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 此生唯一

这是一个二十一年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就是我身边的一个普通人,他用平淡的语调向我讲述了这个堪比小说的感情。

1997年的情人节,正月初八,大家还没从过年的气氛中缓过神儿来,又开始应付西方的节日。
几个朋友撺掇着一起去酒吧放松一下。

酒过三巡,石头穿过几个朋友走到我身边,拍拍我说:“你也不小了,也不能总飘着了,今天你看上谁了,哥几个一定帮你拿下!”
石头是我发小儿,陪我经历过几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看我一路磕磕绊绊,甚至头破血流,关于我感情的事一直小心翼翼,怕触碰到我。今天喝了些酒,估计是终于忍不住了。

我环顾周围,看到吧台独自坐着的一个人,便努努嘴说:“他挺好的。”
哥几个兴冲冲地走过去,又丧兮兮地走回来,“我们几个是没辙了,人家说什么也不过来,看来还得靠你自己。”

我的性格认生内敛,可当时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自尊心在作祟,站起来走到吧台,点了杯和他一样的Vodka,装作漫不经心地对他说:“一个人么?我和几个朋友在那边,要不要一起过去聊聊?过节嘛,热闹点才好玩。”

他慢慢看了我一眼,本来以为他会拒绝,可是他却拿起自己的酒,答应下来。
说是一起聊天,但他的话并不多,总是一个人在旁边喝酒,并没有加入我们话题的意思。
我们一群人说说笑笑,也没觉得他坐在那里,有什么不妥。

不知不觉就到了12点,“散了吧咱们,明儿还上班呢。”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这让我有点沮丧。

走到路边准备伸手拦出租车,他从后面跟上来,说:“我可以送你么?”
我有点诧异,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出租车到了,他拉开后面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侧身坐了进去,本来以为他会顺势带上车门,坐到前面去,可车门迟迟没有关上,而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我只好往里面挪了挪。后来想想,觉得自己当时一定着魔了。”

关上车门,跟司机说了我家的位置,就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短暂的尴尬过后,他侧过身,问到:“你还记得我么?”
这一次,我没有过分的吃惊,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记得你。

三年前的一天在体育馆的游泳池,从更衣室出来的那条通道,我们像两条线,相交于一点,又匆匆分开,在这互相注视的10秒钟里,我们居然把对方的脸如此深刻地印在脑海里。

谁又知道,我们的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小说很长,还在写。是都在这一个帖子里还是每章一个帖子?版主如果看到给个意见。谢谢。

TOP

继续在这个帖子里贴吧。非常欢迎大家来留言。头一次写。

TOP

此生唯一丨相知
老人总说,缘分缘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俩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但每每回想起那天出租车上,他问我的那句话,仍旧使我感动不已。可能真的就只能这样解释,匆匆一面,缘分将至。

出租车上,我问他:今天为什么会来这个酒吧?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可能会遇到你。从你跨进酒吧的门,我就认出你了。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那个游泳馆,所以那个游泳馆我去了三年,总希望再遇到你。

那个瞬间我惊呆了,也有点不知所措。
那个游泳馆只是被一个朋友拉我去的,离我住的地方很远,我也再没去过。

送我到了楼下,我们互留了传呼号码,他便打车走了。
这样结束的一个夜晚,我竟然有点开心。甚至不由自主地去想,什么样的一个人,只因为一个对视,就在同一个地方等待了三年。直到跟这个人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真的确定,那的确是真的,他就是这么执着,却也单纯的让人难以置信的人。


再次联系已经是三天后。
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

去了他常去的一家川菜馆,我辣得满头是汗,精神也放松了下来,半开玩笑地说,平时很忙么?
他立刻领会了我的言外之意,很坦白地说:没有,我只是一个人好好想了想。
“想什么?”
“你,咱俩。”

往后的日子,我们吃饭、聊天、打传呼,日益频繁的接触,一点点增加对彼此的了解。
两个月后的一天,他突然在电话里说:“可能接下来的一两周我们不能见面了,”他顿了顿,“我前女友从日本回来了。”
我没有多问,只是回答好。
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去,也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他依旧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但我从不过问前女友的情况。倒是他会提起一两句。
有一天他问:“明天有时间么?她想见见你,一起吃个饭吧。”
我竟然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我先一步到了定好的餐厅,他们两个并肩走进来,画面很舒服。
这个女孩优雅又得体,一直在旁边照顾他,不停地聊天说笑,像是有些刻意做给我看,可一切又都很自然。
我一直埋头吃饭,对于她若有似无的小花招我并未回应,希望只是我自己多心了吧。
趁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女孩收起笑意,问我:“你是认真的么?”

