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都结束了。
过去的一个月是Tim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他参加了那些疯狂的派对——这可不只是在他父母回家前去Darryl家小酌几杯,他在酒精上花的钱可算是严重超支。他还和Krista达成了一种微妙间的平衡,他们的关系并没有进一步发展,但两人对此都很满意。然后就是和Ben一起过夜,这算是Tim最期待的亮点。但现在,这些都结束了。
Tim在画布上宣泄着。平常他并不喜欢抽象表现主义,但今天,他只想用愤怒的红色和焦虑的橘色混合在一起。他要在自己被重压压垮前,清除自己内心的愤怒和焦虑。
他从不希望事情变得复杂,不只是Ben。他需要更多独立思考的时间,这也是他擅长的。就像现在这样,绘画很私人,因为他没跟任何人说过,包括Ben。这和必要,因为可以避免无所谓的注意。绘画让他父母满意,而保密又有利于保持自己在学校的形象。这两件事和他与Ben在一起都一样至关重要。没人有疑问,也没人得出不想要的结果,也没人妨他们。Ben可能创造了他们所共享的美好世界,而Tim保护了他。现在,他正在因为这样做而责罚自己。
在和Krista去购物时,就是从那时开始,一切都瓦解了。他们像往常一样,Krista挽着他的胳膊,从一家店逛到另一家店。然后Tim看到了Ben和他妈妈。Krista注意力则在珠宝店上,Tim向Ben点点头,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但接下来一切都崩溃了。不是在商场,而是他和Ben下一次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Tim能理解Ben的感受,如果他也看到一个人挽着Ben的胳膊,他也会很伤心了。但Ben一开始就知道Krista的存在,他应该明白她是Tim保持形象的必要条件——至少Tim是这么认为的。
但他们见面时·······
“Krista和我,你更喜欢谁?”
“你。”Tim告诉Ben,这是事实,Ben也知道,“我更喜欢你,在你不生气的时候。”
“那你跟谁一起睡觉,不是Krista,不是吗?”
“对,我和你。”
“你既然有了我,为什么还要她呢?”
Tim知道那些普通的话和理由对Ben不管用了。就像所有的事一样,刚开始好转起来,就开始变复杂了。
Tim又开始画油画。他调的红色有些偏粉,于是又试着在旁边加一些黄色,让色调深一些。但效过相反,这让粉红色更突出了。Tim退后一步,叹了口气。这画显得多情而不是愤怒。那团粉红色的顶端,因为一个手抖,而缺了一个口,看上去就像一颗孤独的心,而它的周围事一团混乱的情绪表达。他为这颗心感到难过,就给它创造了一个伙伴——就在它后面的边缘,如此近,几乎融为一体。
他搞砸了。Ben努力做对的每一件事,他都把它们搞砸了。从一开始,Ben就确信Tim是个特别的人,而不是一时冲动。但和Krista在一起伤害了Ben的感情,而在沙滩上,他把Ben留在沙滩上,去亲吻其他女孩。他到底在想什么?
有时候,Tim会想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觉得自己像一株缺少阳光的花,当火热的太阳升起时,他便抓住一切机会吸收阳光的温暖,他享受着人们的关注,就好像他需要关注来活下去一样。而现在,他让黑夜降临在他所见过最明亮的日子里。
他和Ben在一起的时间,不,他和Ben的关系是宝贵的。如果他能挽救,那一切依然存在。他要留下Ben,就必须得冒险,从Krista·Norman开始。
————(分割线)————
升旗索和钩子被风吹打在金属杆上,发出叮当的声音。Tim上过的每一所学校几乎都有这种情况。这声音甚至有些凄凉,特别是当大家都回家,停车场空无一人时。就像现在,学校放学,课后球队训练结束。Krista来看他,就像平常一样。Tim不打算再拖下去了。这比在电话上说要好多了,就像他最初计划的那样。但看着Krista的脸,他有些犹豫。
“为什么?”她问。
“我现在只是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Tim说。
“是我的原——”
“不,不是你的原因,我保证。”
“那是为什么?”
Tim努力想着理由,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最有效的理由也是最伤人的理由。他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还是说只是不喜欢她?但他说不出口,Krista尽管很天真,但她不傻。
“我家里有些事。”Tim说,“这很复杂,我不想谈这些,很抱歉。”
Krista用手捂着口鼻,努力抑制住泪水。Tim觉得这些糟透了。
“我确实很喜欢你。”他说着,避免让她更难受,“你不会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也许等事情过去后——”
一个虚假的承诺,但Tim不喜欢让任何人失望,这一次Krista无话可说。他陪她走到她车旁,当他拥抱她时,装作没看到她的眼泪。然后转过身,上了车开走了。
————(分割线)————
Tim站在Ben的家门前,给自己打气。车道上停满了车,Tim'不得不把车停在半个街区远的地方。五个气球绑在邮箱上,如果这还不够说明问题,那门上五颜六色的信纸解释了原因。
Ben的生日!
Ben的生日派对很热闹。在他们闹翻之前,就谈过参加Ben生日派对的事。当然,Tim没有回复。并不是说这不好,而是他认为和Ben在一起的时光应该是私密的。
现在情况有别。Tim按了门铃,等了几秒后,他才想到自己应该把礼物放在门前,然后跑回自己车里。但他还没来得及迈开腿,门就打开了。Ben的脸很明亮起来,就像他几乎可以一整天微笑着跑马拉松一样,但看到Tim后,瞬间变为惊讶。
“嘿。”Ben打招呼道,只是听起来很乐观而不是悲观。
Tim可以听到房子里有许多人在交谈打闹,他还没准备好。“没事,我只是想把这个送给你。”
Ben低头看了看礼物,考虑到这又方又薄的形状,这里面是什么一定很明显。
“哦,你好!”Bentley太太出现在Ben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他,“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来呢?进来吃点蛋糕吧。”
“我——”
Bentley太太挥挥手:“来吧,不然Wilford就跑出去了,这可难找。”
Tim进了屋,门在他身后关上时,他近乎跳起来。他需要冷静,尽快。
“是时候见见我家人了。”Ben紧张地笑着,“扩展版的。”
“ok。”Tim冲他笑了笑,尝试着道歉,就像往常一样,Ben似乎知道了他想说什么。他们看着对方,仿佛时间过去了几年,而不是几天。Tim想像着他们走到Ben的房间,但他只是被领到了聚会中心——那里几乎有一万个不同版本的Ben在看着他。
或许夸大了,但他们让Tim的家庭看起来很小。他握了许多手,忘了他们大多数的名字,拥抱了几个老太太。然后一个高大、漂亮、黝黑的人像忍者一样跳到他面前。
“Allison。”作为自我介绍,她像Tim笑了笑。
毫无疑问,看她的眼神,她知道一切。绝对知道他和Ben做的一切。Tim握着她的手,礼貌地笑着。但这让Allison笑得跟深。
“看到本人,我才知道为什么Ben对你这么上心。”她开玩笑般地说。
“别担心。”Tim多,“一旦他看腻了,我就会成为历史,他还是会回来的。”
“我到时宁愿他一直留在你那。我为这个男孩忙太久了,需要好好休息。”
“我还在这呢!”Ben很不满。
Tim和Allison会心一笑。看起来没这么糟糕。
“各位午安!”Bentley太太宣布到,“在我们点蜡烛前,还有一个礼物。”
“你可以晚点再打开我的礼物。”当大家都盯着Tim看时,他的恐慌情绪再一次高涨起来。“真的!”

