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脸吃饭的我 作者:引路星

本帖最后由 忠犬攻先森 于 2021-2-12 00:29 编辑

文案:
娱乐圈背景ABO文,攻A受O,高穷帅内敛攻X二世祖绣花枕头受,1v1算个前期万人迷,后期谈恋爱的甜文…吧?
1.全文的三观在攻身上
2.受只负责美和撩
3.架空世界,ABO有二设,即使不知道ABO也能看懂文~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嘉阳、薛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姝色与我 1
  A大毕业仪式。
  湛蓝天空一望无际,身着蓝色学士服的学生们坐满了露天礼堂。薛眠来得晚,他走近时最外侧的男生拍了他一下:“宫少旁边的位置给你留着,快去吧。”
  薛眠应了一声,他穿过人群。在这排学生中间,张扬俊美的青年正侧过头来看他。对方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位,在薛眠走过去坐下时,宫朗在薛眠脸上亲了亲低声道:“毕业快乐。”
  “毕业快乐。”
  宫朗的手从旁揽上他的腰,占有欲十足的动作令薛眠眼神一闪,他遮掩掉些许不快。校长在讲台上热情洋溢:“欢迎本届毕业生代表陆嘉阳上台致辞。”
  站在角落等候的男生迈步上前,他很高,纯黑双眸仿佛古井。陆嘉阳穿着蓝色学士服的样子英俊得不像话,轻而易举即可成为女孩们年少时的梦中情人。
  “优等生,”宫朗的语气似笑非笑:“可惜是个Beta。”
  “我觉得Beta挺好。”
  现代社会,人的性别分为三大类,天生处于领导地位的Alpha,具有生育能力、体质柔弱的Omega、以及处在AO中间平庸的Beta。
  宫家是首都的大家族,作为主家里年轻一代的独生子,宫朗的人生顺利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薛眠大一入学时听说A大里有位样貌俊美的宫少爷,Alpha们生来是战士和领导者,宫朗是Alpha中的Alpha。
  “不,Omega才是最好的。”宫朗贴在薛眠耳边耍流氓:“能怀孕、能生小孩、还能用母乳哺育孩子。”
  薛眠:“可惜了,我都不能。”
  二十年前,薛家赶上贸易热潮成了首都城的新贵。薛父是个头脑精明的商人,薛家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是Alpha,唯有薛眠是个Omega。
  对薛家这种突然发家的暴发户来说,有个容姿熠丽的Omega儿子本该是非常好的事情。等薛眠成年后,他可以嫁给首都真正有权势的Alpha,薛眠自己会有个安稳的未来、薛家也能借此挤入高门。遗憾的是,薛眠的腺体天生有残缺,他能发情、有香甜诱人的信息素,但唯独不能怀孕。
  “不能怀就不能怀,”宫朗口气轻松:“我照样娶。”
  当法律都不推行一A一O制时,不能怀孕,在A少O多的社会里几乎等于一个废物。
  就算宫朗口口声声说要娶他,将来宫朗也会再娶另一个能生育的Omega,宫家需要后代。和和可以标记无数个Omega的Alpha不同,Omega一生只能跟一个Alpha上床,一旦标记成立,Omega就成了Alpha永远的所有物。
  薛眠的眼睛看着讲台上的男生,陆嘉阳将话筒略微调整。即使台下坐着几千名毕业生他看起来依旧不慌不乱。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能站在这里是我的荣幸。我们都相信自己会有远大前程、能创造出丰功伟绩。当我们走出校门,母校会为我们的名字自豪。”
  陆嘉阳表情淡淡的,长眸深敛,他那张脸没情绪时总会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今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想告诉大家,即使在不那么晴朗的日子里也永远不要随波逐流。珍惜奔跑的时间、爱身边的人,为你认为值得的事业奋斗,把人生当做永恒一样去梦想。”
  见薛眠不理自己,宫朗有些不满地加重了搂他的力道,薛眠慢悠悠瞥了他一眼:“你不是要出国吗,怎么娶我?”
  薛眠的眼睛是狐狸眼,又长又翘,眼周还有着极浅的桃花晕。被他这么一看宫朗半边身子都酥了,说话也开始不着调:“娶,怎么不娶?娶不到你我会死的。”
  台上的陆嘉阳在此时结束了演讲,掌声雷动,不少学生纷纷脱下蓝色的学士帽扔上天空。宫朗朝他坏笑了一下,没等薛眠反应过来,对方一把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宫朗是Alpha,抱起一个Omega轻而易举。
