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01怀念不如想见


乌拉韩阳_GC    发布于 2018-09-07 15:35:58  举报

阅读数:31453
.

​​​文·乌拉韩阳

​耽美|年代|京味|清水|微甜

​本文根据老唱片夫夫真实故事改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人生犹如一场战争,所幸有你,与我并肩作战。

​前言

​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源于《诗经·击鼓》,原意是战友之间挽手并肩、同生共死、一同抵抗敌人的情谊,后来被人们引申为爱人之间的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与他们相识大约是7年前。那时他们在北京南锣鼓巷附近开了一家咖啡店,名为“老唱片咖啡”,这个名字的由来是那首《因为爱情》中的歌词“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从那时起,他们的故事逐渐被很多人知道。

​他们是一对相依相伴20余年的夫夫,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相濡以沫、不离不弃,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敬佩羡慕。有的爱情,看起来像传说一样美好,但柴米油盐的每一天却并不像童话故事一样浪漫,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它的酸甜苦辣,外人是不能感同身受的。但朝夕相处的日子,也正因为这些零碎的酸甜苦辣而变得珍贵、独一无二。如今他们年近花甲,在那个年代,是为数不多的敢于做自己的同志。

​S叔想把他和P叔的故事写成小说,又担心太过平淡,但细细想来,20年的相处,可以写的故事又岂止一本小说?最珍贵的感情,往往不是轰轰烈烈、海誓山盟,而是在平淡的生活中,用真心和耐心去陪伴彼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彼此做着无数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读着这故事的梗概,都感动得流泪,想来是非常值得一写的。也感谢S叔的信任,让我这个小辈来写他们的故事。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叙写这一段充满温馨与感动的爱情故事。

​01怀念不如相见

​1997年的北京,地铁还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线,交通没有那么拥堵,房价没有开始暴涨,走在胡同里,偶尔还能看到炊烟袅袅、闻到浓郁的饭菜香、听到街坊邻居见亲切的问候声。

​北京的冬天,一如既往地冷,尤其是过了二月的倒春寒,寒风刺骨,每个人走在街上都裹紧了帽子和围脖。春节的氛围还未过去,街上的商铺纷纷换上了情人节的促销活动,不知何时,中国传统的七夕节已经不流行,大家都一窝蜂地赶时髦,去过西方的情人节了。

​孙洵这个眼看奔三的人,也被朋友逼着抓住青春的尾巴,硬是拉着他来了酒吧。

​“洵子,我跟你说,今儿可是大好的机会,你要是不脱单,哥们儿我就死磕在这个酒吧了,非要给你找个男人不可!”

​“瞧你说的!我又不是恨嫁的大姑娘,你至于这么着急吗?”

​“你要是个大姑娘,我早就娶了你,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你滚吧!看你那德行我才不嫁你呢!”

​和几个哥们儿贫着嘴,推推搡搡地进了酒吧,找个位置坐了下来,脱下了厚重的棉衣,便点了酒兴致勃勃地喝起来。酒过三巡,一帮光棍儿不是诉说着失败的情史,就是骂着没良心的前任,说好的一起过情人节,气氛却压抑了起来。

​孙洵坐在角落里,既不哭诉,也不咒骂,只是默默地抽了几根烟。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也不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被人甩了还要哭上好几天,想起来前任还要缅怀一阵,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自寻烦恼、矫情造作罢了。

​刚才和他贫嘴的哥们儿宋平凑过来拽拽他,“一个人闷坐着干嘛呢?也不和大伙聊天儿。”

​孙洵也没有搭理他,目光飘了飘,定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身上,他看起来30出头的年纪,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鼻梁很高挺,可以用“帅气”来形容,可他却是一个人,偶尔有人过去搭讪,也被他微笑拒绝了。孙洵心想,这人倒是有意思,一个人来酒吧喝闷酒,既不和朋友划拳,也不勾搭小伙,他来干什么呢?

​宋平顺着孙洵的目光望过去,了然一笑,“我说呢,原来有目标啦?你放心,哥们儿一定帮你拿下!”

​孙洵冲他挑挑眉,“那你去试试?”