我说:当然,我对待感情是认真的。
她说:那我就放心了。明天我就回日本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这次回来本来是想跟他复合的,而他并不擅长拒绝别人,但两家是世交,他需要给女孩一个交代。
他跟女孩说:我已经有爱人了!


交往三个月后,又在一起吃了晚餐,他说要不要去他家坐坐。
他的家有两扇大窗,窗下有一个大大的画案,旁边零散着堆放一些颜料,一排画架被用来当做书架,放着很多书籍。房间的里侧有个屏风,后面摆着一张单人床,一个小沙发,一台电视,一个录像机,还有一个有点格格不入的古老冰箱。整个房间虽然杂乱,但卫生状况保持的还算良好,想到他平时生活起居之类的事,让我一下子觉得温暖。
我们拿着租来的录像带,并排坐在沙发上。电影我并没有看进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多半时间我都在发呆。电影结束已经很晚了,他说:太晚了,明天你还要早班,再回去也很折腾,不如就在这睡吧。
我看了一眼单人床,三个月,好像可以了,便顺势点了点头。
他说:“你先睡,我收拾一下,有本书还没看完,想再看一下。”

一夜无梦,清晨醒来,阳光透过窗户,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昨天的小说,安静看着。
他竟然就这么坐着看了一夜!
“你怎么不睡?”
他抬起脸,笑:“床太小,你还要上班,怕挤着你睡不好。”
我开他玩笑:“买个大点儿的床不就好了。”
他只是笑笑,没说话。


到了单位,我不知为什么反倒有了些失落,是不是我会错了意?可是这之前他的表现又让我觉得并不是这样。
纠结、疑惑甚至有点气愤,反反复复的几个念头不停在脑子里打转,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看到传呼机里躺着一条他的消息:我买了一张双人床。

——to be continued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文章很吸引人,非常期待下面的内容

TOP

期待楼主的下次更新!

TOP

此生唯一丨相许(上)

我还记得当时看到传呼机留言时自己的心情,一整天的阴霾被轻轻地拨开,阳光慢慢透进来,心也跟着雀跃起来。

下班后直奔商场去买床上用品。到了商场就懵了,第一次买这种东西无从下手。在售货员的帮助下选好了一套小碎花的。

给他打电话,电话很快就接起来了,他有些焦急地说“喂,你在哪儿?”
我忍不住弯起嘴角说“我刚下班啊。
“你下班都有一会儿了……”
“你在家等我,我马上过去。”挂上电话,伸手拦了辆车就直奔他家。

当他看到我买的床上用品的时候,嘴角浮上微笑。

这套床上用品到现在我还留着,虽说已经不再用了,就是舍不得扔。那天晚上我睡的很踏实。


之后的日子平淡又温馨,我下班比他早,于是常去接他下班。
离他单位不远的地方有个书屋,我总是在这里看看书打发打发时间,他有时会在我看书的时候悄悄走进来,温柔地看着我。

6月初,他在外国杂志社工作的表弟邀请他去参加常驻中国的外国记者派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那天到了才知道,表弟只有两张票,不知道我也一起跟来,于是表弟又自己掏了两百多块买了一张门票。在1997年,两百多块不算是个小数目。
我们玩得很尽兴,但是我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那天之后我和他说第一次见面就让表弟这样破费实在不好意思,想请他吃顿饭作为回礼。
因为他表弟在外企工作,我就选了当时非常著名的一家美式餐厅Hard Rock。
那顿饭吃的三个人都很开心,后来他告诉我表弟和他说,我跟之前的人并不一样,能看出我的真诚,让他好好把握住我。


我们决定一起去旅行。

现在的人们总说,看一个人跟你是否适合,一定要有一次共同的旅行作为参考,但在当时,我们都没有这个心思,只是想更多的去了解对方,跟彼此待在一起。
刚好他有朋友在大连,于是就去买了火车票。