TOP

Ben还是接过他的礼物。Tim的世界随着被撕开的包装纸一起,暴露在Ben的面前。然后他只能专注于Ben的脸。Tim对这幅画很满意,这虽然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但他觉得暴风般的色彩显示出他的热情,中间重叠的心又唤起了情感而不显做作。
Ben看起来说不出话来,他妈妈替他说:“很漂亮不是吗?你亲手画的吗?”
Tim本能地想否认,但他看到了Ben期待的笑脸,他看起来知道Tim想说的话。在Tim打算开口时,Ben的姐姐插嘴道:“看上去像是有人吐在画布上了。”
“在你出生时我们就该剪掉你舌头。”Ben的爸爸责备她。
Tim感觉腹部一阵抽搐(题外话:感觉欧美作家都喜欢以胃部/腹部抽搐等来表现人物的紧张,可是我从没有过紧张而胃疼,更多的是两眼发黑,视线不受控制地抖动。)这就是他不愿意告诉任何人他在绘画的原因,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较亲近他的人。把自己暴露在外就像把胸膛赤裸地暴露在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前。只需轻轻一推,Boom!就像Ben的姐姐那样。
“我只是在一家——一家店看到的。”Tim结结巴巴地说,“要是你不喜欢的话,可以扔掉。”
Ben的眼神比以往更加温情,他看着Tim:“我爱它!”
Bentley太太审视的目光在他俩之间游走,然后英勇地转移了注意力。
“好了,大家,切蛋糕了!”亲戚们急着去吃蛋糕,不再围着他们。作为寿星,Ben去领第一块蛋糕,把画暂时放在一边。Tim生出把画偷偷带回家的念头,于是他退到人群后面。
“Karen的话不要在意。”Allison靠近他,“她是这个星球上最怪人,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和Ben有血缘关系的,Ben这么好一个人。”
“还有那些表情。”当Karen和其他人一起唱生日歌时,Tim瞪着她说到。
“别管她了,Ben很喜欢这幅画。”Allison说,“非常喜欢。”
如果有人能猜到Ben的心意的话,那就是她了。这让Tim好受了些:“谢谢。”
“没关系,等我一下。”Allison走上前,唱了生日歌的最后一句,声音像蜂蜜一般甜美。Tim突然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是好朋友了,希望好嗓子不是加入他们的必要条件,不然Tim就完了。
Ben被家人们围着,每个人都在和他交谈,Tim只能被挤到后面看着。他有些嫉妒Ben,但世界上没人比Ben更值得这样。Tim可以看到Ben对周围人的影响,内心的那种光芒,无畏的骄傲——谁会不想和他做朋友呢?Allison从人群中拿出两块蛋糕,Tim感激地接过其中一块。
“Ben之前说你不会来的。”
“说实话,我之前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被邀请。”
Allison狡黠地笑笑:“不管怎样,至少你已经走出你的巢穴了。行走自如。我听他说你的腿好几星期了。”
“嗯?他经常说起我吗?”
“偶然。”她表情变得认真,糖霜被她弄得乱七八糟,“听着,别伤他的心,你今天能来对他真的意味着很多。我不会说什么无聊的演讲,但你要是伤害到他,我保证,和我要对你做的事比起来,失去Ben不值一提。”(一般这种警告要么是大结局了,要么后面会出事。)
“我保障。”Tim说着,声音沙哑。
“很好,别垂头丧气的,他正满面笑容地走过来。”
“嘿。”Ben对他说,就像他们刚认识一样,“我刚刚想到或许我们可以去鬼屋逛逛,Ronnie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Ronnie?”
“我男友。”Allison在Ben开口前解释,“我可以打电话叫他。”
她去打了电话,Tim又开始紧张起来,“他也在我们学校吗?”