​宋平一拍胸脯,“您就瞧好吧!”

​孙洵看着宋平凑过去搭讪,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没成?”

​“人家不搭理我。”宋平不甘心地推推他,“要不你去试试?”

​孙洵摇摇头,“我懒得去。”

​宋平和其他几个朋友都过来撺掇他,“别呀,好不容易有个能看上眼的,去试试呗!就算不成,当交个朋友也行啊!”

​孙洵受不了他们磨叽,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酒吧不大,那人却是仰着头望着他一路走过来的。

​他很自然地走到他身边,“你好,你是一个人吗?”

​“嗯。”那人礼貌地点点头。

​“要不要过来和我们一起坐?今天过节,人多热闹点。”话说出口孙洵就有点后悔,这搭讪的方式不仅老套,而且毫无创意,八成是要碰一鼻子灰了。

​那人看了看他,眼神说不清地淡然从容。他觉得,大概是没戏了,正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却听到那人说:“好。”

​孙洵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而且拿着自己的东西跟着他坐在了一群朋友中间。

​朋友们依旧热热闹闹地喝酒说话,他并不怎么说话,只是微笑地望着他们。

​孙洵坐在他身边,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是香水吗?这个年代很少有男人会用香水,大概是个精致的男人,孙洵默默地想,又鼓起勇气问:“你是一个人吗?”

​那人一笑,“这个问题刚才不是问过了吗?”

​孙洵望着他的眼睛说:“刚才我问的‘一个人’,和现在我问的‘一个人’,不是一码事儿。”

​他想了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微笑道:“是,我是一个人。”

​孙洵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个杯,一饮而尽,心情忽然愉悦了起来。

​他叫林子仲,是一家外企的英文翻译,听起来就很酷的职业,已经35岁,看起来却像是30出头。说话文质彬彬,举止谈吐都颇为优雅,孙洵也纳闷,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还是单身?

​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众人鸟散而去,孙洵叫了一辆出租车,刚想回头对林子仲道别,却见他主动说:“我送你吧。”

​孙洵一愣,“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送的?”可转念一想,也许他只是想和自己多呆一会,单独两个人。所以他上了车,让出了身边的位置,林子仲便坐了进来,等着他报出了自己家的地址,却没有说自己家的地址。孙洵心想,这是刻意要送我回家了。

​两个人望着窗外的夜景沉默了一会,孙洵刚想着说点什么缓解尴尬的气氛,转头就看到身边的人正直直地望着他。孙洵也长得很好看,大眼睛透着机灵,嘴唇丰满,脸颊带着略微的婴儿肥,笑起来有些甜。

​他吓了一跳,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子仲像是憋着什么话,不吐不快,“你不记得我了吗?”

​孙洵也看着他,两人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对视了足有半分钟,孙洵忽然醍醐灌顶,一拍大腿道:“我记得你!”

​三年前,孙洵那时刚失恋。朋友说,治愈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下一段恋情,于是给他介绍了一个新对象。那人是机关单位工作的,铁饭碗,家里条件殷实,长得也不错。第一次通过朋友约了出来,那人约在了一家游泳馆。

​孙洵不太会游泳,那人很耐心地教他,两个人游一会聊一会,不算投机,也不算讨厌,总之就是——没什么感觉。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也有些累了,孙洵就找了个借口,提前出去了。冲了澡穿好衣服,就准备离开,可走到走廊里,忽然觉得就这样不辞而别有些不礼貌,于是站住了脚步,一时间犹豫不决了。

​此时对面走过来一个男人,两人迎面对上,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对方。

​或许是因为相貌出众,或许是因为气质不俗,也或许是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些默契,仿佛在彼此相交一瞬的眼神中看到,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虽然这感觉非常短暂,转瞬即逝,但彼此心里的感应是非常确定的。

​那人很快与他擦肩而过,走了进去。

​孙洵走到门口抽了一根烟,然后掐灭了烟头,离开了游泳馆。

​事后朋友打电话来问这个能不能成,他想了想说:“算了吧,没感觉。”

​感觉是什么?他也说不清,但他知道,它不是一份好工作、不是一个好家世,也不是温柔体贴百依百顺,更不是朋友口中的“年纪大了该找个伴了”。感觉这种东西,是不靠谱的,就像那个擦肩而过的人一样,抓不住。

​原本只是一瞬间的擦肩,却没想到三年后还能重逢,孙洵有些激动地拉住他的胳膊,“没想到还能再碰上你,这可真是缘分!”