  “亲一个!亲一个!”
  “谈恋爱!谈恋爱!”
  “谈个屁恋爱,”宫朗朝那边吼道:“老子和薛眠是要手牵手步入婚姻殿堂的。”
  听见他这么说,薛眠朝他笑了笑,他主动靠近了面前高大英俊的男生,像是为他的话开心般将自己的唇贴上了宫朗的。宫朗眸光一喜,口液交缠间他感受到了薛眠醉人的信息素,他忍不住把舌头深得更深。
  薛眠配合地张开口,结束亲吻时宫朗在他的唇边舔了一下。薛眠私下里被戏称为A大一枝花。美人儿都是眉眼分明、面上色彩对比强烈的,薛眠的眼睛是淡色、唇和发却是妍丽的深色,近处不少Alpha看着薛眠的模样吞了吞口水。
  分开时宫朗问:“今天这么主动?”
  “我一直都不被动啊,”薛眠说:“太主动我怕吓着你。”
  他面上笑得坦荡,但只有薛眠自己知道他眼里的厌恶在宫朗把舌头伸进来舔了又舔时都快收不住了。
  见他们接吻,现场尖叫四起。
  “老宫好样的!”
  有人想到了坏主意:“薛眠叫老宫!”
  “叫老公!叫老公!”
  宫朗:“叫老公?”
  薛眠:“老公公,你是个瓜皮吗?”
  宫朗被他溜了也不生气。他看着薛眠,眼里满是爱意。
  有人在这时组织晚上一起去酒吧狂欢,宫朗要去,薛眠喜欢凑热闹也要去。
  “陆嘉阳,”薛眠对讲台上下来的人顺口问:“你去吗?”
  “他不喜欢参加这种活动,”有人听见后说:“薛眠你叫他没用。”
  陆嘉阳果然没答应,薛眠摊开手:“那好吧。学霸,毕业快乐。”
  “毕业快乐。”陆嘉阳看了眼不远处跟人打打闹闹的宫朗,他的眸色特别深,就像化不开的墨。薛眠一直知道陆嘉阳是A大公认的学霸男神,但他今天近距离跟对方说话,才发现陆嘉阳真的特别好看。薛眠喜欢看美人,正当他看得高兴,陆嘉阳忽然道:“你如果不喜欢他,其实不用和他搅在一起。”
  “喜欢呀,”薛眠漫不经心:“宫少爷又帅又有钱,我不喜欢他喜欢谁?”
  喜欢宫朗?不存在的。
  但他如果不表现得喜欢宫朗一点,对方明天就有可能把他按进床里强行标记了。就算没有宫朗,也还会有其他的Alpha。宫朗喜欢他,薛眠干脆把宫朗用来做挡箭牌。
  周围的人要么是羡慕他和宫朗在一起、要么就是撮合他和宫朗在一起,难得有人劝他跟宫朗分开,薛眠对陆嘉阳有了几分好感,他问了一句:“真不去?”
  陆嘉阳直接和他道了别,薛眠看着穿学士服的人渐渐走远,对方腿长肩阔,背影都像是杂志内页。
  大帅哥。
  虽然有点冷漠,不过人意外不错。
  薛眠在心里草草给陆嘉阳下了定义,他那时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对方再有交集。
  凌晨的Lotus灯华迷离,一开始大家还非常矜持,喝高以后有不少人跑到酒吧后巷吹气球飞-叶子,宫朗也去了。薛眠不感兴趣地坐在原位,直到有个年轻人端着调酒上来找他。
  “薛学长,我……”对方说话吞吞吐吐,明显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A大的Alpha们都知道他是宫朗的人,就算心里再渴望也不敢上来惹他,敢跟自己搭话的要么是Beta要么是Omega。薛眠看了眼年轻人的脸,清纯美丽得像某种小动物,嗯,Omgea。
  薛眠对待Omgea一向比较有耐心:“怎么了?”
  “我、我喜欢你!”Omgea脸涨得通红,估计是第一次跟人表白,语速也快得惊人:“我入学时是你接待的我你帮我提了行李带我去宿舍——我那时候就一下喜欢上你了!”
  现代社会,除了发情期无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其他时刻人人都可以隐瞒性别。即使到了今天,学校里除了宫朗外的人都以为薛眠是个不幸被Alpha看上的Beta。
  “可我是个Beta,”薛眠柔声道:“我没办法和你在一起,你需要的是Alpha。”
  Omgea:“也有很多Beta和Omega在一起,Alpha太少了。”
  薛眠:“这样对你不好。”
  他说的是实话,Omgea的发情期通常只有Alpha才能适应,Beta的生理构造并不能真正满足矫情的Omega。Omega的眼泪一下流了下来,他可怜兮兮地打了个酒嗝,显然是来前喝了太多酒壮胆:“学长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漂亮?”
  惊?
  薛眠还没能完全理解这个Omega的逻辑,宫朗压抑着暴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宫朗盯着跟薛眠表白的Omega:“滚!”