“是的。”Ben笑容有些颤抖,“怎么了?”
“没事,真的。”
Tim想对Ben更坦诚一点,但学校不再此列。他相信Allison,因为她是Ben的好友,但他对Ronnie一无所知。Tim要把原本用来和Ben相处的时间分出来,介绍自己是哪来的,告诉那个Ronnie他和Ben之间的保密关系,但要是能得到Ben的好感,这些都无所谓了。不管喜不喜欢,Tim都决定去冒这个险。
Tim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Ronnie很酷,他喜欢运动。这让他们有了很多共同话题。不知道在别人面前怎么和Ben说话,于是他一路上都在和Ronnie聊运动。鬼屋的队伍又长又满,还都是他们的同龄人。而和Ronnie聊天就算被Darryl或Bryce看到也不会被怀疑和Ben在一起。
这个鬼屋并没有堪萨斯州的那些那么好,但也还具备了所有的基本要素:廉价的电子怪兽,以及演员扮演的鬼怪。在他们穿过一段漆黑的迷宫时,Tim拉住Ben,带他到走廊上,低声说着他一直想说的话。
“我和她分手了。”
“Krista?”Ben的声音有些激动,这让Tim更高兴了。
“是的,你是对的,我喜欢的是你,我也只想要你。”
他紧贴着Ben,在黑暗中寻找他的嘴唇,吻住他。木板吱呀的声音和嚎叫的怪物声想在唱小夜曲,空气中全是喷雾机发出的味道,Tim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让他如此性奋,他可以和Ben就在这——但一群尖叫着跑进来的女孩打断了他们。为什么总有人坏他的事?
Tim开始大喊,这又引起一场尖叫。然后他拉着Ben的手,带着他跑出了迷宫。
————(分割线)————
蜡烛一个接一个地被点燃,在打火机快烧到Tim的手指时,最后一根蜡烛点亮了。他的房间在烛光下看起来很好,尤其是Ben还躺在床上的时候。这是另一份生日礼物。Tim给了Ben一把钥匙,让Ben偷偷溜进来。之前都快失去他了,Tim想要的可不只是在Ben的房间看电影。
但这样意味着更多风险。Tim在走廊尽头看着Ben溜进来,他父母周末出城了,他们什么都不会知道的。但Tim要确定当他们在家时,不会听到什么。
现在,Ben躺在床上,蜷着身子,笑着说:“所以,我听说你又恢复单身了。这意味着你又出来寻欢了?”
“我可没停过。”Tim放下打火机,像老虎一样低吼着。
“我懂了,可是你看,你已经17岁了,难道不是时候安定下来了吗?”
“你的意思是?”
“我要当你男朋友。”
“上帝啊,Benjamin!你就是不放松不是吗?”Tim忍住笑,为什么不呢?只是他不打算让这件事这么简单,“你都让我甩了我女朋友,这还不够吗?”
“如果她足够好,你自然会和她约会,而我的质量可是她的两倍。”
Ben傻笑一下(为什么作者老是要写Ben傻笑,原文smirk),然后唱起来:“Anything a girl can do , I can do better.”
“等等,我马上就能想到你做不到的事。”
“嗯,不管怎样,你觉得如何?”Ben变得认真起来,“说真的。”
Tim说:“我在买车前会试驾一下。”然后扑向他,扭打几圈,尖叫大笑着。他们的碰触变得亲密起来,那天晚上两人可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Tim和Ben照常谈起来,希望他付出得足够多,能有所回报。他刚从浴室回来,Ben就醒来了,在又来一发后,Tim觉得这是个好时机。
“我父母不能知道这件事,学校里其他人也不能。”
Ben没有退缩:“就像之前那样吗?”
“不,这次没有Krista,没有其他女孩,当然也没有你那样男孩。只有你和我,一直这样。”
Ben看起来在犹豫,但Tim希望他可以理解,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他在保护他们。Tim的心门现在向Ben打开了,他是Ben的男友,忠诚,并且竭尽所能地让他快乐——但Tim不会让别人破坏这一切。
(第八章,完。这一章较短,下一章又贼长。)

