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片] 姑奶奶/GuNaiNai/MADAME[中国][纪录片][2010][1024P][766M][MP4][普通话][百度盘]

本帖最后由 steven1974 于 2018-11-23 19:37 编辑




姑奶奶 (2010)
导演: 邱炯炯
主演: 樊其辉
类型: 纪录片 / 同性 / 音乐 / 传记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0-09-04(中国大陆)
片长: 120分钟
又名: Madame
IMDb链接: tt1874516

剧情简介:

  一袭如画的长裙,扎着一朵白色玫瑰的巨大的发套,足足二十公分的高跟鞋……碧浪达夫人眼角挂着混和了厚厚睫毛膏的黑色眼泪在灯光昏暗的酒吧里低吟浅唱,纵声高歌——从白光(四十年代的歌后)到闫秋霞(白派京韵大鼓传人),从调侃仰慕者送来的不菲小费到对台下骄傲女人的尖酸与不屑,从渴望的沉浸在回忆中的温暖歌唱到绝望的跳大神式的嬉笑怒骂……嘈杂的环境中,舞台是她的——这个小小的舞台是属于这位华丽的、庄严的、刻薄的、胆怯的、恶毒的、势利的、羞涩的、不幸的、风情万种的、母仪天下的、冥顽不灵的碧浪达夫人的!

  裁缝是个健谈的人,他经常会去同性恋的专门的据点——比如公园和浴室寻找故事——邂逅,调情,做爱,吃饭……裁缝说他天生就喜欢男人。

  在裁缝眼里,他的父母是不幸的;他的童年一直缺乏安全感,也没有什么意思。

  长大后的裁缝靠做衣服的微薄收入供自己去了广州,他想在那里实现自己的理想——做一名走红的“妓女”……确实,他遇见了一些让他刻骨铭心的男人——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广州——那时他还很年轻。

  一次不慎染上梅毒的经历让裁缝开始吟诵《心经》……日复一日,当他反复吟诵从而慢慢忘却了经文甚至自然而然地对其进行了彻底颠覆的时候,他似乎有了一点安全感。

  裁缝是个健谈的人,他生动地强调:金钱,色情。他依旧这样生动地活着:在渴望中,在绝望中。

  健谈的裁缝就是台上的碧浪达夫人。

=========网友评论选=============

走了,永远的碧浪达夫人

    走了,永远的碧浪达夫人。

    此前我不知道他是谁,下午,看纪录片《姑奶奶》,我被他深深地吸引了,我所知道的仅仅是在影像里的他,他所叙述的某一个面的他:台上的碧浪达,台下的裁缝;台上的异装者,台下的同性恋者;有着自己生存思维的被嫖者;说着“操灵魂”“我是替你们站在台上”“你们说我是同性恋患者,你们只不过是异性恋患者,我们都是病人”“爱情就是一坨臭狗屎,你想甩的时候怎么也甩不掉”“人生都有两公斤大粪,一些人是慢慢地匀着吃,吃一辈子,我是大口大口地吃,早点吃完了它”。

    他说了许多,还唱了许多,尤其是贯穿片中后几场的那段《宝玉探晴雯》的京韵大鼓,唱得我颤巍巍的,嗓音恰好,韵味也恰好。片中,健谈的裁缝说了许多他的故事,旱点水点的事,红姑的事,家庭的事,某些事情碧浪达在台上也说,说了,伤感了,流泪了,黑的泪水顺着鼻沿,这是最后的镜头特写,他拿着一百大钞擦着黑泪珠,却还是唱还是淌。我知晓的就这么多,一个我认为从来只会在剧情片里看到的角色,他就这么直接地冒到了我的眼前,真实得让我觉得不真实。看了几场纪录片,见过直白的,没见过这么直白的,撼动人心。他就这么生活着的,他也就这么表述展现的。

    在影片放完后,交流时间,一女子说到裁缝自杀了,当时没听明白,也没放心上。回来,在豆瓣上看《姑奶奶》的某些信息,看到了他自杀的话,再一查,看到了好些人博客里关于他的追悼会的照片,荧屏上,姑奶奶依旧忧美地唱着,荧幕前却是大束大束的玫瑰百合和一群舍不得他黯然伤神的人。这群人里,不凡时尚圈艺术圈的知名人士,因为,裁缝头上有着不少的光环:中国著名服装设计师,益鑫泰”金奖、“兄弟杯”银奖得主,著名的“异装皇后”,清华客座教授等等。但,我接受的他,始终依旧是“姑奶奶”的他,多想再次一遍遍地品味他在影像中的话语歌声故事,我用力地看了,但还不够,还不够,那是他一生中他所看重的部分的糅合,之后,他就走了,成了永远的碧浪达夫人。