​林子仲笑道:“你终于想起我了。今天从你刚进酒吧,我就认出你了。”

​孙洵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巧来了这个酒吧?”

​林子仲答:“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今天不能呆在家里,出来逛逛可能会遇到好事。”

​孙洵被他逗乐了,又问:“你后来,还去过那个游泳馆吗?”

​林子仲点点头,“嗯,我常去。”

​孙洵有点惊讶,“那次是朋友带我去的,那里离我家远,之后我就再也没去过了。”

​林子仲淡淡道:“嗯,可惜了。”

​孙洵忽然想起什么,又抓紧了他一些问:“你经常去,不会是想着哪天还能碰到我吧?”

​林子仲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个游泳馆我去了三年,就想着能再遇到你就好了。”

​孙洵目瞪口呆,心想这人是单纯还是傻?竟然在一面之缘的地方徘徊了三年,就为了等那人再出现?“那,如果你再也碰不到我了怎么办?”

​“虽然在游泳馆没碰到,可今天这不是碰到了吗?”

​孙洵忽然有点感激今天非拉着自己出来的宋平了,否则这个傻子还不知道要傻等到什么时候,毕竟除了那个游泳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联系在一起的事物。

​林子仲又说:“不管在哪,既然碰到了,就是我们有缘。”

​孙洵忽然有点脸红,狭窄的出租车里弥漫着方才的酒味,让人昏昏欲醉了。

​车子到了孙洵家楼下,两个人互留了BB机号码,约好再联系,便依依不舍地道别了。

​孙洵看着出租车离开的背影,心想,这个擦肩而过的人,竟然可以失而复得,或许感觉这种事,也未必是不靠谱的。

​第二天是休息日,孙洵原本是想去买一身春装,可出门前,鬼使神差地收拾了东西,去了三年前他与林子仲相遇的那家游泳馆。

​如果说一时的感觉是偶然,但不约而同的默契,就真的是缘分了。

​孙洵又遇到了林子仲,只是这次,他们是在更衣间遇到的,林子仲也是刚到,刚刚换好了衣服准备进去。

​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然后一同笑了。

​孙洵问:“怎么这么巧?又遇到你了。”

​林子仲答:“不是巧合,我家离这不远,知道今天这里一早换水,我就来了。倒是你……”

​孙洵挠挠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忽然就想游泳了。”

​林子仲笑笑,“那……你换衣服吧,我进去等你!”说着便转身进去了,孙洵偷偷留意了一下,不仅长得秀气,身材也好,瘦而不弱,很匀称。

​有感觉的人,相处起来总是很愉快的。

​游泳池早上新换了水,很干净,早上人也不多,两个人游了几圈,孙洵很久没游了,体力上难免吃亏,笑着坐上了岸。“不行了,比不过你,还是你经常锻炼的厉害。”

​林子仲站在水里望着他,“没关系,有空你也多练练就好了。”

​孙洵呵呵一笑,“游泳太累了,我懒,平时也不爱锻炼。”

​林子仲倒是很认真,“你还年轻,多锻炼对身体好。”

​孙洵望着他一笑,“那以后你带着我锻炼?”

​林子仲微微一笑,点点头,“好啊。你要愿意的话,咱们可以一起夜跑,从我家跑到你家,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孙洵噗嗤笑出来,“然后呢?你再跑回去?十几公里呢,你不嫌累?”

​林子仲挠挠头,“我、我还可以坐公交车回家。”

​孙洵就忍不住逗他,“都说了夜跑,那会儿都没有公交车了,你只能腿儿着回去了。”

​林子仲也看出来他在逗自己,只是笑笑。

​两个人从游泳馆出来,在门口被看门的大妈叫住了:“小林呐!今天带朋友一起来的?”