TOP

第九章
“家里有麻烦,嗯?”
Stacy·Shelly在Tim餐桌对面坐下。当Tim周五和Krista分手时,他并没有想到下周一会是怎么样的。他们的在Darryl家的派对很容易应付,他可以和Krista站在两边,但学校就比较棘手了,他和Krista有同一节课,而且之前他们还调了座位以便坐在一起。然后是午餐,Tim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所以他选择一个人坐在一边,直到Stacy找到他。
“怎么了?”她继续说着,“你爸出轨了?还是你妈在酗酒?”
Tim怒视着她:“我和你闺蜜分手了,你就把我放进黑名单里了,是这样吗?”
Stacy撅起嘴:“嗯,我整个周末都在安慰她,你欠我的。不过,我只是好奇在借口下的真正原因。”
Tim沉默着。
“家里有麻烦?哈!”Stacy冷笑着,“这种借口也说得出口?老兄,Krista可能是个傻白甜,但我可不一样。”
“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对我一无所知。”
“你劈腿了?”
“没有!”
Stacy简直就是条毒蛇。
“不管劈腿对象是谁,你最好永远保密。”
Tim理解这个威胁的含义:“你说完了吗?”
“快了,她想要你坐过去。”
“Krista?”
“是的,Tim。她爱上你了,她可能原谅你了,或者打算赢回你,或者她只是个傻瓜,不管怎样,别像个清洁工一样坐在这。”
接下来的午餐时间,Tim仍然坐在这。第二天,他尝试在课堂上碰到Krista时报以微笑,她也回了一个微笑。午餐时他们坐在一起,Krista很规矩,没有像往常那样,也没追问他要一个回复,Stacy仍然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除此之外,一切都还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分割线)————
“你确定你要做这件事吗?”Tim在打开画室的前一秒停了下来,转身问。
“做什么?”Ben很疑惑。
“让我画你的裸体。”
Ben开玩笑般地推了他一把。Tim笑着打开门。Ben并不是第一次来Tim的画室,那是圣诞节——一个Tim鄙夷的节日——Ben奇迹般地把它变成电视特别节目,远不止如此。然后Tim带他到自己的画室,向他打开自己灵魂的另一扇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周末公司没人的时候,他们会来这,或者是周五的晚上,当员工们都离开后。
Tim讨厌情人节,每个人都急于在节日到来前找到对象,否则就会觉得被冷落,或者对他们的对象唯命是从。就在前一天,Krista找了一个新男友,这很好。他是从半受欢迎的人群中选出的——那个Darryl通常在里面得到那些急于取悦的女孩的人群。Krista邀请她的新男友和他们一起吃午餐,这很尴尬,尤其事Krista还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
学校的日子变得迷惑起来,但至少晚上Tim还能放松。他在工作室里踱步,打开Ben给他买的灯,取代了原本冰冷的灯光,现在画室的氛围更适合作画了。今晚他们在布置一些装饰,情人节礼物Tim既不要花也不要巧克力,他想画画。
“衣服还在。”Ben在凳子上喃喃。
“为了画画。”Tim低声着,在画架后坐下。
说实话,这行不通。Tim已经凭记忆描绘过无数次Ben的脸了,但是他脑海中的画面不确定。而且,他从没画过真人模特,也没在任何人面前画过画,甚至没有上过美术课。他只是不断地练习,以及从一些指导书上学习。
“我要做什么?”Ben局促地扭着身子。
“放松就好。”Tim把颜料挤到调色板上,开始画起来。
“我可以说话吗?”
“当然,但我不一定会注意听。”
“哈,哈,哈。”Ben面无表情。当他看到Tim动笔时,又问他:“你会给我看的,对吧?”
“也许。”
Tim花了几分钟,Ben又开口了:“Allison和Ronnie今晚去了安妮咖啡馆。”
“那是哪?”
“休士顿最好的餐馆之一,当然也很贵。”
“嗯哼,我很幸运能够有一个简约的约会。”
Ben很安静,所以Tim停止绘画,“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我喜欢!真的!”
Tim又开始动笔,但他知道这个话题还没有结束。接下来的十分钟,空气越来越安静,直到Ben再次开口:“我只是想着,要是有时间和你一起出去就好了。”
“我们会的。”他知道Ben的意思,通常他们会驾车到远一点的地方,或是夜间散步,但是他们从没去过购物中心,没去餐厅,也没有去看电影。因为他们有被发现的可能。他们做过最接近浪漫的事就是在夜色的掩护下去了休士顿的主题公园。这为Tim赢了一些重要的分数,但Ben一直在要求更多。
“和你父母一起吃晚餐怎么样?”