  被宫朗半拖半抱拉去卫生间时,薛眠脑子里闪过曾经宫朗撞见有人和他暧昧时的场景。薛眠从小到大爱慕者多,他撩人撩惯了,直到大学遇见独占欲极强的宫朗这个毛病才被对方勉强治好。宫朗拖他进的是性别为Alpha的卫生间,卫生间门上贴着姿态撩人的人像,有男有女,看得出来都是柔弱的Omgea。
  “你又不安分了是吧?”宫朗声音阴测测的:“前段时间又有人向我打听你,他问我你有没有Alpha,我猜猜我那时候什么感觉?”
  他和宫朗从来都没有真正确立恋爱关系,宫朗几次表白薛眠都敷衍了过去,对方却一直觉得自己是薛眠的男朋友。薛眠干脆顺势坐在马桶上:“你想和他打一架?”
  “我想杀了他,”宫朗抓着他的肩膀俯身:“至于你,老子先奸后杀。”
  哟,大气。
  薛眠拍拍宫朗的肩膀:“别生气,我根本不知道那些人,刚才那个Omega我也不认识。”
  薛眠的眼睛是琥珀色,瞳色浅,即使他长着一双媚人的狐狸眼,大多数时候看起来也比较无辜。宫朗见他这样刚才那股怒气莫名其妙一下就消了,他有些无奈地将头抵在薛眠的肩膀上喃喃:“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进娱乐圈。”
  “不干不净的,不准。”
  薛眠抬头,他那张脸仿佛枝头沉甸甸的花,稍不注意就会因太过繁盛而凋零。薛眠说:“我不就是靠脸吃饭的?进娱乐圈很合适。”
  宫朗被他逗乐了:“那你想当什么?歌星?影星?这么想想也不错,几百万人喜欢的大明星,最终还是我一个人的。”
  薛眠没说话,宫朗又想吻他,薛眠忍无可忍踹了他一脚:“你他妈今天亲过我一次了。”
  他们有约定,在薛眠自己答应交往前宫朗不能碰他,一天亲一次基本是薛眠的极限。宫朗把薛眠的双手扣住压在背后:“再来一次,我要走了、要两年都见不着你了……”
  他说着吻就落在了薛眠唇上,宫朗稍微用力一咬,美人儿娇嫩的唇瓣就流出了血。隔间里充斥着薛眠信息素的味道,刚才还维持着理智的Alpha闻到他的血味疯了般吮吸薛眠的唇瓣。
  血液是薛眠最大的秘密。
  因为腺体的残缺,他的信息素甜腻得不可思议,大量的信息素溶于血液之中,薛眠的血液有令人上瘾的魔力。第一次接吻时宫朗无意咬破了他的嘴唇,那之后宫朗很长一段时间没碰过薛眠的血,直到后来再次尝到薛眠的血液,宫朗多日来莫名其妙的干渴和焦躁才得以缓解。
  “你的血真跟毒品似得,”宫朗意犹未尽看着他唇上那抹艳色:“一沾上就永远戒不了。”
  “那你出国就相当于强制戒毒,”薛眠心里暗爽,嘴上却非常善解人意:“幸苦我们大少爷了。”
  宫朗的父亲想他出国深造,宫朗是个上进的人,即使情感上恨不得和薛眠捆一块儿,他也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宫朗毫不在意:“你给我寄你的血,一个月一次啊。不寄我就飞回来上了你。”
  薛眠:“……”
  他顿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你变态吧?寄血?”
  “我就是变态,”宫朗说:“我只对你一个人变态。”
  大一那年的期末英语考试,薛眠给前排的考生掰了半块橡皮擦,他那时还不知道自己前面忘带橡皮和铅笔的考生就是大名鼎鼎的宫朗。开学时他收到了一大箱五颜六色的橡皮擦,正当室友和薛眠一起苦苦思索哪个神经病居然网购这么多橡皮时,宫朗走到了他面前。
  “我一个暑假都在想你,”宫朗对他说:“橡皮擦还你,把我的心还给我?”
  宫朗是撩人高手,做事虽然幼稚却也异常高率,被他撩过又甩过的Omega可以将A大气势宏伟的校门堵死。但宫朗就像真的栽跟头一样,一喜欢薛眠就喜欢了整整四年。
  分开时宫朗咬住了薛眠白皙的耳垂:“不许沾花惹草,安安分分等我回国。”
  薛眠嗤笑一声,不屑和不安分体现得淋漓尽致。
  宫朗见他这么嚣张也不生气,他知道薛眠心气高,遇上自己前的人生都顺风顺水,大概从来没想过将来会被另一个比他背景更好的人喜欢上、还被压得死死的。
  没关系,反正他有的是办法好好管教他。况且薛眠性子里的这股烈劲欺负起来出人意料地有意思。
  “你是我的,”宫朗放开那块软绵绵的耳垂,着迷地看着面前人灯光下雪白的肌肤,他恨不得把薛眠弄得满身掐痕、让对方全身上下都沾染他的信息素,这样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个Omega属于谁:“我的宝贝儿……”
  作者有话要说:
  1v1,陆嘉阳x薛眠,双洁,但受前中期会跟其他人亲亲摸摸抱抱,介意的妹子不要看哦,嗯也不要站错队了
  全文的三观都在阳哥身上,其他人都是神经病哈哈哈哈,指不定哪天就黑了

AOB设置的文之前看过一本

TOP

大家有需要我就慢慢顶楼发全篇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