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手札] 其实我们都挺难,但我们从来没有放弃

记得十几岁的时候,因为学校的原因,让我讨厌学习,最可悲的是使我放弃了学业,当时的想法就是没有什么文化我一样可以生活,以后还可以经个商,做个什么生意,总会有生存下去的本事。
       半年后的一天,同学带我去网吧,当时没有网络,只可以玩一些单机的小游戏CS 电脑让我有了很大的兴趣,我和家里人说去学电脑,可去的不是什么大的学校,是一个小的只有两人的补习班。我很失望,但我没有愿恨任何人。我在那里学会了五笔的输入法。
      那又是半年以后,家乡兴起了摩托车,爸爸也买了一辆,还是全乡镇最好的一辆,我并不喜欢,相反我非常的讨厌和憎恨。人们都说这会是将来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家里人让我去学修理做为以后的谋生手段,学徒工真的很苦,处处看人脸色,吃饭、说话,干活,好和不好都要忍受。我并没有一直忍下去。
      回家后的几个月,我姨家的表姐夫介绍了一个买票的工作,每月只有四百多,说以后可以慢慢的学会开车,当个公交司机也不错。但我不喜欢开车,之所以会去,是因为我实在不想待在家里。在那里工作了七天以后,我离开了,是那个时候让我知道什么叫早起、晚睡。
      离开后我随姑家的表哥去工地做刮大白的工作,表哥对我很好,我知道什么叫流一滴汗挣一份钱,三个月后,我回家了。不喜欢那份工作,第一次那么想家。
       几个月后,和姨夫去长春工作,在一家纸巾厂做送货员,因为我性格上的孤辟和同事无法融洽的相处。常常会被人冷落。自己有时会偷偷的哭。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半年后回家过年。
      应该是年后的三月份,经同学介绍去哈尔滨一家火锅店当服务生,在那里我结识了社会的朋友,也学会了很多知识,不在像以前那样内向,不会见到陌生的人不敢说话,也不知道去说什么。最大的收获让我学会了如何独立。一年后我离开了,一直到现在我还很怀念那个地方,那里是我进入社会的起点。也是对我人生帮助最大的地方。只是当时通信并不发达,那些一起工作的同事现在都失去了联系。
     后来我又到哈尔滨其它的店当过服务生,领班,再到大庆开分店我被调过去带队。最后我还是放弃了餐饮的工作,让我放下这份工作的原因是一个阿姨说的一句话,那是我在去改裤角的一个洗衣店内,现在我依稀还记着她的样子“年青人吃青春饭,挣点快钱,以后大了怎么办?”
       青春期的叛逆,让我不在听话,叛逆过亲人,叛逆过父母,更加的伤害过他们。请原谅我当年的无知。如果人能从八十岁活到一岁,那他这一生所犯的错误不会有从一岁到八十岁的十分之一多。
       我喜欢电脑,那是一个能带给我很多知识的东西,家人也同意我的想法,我又被送到学校,一样是一个小学校。一家个人的私立学校,只教一些简单的知识确不能发任何学历证书的学校,我把教的东西都学会了,也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北京的一家物流公司当文员。可我也只做了半年。我想去找一些电脑硬件方面的工作,那才是我喜欢和学的东西。
       我在网吧从事过网管,在电器公司当过库管,当过流水线的工人。后来到长春的电脑城当技术员,这一干就是一年多。本以为电脑的技术员是一个工资很高,待遇很好的工作,可真的做下来不是的。每个月的工资也只够自己的花销。一年后我离职了。
      回家后我报我驾校学了开车,后来又回到长春想换份其它的工作,其实就生活来讲一个月的工资够自己花就可以了,但我不会永远都是在一个人生活,我要有爱人,还有亲人,有我的父母,更有的是你还要有自己的追求,不求每天大鱼大肉,混身名牌的服装,但也要求个生无忧,死无虑吧!爱你的人,你不能让她在人前显贵,也得能让她在人前有地位吧。
       人生真的很短,就这几十年的光阴,你不能早一点的给自己定位,不能早一些的给自己立个方向,那你将来要走的路更难,更不好走。也可能会更苦下去。在我还小的时候不懂得如何去挣钱,不会想怎么去挣更多的钱,也不会想着去存钱,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多,多与少我都会花的一干二净,从来没有给自己定过什么方向,更没有想过将来如何,可是现在我想将来了,看似一切都起步的有些晚。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挣着够自己花销的工资,有一个贴心的爱人,和睦的家庭,生活无忧。可往往这样简单的要求也很难。难到你有点钱不敢去花,花没了,我怎么生活下去,难到我们不敢去谈恋爱,恋爱了我有什么可以给她。难到我不敢与朋友有过多的联系,怕他们问起怎么样时,无法说出现在的生活状况。
       我感谢我的父母,我的弟弟,我的亲人,和一些我的朋友,感谢你们这些年来对我的帮助和支持,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很好,都会有开心,不开心的事发生,不管你们怎么样,我们将来如何,我们现在都是在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努力着。我相信我们的努力不会白白的浪费。我们都会好好的,挣着印着黄色图片的纸,来填充我们物质上的需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闷,很少有人会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给朋友、亲人听,一个女人不能,一个男人更不能,他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我也从未说过,我不是不说,是我还没有找到那个听我诉说的人。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