好吧,Tim仔细地考虑着他的回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见他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是他们抓到你溜进我家,就会知道你是谁了。”
“可他们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是的是的。”Tim没有掩饰他的讽刺,“除此之外,你为什么不在我们出门前和他们打声招呼呢?为什么一定要吃一顿尴尬的晚餐。”
“我想让他们了解我。”
“你要告诉他们?”
“我是gay?当然,在我向我爸妈出柜前,他们除了在喜剧和骄傲游行外,对同性恋毫无了解。”
“那些傻瓜。”Tim说着,一边掩饰着他的笑容。不久之前,他还没这么与众不同。
“对他们来说,最大的震惊是,像他们儿子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同性恋。我猜他们一直等着看到我围着羽毛长围巾,穿着皮衣。”
“你意识是你没有这样?”
“认真点,我觉得让你父母认识我是件好事。”
Tim摇摇头。但他每次从画布上抬头时都可以看到Ben越来越期待的笑容:“你爸妈很酷,Ben。抛开同性恋问题不谈,他们在任何事上都更随意,也更支持。”
Ben动了一下:“我知道。”
“很好。但不是每个人的父母都像你爸妈一样开明。我知道你认为我应该出柜,然后事件就像你爸妈做的那样发展。可是,Ben,不是每一个出柜的人都有一个幸福结局。”
“你都不试一下怎么知道?”
Tim哼了一声:“我有把握。”
Ben依然没有放弃,他从没放弃过:“我还是看不出让自己试一下有什么坏处,让他们见见我——吃顿饭,而不只是见几秒钟,我们可以看看他们对我的态度是怎么样的。而且你答应过我。”
“有吗?”
“是的!”
“那肯定是一时口误。”
Ben用一个皱眉来回答他。
“好吧,和我父母共进晚餐。先说好,我警告过你的。”
接下来是轻松的15分钟的沉默,只是Ben的大脑一直在思考:“你之前说过你要向你父母出柜的。”
Tim笑了,他完全明白Ben的意思:“别往心里去。”
这是Ben的有一次十字军东征,这让Tim有些不舒服,Ben总是催促他做出选择。也许他是双性恋,也许不是。Ben说过,性行为应该是带着感情的(原文是sexuality being emotional, 性行为是情绪化的,)。这一直困扰着他,毫无疑问,他和Ben在一起确实是有感情的,但或许他也会对一个合适的女孩产生感情。
不管怎样,Tim知道如果他变得情绪化,Ben会把这个当作证据。又不是很匆忙,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在一起。(这是要开虐的节奏啊。)
“嘿。”
Tim从画布上抬起头:“怎么了?”
Ben舔舔嘴唇,他胸膛明显地起伏着:“我爱你。”
Tim快喘不过气来了,他张开嘴打算回答,又啪的一声闭上。
混蛋!Tim从来没怀疑过Ben是否爱他,但有点巧不是吗?就算B而现在不打出这张牌,他之后也肯定会用这张牌来定义Tim的性取向。尽管如此,听到Ben说出这句话还是让Tim很高兴。
“过来。”Tim轻声说。
“你不是还在画——”
“过来吧。”
Ben从凳子上起身,走到画布旁边。他注视着Tim的眼睛,等着看他的反应。Tim把画笔侵入黄色颜料里,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中断他和Ben的眼神交流。
“别动。”他说。然后用画笔在Ben额头中央往下画,在他两眼之间,鼻子上方,下巴下方画了一笔重重的黄色。
“这是干什么?”Ben有些生气。
“让你更帅。”Tim忍不住笑起来。
“混蛋!”Ben朝他挥一下,Tim则轻松躲开,又笑起来。Ben绕着画布追了他几次,嘴里叫骂着。然后停下来,看着Tim的画。
尽管过程不顺利,但Tim还是为自己所画的自豪。这幅画只画到Ben的鼻子和嘴唇,他把大量时间都用来描绘嘴唇的细节。就像在幻想着亲吻Ben一样。这幅画还有待更多工作来完成,但可以看出它很有潜力。
“这是我的嘴唇,我的意思是,这和我的一模一样。”
“别这么惊讶。”
“我不是那个意思。”Ben盯着看了一会,“我喜欢,只是为什么?”
他看着Tim,而Tim看着他的唇,自己也跟着微微动了下嘴唇。
“哦,我懂了。”Ben会意地说着,“你喜欢它带给你的感觉。”
“是的。”Tim笑得很狡黠,“我猜是这样。”
“你知道是这样。”Ben纠正他,然后拿起一管蓝色颜料,挤一点在手指上,然后涂在嘴唇上,威胁般地走向Tim。“嗯?吻我,宝贝。”
“不,谢了。”Tim退后着,直到后背靠在墙上,然后惊恐地看着那向他游来的蓝鱼。
“如果你爱我,你就会吻我。”
好吧,这比说出来要简单得多。Tim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他生命中最草率的一个吻。
————(分界线)————