我们都属于没什么计划的人,他的朋友细心安排路线、食宿的问题,我们也就客随主便,反而比较放松,本来就是出来散心,去哪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在身边。

7月初的大连非常舒适,干净的街道很多上坡下坡,路面被两边的大树遮蔽起来。我们包了辆车开在滨海路上,碧海蓝天,海平面延伸到远方,和天空连接起来。碧绿的海水翻着浪花冲上岸来,鹅卵石被冲刷的光光亮亮的。

相比美景,更让我动心的是他一路的细心和体贴。

回来的时候我们不想再坐火车了,于是心血来潮买了船票,决定先到天津再回京。

第一次坐一夜的船,我们迎着日落踏上船,在船舱里安顿好。
跟我们同住的是一群出来写生的大学生,年轻人聚在一起免不了会嬉笑玩闹,我们只好跑到甲板上去躲清静。

“你决定好了吗?”我回过头问他。

我当时已经27岁,他也35了,都不是玩玩闹闹的孩子了,过了花前月下、懵懂青涩的年纪,也是该好好考虑未来的人,我们都需要更确定彼此的心意。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我觉得可以放心地把我交给他了,但我还是想要谨慎一点,这样的一次谈话总是要有的,海风、轮船、月光,可能是我活到这么大觉得最浪漫的时候了。
“我想认真的和你在一起,不想玩玩儿,我希望找一个能跟我走完这辈子的人。”
“一个让我惦记了三年多的人,你觉得我是玩儿吗?我想和你走一辈子的。”

我们并肩在甲板上吹着海风,他的轮廓被夕阳染成温暖的颜色。
那一刻的悸动,我到现在还记得。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to be continued

TOP

此生唯一丨相许(下)

原创 食人读
从大连回来,便开始了半同居的生活。
因为我的工作两班制,下了夜班会直接回去他那里,白班的时候会在书店等他。每天都在体会热恋的甜。
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这个房子可能没法继续住下去了。
“哥要从澳洲回来了,这个房子他要用,你说怎么办?我们出去租房子?”
“我不想租房子,不如自己的房子住着踏实,还有别的房子么?”
“有倒是有一个,可是环境太差了,上班也很远。”他有些为难地说。
“没关系,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家,你带我先去看看。”
到了之后我才知道,他那为难的表情是为什么。
房子在一个三层的老式筒子楼里。幽暗长长的楼道,近二十户人家,每家门前都摆放着灶台和杂物。公共的洗手间和水房在每层楼的中间位置,让我觉得又回到了大学宿舍。

他用钥匙打开一户房门挠挠头说:“就是这间。”
一间大概只有15平米的房间,脱落的墙皮,陈旧的家具落满灰尘,窗户的玻璃都碎了一块。
一个破衣柜将房间一分为二,里间一张床垫直接摆在地上,外面放着一张桌子,一个掉了半边扶手的椅子,一个破书架。
我去,这不是仓库么?!
他看到我吃惊的表情更不好意思了,说:“还是算了吧,太久没人住了,太破了。”
我愣了一下转头对他说:“不用管了,把钥匙给我,我有办法。”
第二天下了夜班,我找了几个大的黑色垃圾袋,回到那里便开始了大扫除。
那些惨不忍睹的家具能卖的卖,不能卖的扔,全部处理掉。
躺在地上的床垫子也被我送给旧物回收的人了。
扫地、擦窗子,收拾了一天我就全部收拾出来了。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不知道哪儿来的精力,下夜班都没顾上休息一下。
晚上他回来,看到收拾出来的干干净净的屋子惊叹:“你太厉害了!”
看着斑驳的墙壁还有破碎的窗户,我问他说:
“要不咱们刷刷房子吧,窗户的玻璃还得换,门也得从新修修。”
他笑着说:“好都听你。”