​孙洵看了看林子仲,笑着问大妈:“阿姨,小林他是不是常和别的朋友一起来啊?”

​大妈摇摇头,“那可不是,他在这游了好几年了,从来都是一个人,还是第一次带朋友一起来呢!”

​孙洵望着他笑笑,有些惊喜,昨晚说的他也未必不信,可如今有了证人,这惊喜的感觉更是加倍了。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他这样傻的人。

​走出游泳馆,林子仲有些脸红,也没开口说什么,孙洵心里倒是有点小得意,提议道:“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感谢你昨天送我回家。”

​林子仲却有些为难,“我一会还要去单位,今天可能吃不成了。”

​孙洵点点头,“也没关系,你先忙工作,有空咱们再吃。”

​林子仲确实想借这个机会和他一起吃饭,但是单位真的走不开,他必须回去一趟,不想扫了兴致,想着不如改天有空再约,也可以好好聊聊天。

​孙洵回家等了三天,刚想要不要主动联系,便收到了林子仲的邀约。

​林子仲约他去了一家自己常去的川菜馆,正好孙洵也喜欢吃辣,两人吃趣相投,点了几样红彤彤的菜,辣得满头大汗。

​林子仲很体贴地给他递了一张纸巾,问:“是不是太辣了?”

​孙洵连忙擦擦汗,嘶哈着舌头说:“是辣,也爽,我就喜欢这个味儿。”

​林子仲笑笑喝了口茶,“那以后咱们常来吃吧。”

​“好啊,难得遇到正宗的川菜馆。”有了共同的爱好,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孙洵问:“你平时是不是很少出来玩?”

​“嗯,工作比较忙,有空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在家看书,或者出去运动。”

​孙洵得出结论:“一看你就是个老实人,没什么花花肠子。”

​林子仲笑笑,“这也能看得出来?万一我是伪装的呢?”

​孙洵直摇头,“就算能装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总不能装个三年五载吧?难道你跟我说,那个游泳馆门口的大妈也是被你收买了替你撒谎的?”

​林子仲一愣,随即笑起来,“你可真逗。那你是不是经常和朋友一起出去玩?”

​孙洵想了想说:“倒也不是经常。但是我那些哥儿们吧,嘴碎,又爱瞎操心,总想着给我找个伴儿,有什么局都要拉上我一起,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也不好意思总拒绝,毕竟人家一片好心。”

​林子仲点点头,“你的朋友很关心你。”

​孙洵笑得无奈,“嗨,关心是关心,也真磨叨啊!天天在我耳根子边上唠叨:你看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单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哪怕是找个男的,也得搭伙过日子啊,不然你老是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啊!哈哈,说得我跟嫁不出去的大姑娘似的。”

​林子仲总结道:“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纪,虽然咱们不能结婚,但理儿是这个理儿。”

​孙洵惊讶地看着他,还真是一语成谶,精辟啊!不愧是文化人,他又要给这个文质彬彬的人加上十分印象分了。他想了想说:“那倒也未必,说不定哪天,咱们也能结婚了呢?”

​林子仲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抬头望着他认真地问:“咱们也能结婚吗?”

​“当然啊!说不定哪天国家就通过了……”孙洵原本是想说,说不定哪天国家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我们同性也可以结婚了。可说到一半,就看到林子仲望着他,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这才知道自己落尽了他的圈套。他不知说什么,竟然被他气笑了,“刚说你是老实人,就给我下套,太不厚道了吧!”

​林子仲也掩饰不住嘴角的笑,夹了口菜到碗里,低头道:“其实这几天,我一个人想了很多。”

​孙洵随口问:“想什么?”

​林子仲抬头望着他:“你,咱俩。”

​那一刻,孙洵觉得,当初那种飘渺不定的感觉,似乎落了地,就像一颗漂泊的蒲公英,终于开始生根发芽。孙洵更没想到的是,当初他一句随口的玩笑话,竟然在20年后成了真。

原创小说禁止转发。

“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纪,虽然咱们不能结婚,但理儿是这个理儿。”
1

评分人数

  • Gemini

我爱你并不是因为你是谁,只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时的我。

TOP

这什么时候能更新呢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