TOP

“你确定你父母不在家吗?”在Tim打开前门时,Ben低声问他。
“当然。他们从不在家过情人节,他们通常会在某个度假酒店享受二人世界。”Tim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想见他们呢。”
“不是这种方式!”Ben揉着自己的脸,上面黄色和蓝色的颜料混合在一起,像是他鼻子里流下的鼻涕。
“你从没像现在这样看起来好过。”Tim说着,“Ouch!”在Ben给他一拳后他又补充到。
Tim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他嘴上的颜料都结痂了。希望这颜料是无毒的。不然他可以想像到明天的报纸,配上他们躺在一起的满是颜料的图片,以及大字标题:《一对同性情侣颜料中毒而死于家中》
Tim给自己拿了瓶啤酒,给Ben一瓶可乐。但脑海中中毒的想法还是吓到了他:“来吧,Benjamin,该洗澡了。”
烛光浴听起来很浪漫,但是浴缸要挤进他们两个人还是很困难。Tim不得不放弃在浴缸泡澡的打算,他打开淋浴器,放好热水。同时脱下Ben的衣服,Ben穿着一件他没见过的橘色衬衫,可能是为了这个场合准备的,他慢慢地解开扣子,欣赏着Ben在这个时候努力回避他眼神的样子。Ben很勇敢,但他也有害羞的一面,Tim每次触碰他,他都会展现出自己害羞的一面来。
Tim的衣服并不这么正式,当Ben一丝不挂后,他也脱掉自己的衣服,拉着Ben去洗澡。Ben先站在喷头下,绿色的水在他脚边打着旋,然后他和Tim交换了位置。当他们都把颜料洗净后,Tim抓起洗发水,往手里挤了一点:“过来。”
“不。我不会再上当了。”
“我只是想给你洗一下。”出于某种原因,Tim觉得这句话很色情。Ben怀疑地看了他几眼后,走了过去。Tim拉过他,让他们身体碰到一起,Tim在Ben头发上抹着洗发水,过程中他们都笑起来。接着他由取来香皂,用满是泡沐的手擦过Ben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轮到你了。”Ben说着,他没有冲掉泡沐,相反,他抱住Tim,用自己的身体给Tim打香皂。
“比丝瓜海绵舒服多了。”Tim给他们抹上了更多香皂。
······
······
(嘀嘀嘀,这是车车)
······
······
“下周末。”他们擦水的时候,Tim对Ben说。
Ben把水从耳朵里挤出来:“真的吗?”
“是的,我要我母亲做智利菜(chile rellenos),她总是做得很多,然后你可以‘顺便’出现,我会邀你吃晚餐,怎么样?”
“很完美,你不会后悔的。”
看着那双比可可还甜的褐色眼睛,Tim当然相信他。
————(分割线)————
屋子里弥漫着油菜籽炒辣椒的香味,Tim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他在前屋走来走去,想知道Ben为什么要这么久,要是开饭了Ben还没——
门铃响了,Tim跑去开门,Ben看起来不错。按故事发展,他们之后还可以去看电影。但Ben穿着礼服衬衫,对两个看电影的男人来说太过讲究了——两个直男。
“进来吧。”Tim小声地嘘嘘。
“你也好。”
“呆在这,我马上来。”
Tim冲进厨房,他母亲一般用西班牙语唱着歌,一边翻炒着。
“嘿,母亲。”Tim走到他身边说,“闻起来不错。”
Ella笑了笑,继续唱着歌,她做墨西哥菜的时候总是这样。或许气味和歌声又把她带回了家乡,也许正是这样她才每次都忍不住做很多。
“你知道我那个要和我一起看电影的朋友吗?他来早了,而且还没吃饭呢。”
他母亲停下唱歌。(题外话,我记得Summer里面他们的理由是Tim借了Ben的笔记,Ben来拿笔记本。)
“我之前告诉过他真正的墨西哥菜有多棒,而且德克萨斯州的墨西哥菜都不能叫菜,我想可不可以留他下来吃饭。”
“你为什么不把你女朋友叫来吃晚餐呢?”
Tim胃紧了一下:“因为她吃得很少——你觉得怎么样?”
母亲沉默了一下。
“好吗?”
Ella又往锅里加了些辣椒:“给桌子加张椅子吧。”
“谢谢!”
Tim吻了吻她脸颊。然后跑回前屋,现在他有些紧张。Ben看起来也是一样,他盯着自己晚上悄悄爬过的楼梯,当他看到Tim时,又露出笑容来。
“怎么样?”
“很顺利,希望你饿了。”
“我快饿疯了!”
Tim深呼吸了一下:“听着,今天就只是让他们了解你,好吗?决口不提同性恋之类的事。”
“Tim——”
“改天吧,好吗?”
Ben表情很严峻,但他还是点点头,Tim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给餐桌加了一把椅子,这时他爸走进餐厅,他母亲也跟进来,手里端着盘子。
“爸,妈,这是我朋友,Ben。”
Thomas的眉头皱了一下。
“他和我们一起吃晚餐。”Ella解释说,“Gordito,去帮我从厨房里那米饭来,你朋友可以帮帮拿下沙拉。”
“看。”当他们走到厨房里时,Ben说到,“我已经是家里的一员了。”