看着重新粉刷过的房子,窗明几净,总算像个样子了。
“走,回去把双人床拉过来。”
我们在院儿里借了一辆平板三轮车,七月末的老北京,路边的柳树低低地垂下来,阳光洒在地上斑驳的照在身上。
来回近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一人骑车一人坐在后边,偶尔交换一下,乐此不疲。
我们当时说了些什么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蹬三轮的时候,他时不时地问我累不累,要不要换换。
换他骑的时候,我就坐在平板车上,和他背靠着背。
当我俩把床安置进屋子里,摆在了屋子的正中间。
躺在上面,他对我说:“然后呢?然后该怎么办?”
我偏过头笑着对他说“你甭管了。”

第二天他去上班,我自己偷偷跑到家具城。
买了一个衣柜,书柜、床头柜、沙发、茶几、五斗柜,一样不落,又另买了一个小架子。
卖家具的阿姨问我什么时候在家,说等家具做好了给我送货。
“我现在就要。”
“这可都是样品,哪有这么样急的?”
“我特别急,今天就要要。”
把选好的家具全部拉回家,布置好,终于有了家的模样。
晚上当他进了家门,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我。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to be continued

TOP

平淡宁静

TOP

此生唯一丨相处(上)
食人读

随着新家越来越像样子,我们两个人也越来越多地往里面添置东西,买了电视、双开门冰箱、音响,还买了当时最先进的三碟联放的VCD播放机。
这之前的二十多年,我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有了这个家,我的东西也一点点从父母的家里搬了过去。满心欢喜的我,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有天又从家里翻箱倒柜的打包衣服的时候,妈妈凑了过来。
“干嘛呢?”
“我拿点衣服过去。”
“打算什么时候带给我见见?”
“见什么?”
“什么叫见什么?我二十多年养大的宝贝疙瘩,就这么被拐跑了,不得让我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老妈一瞪眼,我赶紧软了语气,
“那肯定得让您看啊,不过他比较忙,等有时间就带回来。”
我搪塞着,却也意识到好像应该给父母介绍一下他了,暗暗想着如何找一个合适的契机。
那会正是暑季,刚好有天上午单位发了些防暑降温的福利,几箱饮料几包茶叶,我俩都不喝茶,或许这是个好机会。打电话给他:“我单位发了些茶叶,你过来找我帮忙送我爸妈那去,我还得值班走不开。”
“啊?我……我能不去么?我去送茶叶多奇怪啊。”他难为情地说。
“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说一会儿你给他们送茶叶过去,你就去一趟吧。”
“那好吧,我这就去找你。”他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整个中午风平浪静,我一边忙活手头的工作,一边猜想他会不会太紧张,会不会出什么麻烦。突然接到了传呼,我妈!嘿嘿,我给她回个电话去。
“茶叶送到了啊。”语气让我有点猜不透。
“您觉得怎么样?”
“人看着还行,就是胆儿小了点。”
“胆小?他干嘛了?”我紧张地问。
“我刚开门,他急着说这是你让送来的茶叶,我都没来得及多问两句,就说还有事急急忙忙地跑了,”妈妈顿了一下,“看着还挺老实的。”
我捧着电话,偷偷低下头笑了。
他和妈妈的那次碰面之后又有过几次接触,妈妈喜欢读书人,书香门第的他,一身的书卷气。妈妈对他比较认可,我也就心安理得的常住我俩的小家了。
我俩尽可能一起下班,一起做饭,偶尔窝在沙发上,开瓶红酒,看看电影。因为那个时候我在酒店工作,是前台经理,我是倒班制,周末不休息,而他则是正常的朝九晚五。有时候他就会去我们酒店的大堂吧买一杯咖啡捧一本书,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我。
时间一长,同事们发现了之后总八卦兮兮地问我那是谁,怎么总看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低头笑笑不说话。