=========网友评论选=============

《姑奶奶》和东拉西扯

事实上,《姑奶奶》只看了一半,去到尤根的时候已经在放后半段。

定焦头切的是姑奶奶的胸膛以上部分,大部分时间是他在说话,滔滔不绝,另外的时间,是她在唱,每每情深处,两行墨泪浇灭眼里明焰,这时候的她才最像凡胎肉体的尘世之人。因为当她变成他的时候,他关于生活形态和社会形态字字句句的阐述,都太通透了,简直并不像人。

关于易装,樊其辉好像是说过那样一句话:易装的快感在于上妆的过程,越廉价的化妆品带来的快感越大。老实说,身为女人,前半句描述的快感很容易体会,而后半句,则大概是既往生活加载给他的了。鉴于此,我是怀着已知的偏见去看待裁缝和碧浪达身份切换这件事的。我主观地假设了生活中,碧浪达夫人才是真正的樊其辉,而健谈的裁缝,恰恰是碧浪达唱着的歌里那位女菩萨,或者,也没有那个女字,菩萨本就没有性别差异。碧浪达假扮了裁缝,来普度众生,却,只是在邱炯炯的那个定焦头里试图普度来观影的众生。

观影完毕,邱炯炯在门口抽烟,一对家住田子坊身世传奇的老两口在等待海报打印的时候和他交谈起来。

老阿姨:我觉得这个片子特别压抑,但是他很乐观,那么健谈。他是很缺钱吗?

邱炯炯:不,他不缺钱,他是很好的服装设计师。

老阿姨:那他现在怎么样呢?

邱炯炯:他自杀了。2010年的时候。

老阿姨:他这样的人,怎么能自杀呢?!

邱炯炯:他自杀是因为抑郁症。他把什么都看得太透了,看太透了不好,有时候人可能糊涂点好些。

当局者迷总归比当局者清好点,还会有各种试错的期待,还不至绝望。像碧浪达唱的那句:偷人也偷不到,偷东西也偷不到,是真的绝望。偷不到的结果是既定的,是继续偷的行为和等待偷的机会,还是撒手不干了。也像裁缝说的那句:天上不掉馅饼,却掉下来两斤屎,早吃晚吃是都要吃的,2010年的10月,他终于索性撒口不吃了,把自己给度了。

东拉西扯:今晚无缘去看邱炯炯的现场交流,但昨晚他先画了一道界,只谈樊其辉的生活,不要谈片子。后来看了看邱炯炯的画,大部分是水墨,油画夹杂其间,油画也带着水墨的透感,而且光感出奇的好,每一幅都像大片大片极薄的云母层层叠砌。此前在吃饭的时候,有人问到他四川,他说他并不喜欢川蜀,没有人深问。可是,这很奇妙,因为同桌吃饭的张献民老师在艺术资本主义的讲座里也梦游到了他想说的因为现代生活的便捷而使得离乡变得太过容易,于是在艺术创作中乡情的遗失是值得否定的。我没有去过四川,但或许是杨老板娘80度的酒的作用,回家以后我梦里出现的峨眉山,是大片大片极薄的云母叠砌的,很薄很薄,阳光的斜照透过它散射开来,散射光铺满了整片大地。


下载链接:(链接过期不补)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后须领取并完成头像任务方可发贴
我是同志〓★悲带酷★〓谁认识?

图片本来比这个大,为什么传上来就变的这么小?难道没有充血吗?看来需要伟哥帮忙呀。
我是同志〓★悲带酷★〓谁认识?

TOP

封面吸引我 剧情非常不错 谢谢

TOP

不知道还能不能下

TOP

感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看看,感觉好惨

TOP

去百度了一下,很有才华的一个人啊

TOP

xiexie辛苦了

TOP

感谢。欣赏一下

TOP

来看看吧~~~

TOP

看看链接还在吗?

TOP

谢谢分享

TOP

感觉很不错啊

TOP

看看怎么样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s

TOP

非常感谢分享

TOP

看起来不错!

TOP

一出人生的悲剧!

TOP

不错不错,感谢分享

TOP

感谢分享

TOP

感谢分享。

TOP

好看 谢谢分享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