Tim并没有笑现在离开是不是太迟了?他们可不可以从后门溜走?当他们回到餐桌旁时,气氛变得有些微妙。Tim确信,Ben这次遇到了对手,好在Ben准备好了,从他家人开始祷告开始,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Ben跟着低下头,和他们一起念着祷告词。
“感谢Wyman夫妇的好意,分享我这些美食。”Ben最后补充说。
Tim瞥了父母一眼,母亲看上去很高兴,但他父亲似乎在强忍着疑惑打量着Ben。看上去Tim母亲那好感度加一分。Ben不断夸奖着食物的味道,以及一些墨西哥文化,甚至还说写的一篇关于墨西哥城的论文——Tim母亲的家乡。当然,Tim知道这都是胡扯,但他母亲对Ben很满意,甚至有点因为他对墨西哥文化的兴趣而受宠若惊。
当Ben和他爸谈起体育运动时,Tim知道他们要露馅了,但后来情况好转起来:Ben和他爸聊起堪萨斯州的酋长队——聪明的做法,这意味着大部分时候都是Thomas在说,Ben只是听和点头。Tim不用再担心,而是专注享用自己的晚餐。这很好,真的。通常情况下,他们一家的晚餐时间大部分时候都是Tim的父母在互相交谈。现在,有了Ben当主持人,他们就像他父母偶尔邀请的夫妇一样受到款待。
“终于见到Tim的一个朋友了,真是太好了。”他母亲说,“自从从堪萨斯州搬来后,Tim一直保护自己的社交生活。”
“没有保护。”Tim说,“我只是喜欢出去玩而不是待在家,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不用每天回家过夜。”
Ben高兴得嘴角抽动了一下,但他还是藏住微笑,感谢上帝,他们不是在玩游戏!
他母亲有转向Ben:“你认识他的其他朋友吗?比如他有没有女朋友。”
Tim差点噎住,他没想到这个。浪漫是他母亲的激情所在,她爱她丈夫超过一切,包括Tim。所以她总是询问Tim关于她的爱情生活,如果说他没有女朋友的话,她恐怕又会纠结。这种情况下,撒谎是个好选择。
“他当然知道,Krista!”
Ben理解了Tim的意思,尽管他声音有些颤抖:“她很漂亮,很受欢迎。”
Tim的妈妈很高兴:“你呢?像你这样的金发男生肯定很受女生喜欢吧。”
“嗯,实际上——”
Ben脸上的表情!Tim立即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他们目光相接了一秒。
Krista?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了。(原文:Krista? For that, I’m telling them.)
Ben的目光告诉他他完了。
“我有男朋友了。”
话已出口,无可收回,他母亲看起来很困惑,似乎在疑惑自己完美的英语听力是不是出错了。他爸想吞了一只苍蝇一样不停地咳嗽。
“他人很好。”Ben继续说着,“和我们上同一所学校。”
Tim原本以为Ben要把他俩之间的事抖出来,但Ben之后把话题转移到墨西哥菜上,刚刚的炸弹对他仿佛只是闲谈。Ben一直说话着,抛出一些让他父母更舒服的话题,吃完饭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要是我知道Gordito的朋友要来,我就做tres leches了。”
“Three milk?”Ben尝试说着那道菜的名字。
Tim笑起来:“这是一种蛋糕。”
Ella也笑了笑:“这是你最喜欢的,不是吗?”
“是的。”好了,够了,这奇怪的见家长环节,“我们得走了,不然赶不上看电影了。”
Ben坚持留下了帮忙收拾,Tim近乎是用赶的把他带出屋子。不是因为他心烦意乱,而是他迫不及待地想和Ben独处。他们一上车,Tim就吻了上去。
“这太棒了。”
“是的。”Ben谦虚地点点头,“我觉得我做的还可以。”
“你做的好极了!(incredible)你和他们的谈话比我过去十年得到的都多。”
Ben笑了:“他们没你说的这么糟糕。”
不,他们当然没有。或许这么多年的沉默是Tim的原因。他又从Ben身上学到很多。他想着,发动了汽车。
“我们去哪?”
“看电影。”
“现在?大家都可能看到我们的周六晚上?”
Tim冲他咧嘴一笑,为什么不呢?Ben一直都是对的,没什么好怕的。当他们在街上兜风时,Tim握住了Ben的手。
“还有一件事我不懂。”
“什么?”
“为什么你母亲一直叫你‘Gordito’?”
Tim低声着:“只是个昵称,就像你妈妈用英语叫你‘honey’一样。”
“哦。”Ben有思索了一下,“等一下,‘gordo’在西语里不是脂肪的意思吗?”
“嗯嗯”
“所以你母亲在叫你‘小胖’?”
“我出生的时候可是个大宝宝!”
“是大胖小子吧。”
“嘿,你以为这些肌肉原先是什么?”
“好吧,既然如此,我很高兴。”然后Ben又很小声地说了一句,“那我就是Mi Gordito。”
————(分割线)————
那天晚上,Tim回到家时,他父母还没有睡着,这不稀奇。只是一般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卧室看电视。他很高兴他和Ben今天的小心行事,因为他父母一直等着他。