他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
有时候我不想吃酒店的食堂,和他说想吃麦当劳。他就会提前买好,等我中间休息的时候一起吃,但是每次都不买套餐,因为我爱喝可乐,会单独再买一罐给我。
我很奇怪就问他套餐里不是有可乐么,还便宜。
他说机打的可乐不好喝,还是罐装的好喝一些,而且不能老喝可乐,这样还能换换别的。
日子慢悠悠地过,踏实也满足。
他大哥从国外回来之后,一直说想见见我。
这下轮到我害怕了,他的亲哥哥呀!总归还是躲不掉的。
我们就在家附近的小餐馆吃了顿饭,虽然多少有些忐忑,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我并不是很内向的人,也还算懂得一些应对的办法,不至于太失礼。
他大哥问我:“你俩搬过来啦?都收拾好了?”
“恩,收拾的差不多了。买了点新的家具还买了电视什么的,房子也重新粉刷了。吃完饭您过去坐坐吧。”
大哥半开玩笑的说了句:“那有一天闹分手怎么办,家具一人一半吗?”
我认真地看着大哥的眼睛,说:“不会的,哪怕以后真不在一起了,东西也都给他,我什么都不要。”
To be continue...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这个版块很久没出新文,一直喜欢听你娓娓道来的小幸福,期待更新……

对于平凡人来说,
平凡就是幸福。
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TOP

回复 10# samonlee


    很有悬念

TOP

回复 11# 语新


    期待你的新文

TOP

此生唯一丨相处(下)
食人读


某只昨晚跟朋友去喝大酒。
回家就开始折腾,大半夜唱红歌,
背毛主席语录还有毛主席诗词。
给我烦的。真想抽他,又心疼。
今天问他他啥也想不起来了,喝断片了。
告诉我他自行车也忘了放哪儿了。
然后到院儿里满世界找,还不错找到了。
他这破车可神奇了,
丢了N回,还都能找回来。


见过他的哥哥之后,他又陆续带我见了他全部的朋友。
我跟他们相处的都很愉快,这些朋友到现在都还会一起出来吃饭、聚会。
转眼就快过年了。

98年的春节,他的母亲正好在美国他哥哥家。
过年对于他就和最平常的日子一样,甚至更加冷清。
妈妈说:“叫他到家里来吧。”
我们除夕买好东西,大包小包的回家过年。
一进门,妈妈招呼道:“来啦,快点洗洗手,一起过来包饺子。”
我们相视一笑,赶紧跟着妈妈一起忙碌起来。
父母没有过多的盘问我们,而是随意拉了些家常。
围坐在桌前吃着饺子,看着春晚,心里被暖暖地填满了。
他略带紧张的情绪也慢慢放松下来,跟老头老太太说说笑笑。
春节过后就是情人节,是我们一周年的纪念日。
这天我们又去了那家重逢的酒吧,老板还记得我们。
我一个朋友跟老板很熟,跟他说过我俩。
和老板随便的聊了会天,他说其实还挺惊讶我俩还在一起的。
这个圈子里能坚持下来的不多,要好好珍惜。
这一年,我们这样走到了一起,
除了对彼此的心动,更多收获的是对对方的感动。
他是一个单纯到令人难以置信的人,三十好几,全无心机。
对一个人好,会完全付出,毫无保留。
这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更对他坚信不疑。

“咱家里要买房子,差两万,你想想办法。”
我正在上班,老妈一个传呼,回了电话之后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我一听就傻眼了。
我是家里的老幺,从小到大,家里大事小情都是父母和两个姐姐操持,
对钱没什么概念,要什么说一下,上了大学住宿舍才自己买点生活用品。
工作后,薪水也还算不错,一直大手大脚惯了,也没有攒钱的意识。
那个年代两万块钱说多不多,但一下子要拿出来,没有积蓄根本办不到。
对于我这个不知道攒钱的主更是天文数字了。
回到家,我有点无精打采的。
“你怎么了?”他看我一直皱着眉头,问道。
我把事情跟他说了一下,他想都没想就对我说:
“这你着什么急呀。咱俩都有工资,
也没啥要花钱的地方,省着点花你的工资也能凑合。
你把我工资卡拿去,两万块钱攒三个月就够了。”

实在想不出来其他的办法了,我傻乎乎地就真把他工资卡给我妈拿回去了。
我妈问我:“这干嘛?”
“他工资卡,密码写卡后面了,让我给您,一下子要那么多我哪有啊!”
我妈没说什么,只是把卡收下了,三月之后把卡还给了我。
再后来,我才知道,
当时妈妈是故意通过这件事难为一下我们,而他自然得到了更大的认可。
后来当我们要买房子的时候,老妈一下子给了我们十万元。
当我把卡还给他的时候,他没接,反而跟我说:
“放你那吧,我没钱了跟你要。”

