是个备受长官关爱眼神的可怜的大红人。可是为什麽今晚、此时这句话在我听起来就是不一样。你知道吗,我直接把它解读成「到队长室跟唐远骥做爱。」我完蛋了。
        
        「报告!」我故意在队长室前大喊。唐远骥从寝室踱出来,半坐在办公室桌上,两手交叉胸前,右大腿横陈,盎然的一脸微笑,「还不快给我滚进来。」老天,我全身一
        发软,还没进到他屋里就快融化了,这实在太不像我。
        
        「你刚刚在想什麽?」他一副抓到我把柄的模样。
        
         「什麽是什麽?」我装傻。
        
         「少来,」他右手拇指与食指捏我鼻头,「告诉我,刚刚晚点名时,你在想什麽?」为什麽他不笨一点?    
        
        「叁民主义与世界和平关系之研究。」我努力睁大眼睛,不想再 露一点心思。
        
        「是喔?我看到你的眼神,还以为你爱上我了哩。」又来了,他天杀的自得与迷人的微笑。
        
        
        我决定反客为主,「报告队长,您不专心训话,干嘛偷偷注意我,难道......」我手搭上他的胸膛,趁机轻抚他紧身汗衫下突起的乳头,此时不吃豆腐更待何时?
        
        我确定我看到他吞 口水,也听到一声急促的呼吸,他英俊粗犷的脸颊略略牵动几下,是因为紧张吗?唐远骥这款超级种马也会紧张?这可引发了我的兴致。我正想进一步试探,永远搞不清状况的菜鸟排长在门口喊的一声报告坏了好事。
        
        他叁言两语打发走吴排,坐在办公桌後盯着我看。这一刻真是奇妙,我们就这样不动如山的对望了几分钟,空气没有凝住,气氛也没有冻结,光线有点昏暗。然後,他深呼吸一口,打破静默,「我们去吃豆浆好吗?」语气好温柔,听得我一阵心疼,却心疼得浑身莫名舒坦。
        
        我点头,他向我走来,我以为他就要亲吻我拥抱我了,这天杀的痞子突然虎臂一伸,紧紧圈住我脖子,逼得我不得不哀声讨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怎麽与我想的有这样大的出入?
        
        我一边假意挣扎(其实我爱死了与他肉体的接触),一边急思如何摆脱他的刺探。他乐得晃来动去,我几乎要腾空飞起来了。我企图反击,两人就这样动手动脚起来。然後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从天而降,我的左手紧贴他结实浑圆的左臀,右手在他大腿乱抓一阵之後,抓到一把有点硬又不会太硬的隆起。我抓住不放,再趁机柔捏几下,感觉他在我掌心变粗变硬。他轻喊饶命,作势放开我,我只好放掉。
        
        「不玩了不玩了,我们去吃消夜吧。」他手臂搭上我的肩,红着脸喘着气的样子一样该死的迷人。我欣赏着他的胸膛起伏,贪婪地吸入他的体味,满心期盼时间就这样静止。
        
        *  *  *  *  *
        
        吃完永和豆浆,回部队的路上,我们话不多。只是他身上多了一层潇 的忧郁,越近营区,越显得心浮气躁。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麽,我想的是饱暖思淫欲古有名训。
        
        「士杰,」他开车心不在焉。
        
        「嗯?」这种气氛让我有点紧张。
        
        「我想咬你。」他转头看我,一脸的真诚,也一脸的调皮。
        
        「我才不要。」我装出一副断然拒绝的神气。
        
        「管你要不要,这是命令,」他抓起我的手臂,送到他嘴边。
        
        他真的咬下去,我的左手臂侧出现两排齿痕,红红的,还有他的唾液痕迹,有点痛。「干嘛咬我?」我其实又惊又喜。
        
        「你是第二个被我咬的人,」气氛突然有点怪异起来。
        
        「那,我应该感到骄傲吗?」我故做轻松。
        
        「要看你喜不喜欢而定,」他似乎是玩真的,眉头深锁,嘴唇紧抿,「因为......」
        
        我静静等待他的话。他看我一眼,将车速放慢。
        
        「我只咬我爱的人。」车子停了下来,他转身向我,再次直望到我眼睛里,我的灵魂深处。而我原本以为对这样的对话已经有心理准备,还是禁不住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的狂喜而颤抖。
        
        眼前的唐远骥,不再是部队里雄纠纠气昂昂的上尉队长,没有指挥若定的神气,也没有慑人的威严。我看到的是一个温柔,含情脉脉,怕受伤害的男人。他的眼底竟然带着一丝丝恐惧,害怕我的拒绝吗?实在好傻好傻。
        
        我伸出颤动的手,轻轻抚摩他的脸,那张我在梦里吻过千百遍的闪亮面容。然後,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吻了一遍又一遍。你知道吗,收音机里的歌是蔡琴的「读你」(这是我後来努力回想却不得要领,他俯在我耳畔告诉我的)。
        
        慢着,我想到一件事。我用力咬他的下唇,「唉呦,干嘛这麽暴力?」他抚着红肿的嘴唇,眉开眼笑地抱怨。
        
        「说,谁是第一个?」我很好奇,在我之前还有谁能拥有他的爱。
        
        他的嘴唇兜了过来,「你在吃醋,」他似乎相当高兴,手指轻轻抚摩我的耳垂,「你知道吗,太容易吃醋,对爱情不太好喔!」他在我耳边的低语沈沈和吐气轻轻是那麽温柔,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低笑一声,「原来你的性感带在这儿。」
      
【完】

原来是小说。。。

TOP

后面的好戏才是重点.....咱完了

TOP

完的真不是时候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