“坐下。”
他母亲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爸双臂交叉地站在一边,等着他照他所说的做。
“怎么了?”Tim问。
Ella拍拍沙发:“我们只是想和你谈谈。”
Tim在沙发另一头坐下,微微转过身,这样他就能看到她。
“我们关心的时你交往的人。”
Tim内心仿佛塌了一个洞,让他深深陷进去。
“他只是个朋友。”Tim说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跟有力一些,但并没有用,尤其是当他父母不满的时候。
“他是个同性恋!”Thomas说。
“嗯哼,他说过的啊。”
Thomas怒喝道:“你们学校接受他?”
Tim试图正视他爸的眼睛,但他失败了:“不完全。他过的不怎么如意,可你也见到他了,他是个很不错的人。”
“他是很礼貌。”他母亲说,“但你知道这是一种罪过。”
“更不用说他会对我们家造成的影响!”
这会影响到他们。这是他爸要说的话,但Tim必须试一下,看在Ben的份上,他必须说点什么。
“你不喜欢他吗?吃饭的时候大家都相处得很好。”
“我们不是野蛮人!”Thomas厉声说,“我们不会对客人很差。”
“我们确实很喜欢他,Gordito。但除非你认为他可以改变他的性取向,否则他会下地狱的,别无他法。一想到像他这样可爱的孩子,我就伤心,可是你不能和上帝争论。”
Tim看着他母亲,看着她眼中的泪水。她对Ben的同情和他爸对Ben的愤怒一样多,但她对她的信仰是如此虔诚,Tim知道他不可能改变她的信仰,但他也希望他见到真正的她,没有任何宗教,没有他爸。因为他知道他母亲一定会支持Ben的。
他想把真相告诉他们,让他们像批判Ben一样批判他。他母亲眼中的泪水——这还只是为一个几乎不认识的人流的——会放大数百倍,不管是不是真的,她都会相信她儿子会下地狱,这怎能不让她心碎?
“你要我怎么做?”Tim尖叫道,“他是我朋友。”
“不,不再是了。”Thomas宣布一般地说,“如果你有这样的朋友,我就让你退学,你可以去军校,那样你就会后悔滥用了我们给你的自由,你想要这样吗?”
“不。”
“也许我们可以搬回堪萨斯州。”Ella低声说着。
是啊,就好像那里没有同性恋一样。但他爸说的话让他毛骨悚然。
“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可以搬回去。”
为了让他远离Ben,他们什么都可以干得出来——在他们只是知道Ben是同性恋的情况下。
“你应该在周六晚上和你女朋友去看电影。”他母亲说着。
Tim看着她,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恐惧。她知道吗?她一定很怀疑,她当然不笨。也许她是很喜欢那孩子,但当他们在看Jim·Carrey的电影时,尽管电影并不浪漫,但他们还是一直在笑,她却在家里思考着。Ella眼中的泪水有了新的含义,他们之间的关系很模糊,没有界限,这让她更痛苦。
“堪萨斯州糟透了。”Tim说,“女孩问题(girl trouble),我和Ben去看电影时因为我为他感到难过。”
“当然!”他母亲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只要不是她担心的结论,她什么理由都愿意接受。
但Tim瞥了一眼他爸,他什么也没看到。Thomas银色的眼睛注视着他,看他敢不敢再说些什么伤害到他妻子的话。Tim知道他说什么或做什么都不会让他爸安心。从现在开始,Thomas恐怕会一直注意他。或许他该感到高兴,毕竟他之前就一直希望他父母可以多花点注意力在他身上,现在他们做到了。
(第九章,完。)

TOP

因为考试周到了,所以最近先暂停一下,等6月中旬左右考完我就会回来继续的。

TOP

我回来啦!!!
应该晚上或者明天就可以更新喽!

TOP

真佩服,可以写这么 长

TOP

啊,为什么不更了?好难受

TOP

回复 33# Matt_


    不好意思,直接因为学业,加上跟着导师翻译外文书,实在是被翻译恶sin到了,加上各种事情,我不能保证继续下去(其实是懒,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可以翻译这么多,我还记得疫情期间坐着翻译到脊椎脖子全身痛),不过看到有人在看我也很高兴的,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原文(论坛里也有,网上我记得也有电子书资源)。(原文实在是太长了),继不继续翻译我看随缘吧。翻译真的太累了,累了,了。

TOP

回复 34# Zhangmeihan


    谢谢博主还回复我,我已经自己看完了。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