从那之后,我俩再也没分过彼此。
钱放在一起,平时花一个人的工资,另一个人的存起来。
那个年代还没理财基金这类的产品和意识,
只是攒到一定数额就存一些定期储蓄,
这样除了我俩日常的花销之外年底还能略有盈余。
算起来还要感谢妈妈,让我俩开始学会打理家里的财物。
前两天收拾东西找出一张他名字的几万元存单。
我俩都想不起来是什么钱了,我就成心炸他,居然敢存私房钱。
他刚开始真的慌了,我这个乐呀。其实看到这个存单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
是前几年要出去玩办签证用的,后来我俩都给忘了。
他就冲我喊,你冤枉我,不行你得补偿我。
“怎么补偿?”“你要给我做红烧排骨。”
得,我还得吭哧吭哧给他去做排骨。

——to be continued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回复 14# samonlee


    剧情何时翻转?

TOP

此生唯一丨相宜

食人读


那个年代的筒子楼里,厨房、水房、卫生间都是公共的,出来进去难免要和邻里打交道。
刚住进去的时候我总是不好意思,都是低着头匆匆地做自己的事情,遇到人连招呼都不敢打。
有一次,我正在水房里洗衣服,邻居的阿姨很自然地跟我说:“这个深颜色的衣服要和浅颜色的分开洗,不然会染色。”
我脸一红,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只好点点头,有点害羞地说:“谢谢您。”
“这有什么,还有啊,洗衣粉得先拿温水化开,把衣服泡一会之后再洗……”
时间一长,邻居间碰面的机会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慢慢地打开自己,不再只是躲在家里,才发现是我想得太多了。
别人不仅没有恶意,反而非常热情真诚,平时主动指点我一些做家务的小疏漏,
做了好吃的会分给我们俩一份,家里缺盐少醋的也能互相应个急,
哪怕是现在,我们搬走很多年之后,再回到那里,遇到这些老邻居还是会打招呼聊聊天。

以前从来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开始了我俩的同居生活之后,自然也要开始学着做家务。
洗衣服做饭,交水电费,平日以为的简单生活原来也是这般琐碎。
我俩的小日子慢慢趋于平淡,可平淡中就免不了小小地摩擦。
我平时下班早,家务几乎我全包了,收拾整理、打扫卫生、买菜做饭,
可家是两个人的,他从来不知道帮忙,反而总是把刚刚整理好的地方再次搞乱。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你可以不做家务,可是你能不能珍惜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
他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一会我再收拾,又没谁让你抢着干。”
我一气之下摔了门就回妈妈家了。
妈妈见我回来了,看我表情,什么也没问,只对我说饿不饿,要不要热点饭?
我有点委屈,也没心情吃饭,妈妈就在我旁边坐下来,说:“吵架了?”
我点点头,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她,她反倒笑了。
她指指看电视的老爸,说:“你看看你爸什么时候做过家务?两个人生活在一起难免会因为柴米油盐的小事儿吵架,但是这才是家,是你们两个人的生活,要好好说话,不能随随便便就离家出走。”
一番劝说,我也没什么可生气的了,吃了点东西就回家了。
到了家,他正在洗碗。
“屋子我都收拾了,你别生气了。”
“不是生气你不收拾,只是希望你能珍惜一点……”
“恩恩,我知道,下回注意,下回注意,嘿嘿。”
从那之后,他也慢慢地开始和我一起分担家务。

1998年的下半年,我工作的合同到期,因为种种原因酒店没有和我再续约。大学毕业之后,我并没有麻烦家里帮忙安排,找到酒店经理的这份工作之后,妈妈还打趣过我:“好好的大学毕业生去酒店当服务员。”
突如其来的失业让我觉得迷茫,酒店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办理离职,也能顺便找工作。
虽然我俩已经相处一年多,这件事我却不知道如何跟他开口。
那一个月,我还是照常去上班,可又免不了心烦意乱总是忍不住乱发脾气。
他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便再三追问我原因,瞒也不是办法,只好实话实说了。
他听后反倒很轻松地安慰我:“那就在家休息休息好了,工作再找呗。”
我说:“不想再做酒店的工作了,想换个行业试试。”
他想了想,说:“那要不我们买台电脑吧,你学学怎么用电脑,对你以后找工作也有帮助,平时在家无聊了,也可以上上网。”

电脑搬回来,我开始了在家待业的生活。
生活变成了三件事,跑招聘会投简历,每天打理他的一日三餐,学习使用办公软件。
就这样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而他也从来没有催过我。
每天下班回来,他会跟我讲讲工作上的事,又见到了哪些人。
以前上班很累,回到家就不想说话,可他从来都不会,总是想把一切都分享给我。
到现在,我回想起来,都觉得离职的那一个月,是我真的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没有安全感。除了失业的恐惧,更多的是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待我,会不会对我有什么看法或者改观。
而那之后的一年,他都让我觉得踏实安稳。并没有埋怨过我,也没急于让我随便找份工作凑活着。平时随着我高兴做些什么,也积极地鼓励我去学更多的东西。认识他的那天开始,感动就在慢慢地把我包围,这样的一个人,让我越来越确定,我,找到了那个对的人。

To Be Continue...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好羡慕文中两人的生活

TOP

此生唯一丨相离

食人读

转眼到了1999年,他朋友江远从日本回来,一起吃饭时见我的第一句话是:“我在日本就听说过你了。”
江远住在我们筒子楼的1楼,我们成了楼上楼下的邻居。
刚回国的他也没有工作,后来开了一间小咖啡馆,没事的时候我就过去帮帮忙,一起吃个饭。
某一个周末我们三个人在家附近的小餐馆吃饭,一只小猫走了进来,趴在我脚边。
小猫全身白毛但脏的已经看不出本色了,非常瘦,抱在手里都有些扎手。
餐馆的老板娘说这只猫是别人送给她的,她不想养了就给扔出去了。
小猫太小还不会野外觅食,每天回到饭馆儿,饭馆儿里的人高兴就喂它一口不高兴就又把它赶出去。
我轻轻地抱着它,它不停在抖,我一阵心疼,问过老板娘之后,我们把它带回了家。
给它洗了个澡,找了张旧毯子,喂它一些牛奶,它就蜷在毯子里开始睡觉。
“你想养它吗?”
“恩,可以吗?它挺可怜的,我自己在家也没啥事情干。”
“好,那咱们就留下它吧。名字就叫:张小咪。”
“为啥随你姓,不能随我姓”
“因为我是咱们家户口本上的头一篇呀。”他得意的笑了。
第二天我又去买来好多猫咪用的东西。
我们的儿子“张小咪”就这样来到我们的身边。它陪了我们11年。

年中的时候,他的妈妈回国了。
她是一个大学教授,在我的认知里应该是一个严厉、干练的老太太。
他提议带我去见见他的母亲,我有点儿发杵,跟他说要不再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
一天我正在擦玻璃,楼下有个老太太抬头对我说:“你是谁呀?为什么给我儿子擦窗户?”
我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从二楼掉下去。红着脸说:“阿姨,我是他的朋友。”
老太太没再说什么,我也赶紧从窗户上下来。好在她也没有上来,我赶紧给他打电话。
他在电话那头笑出声,说:“没事的,我下了班过去看看。”
他下班回来后我一个劲儿催着他赶紧去他妈妈那里。
过会儿他回来跟我说,我妈说了能帮我擦窗户的一定是个懂事儿的孩子,我有些不好意思。
长时间不工作人都懒散了,于是决定接受一家酒店的客户部总监的工作。
因为酒店刚开业,很多规章和制度都不够完善,我常常加班,每天的工作都非常辛苦。
这样持续了一年,他心疼我,跟我提议去他的公司工作试试。
他在一家外企工作。说是外企倒不如说是一个夫妻店更贴切。
老板是加拿大人,老板娘是中英混血,两个人在芝加哥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学的考古。后来回到中国之后一起开了家媒体咨询的公司。
当时面试我的是老板娘,经过一番的交谈之后她觉得我还不错,可以给我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希望我尽快上手新的工作。
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用这两三个月的时间努力学习这个行业的相关知识,慢慢适应了新的工作节奏。
试用期过后,有天老板娘突然跟我说,希望我可以做所在部门的经理。
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之前就总是见我接他下班,虽然没有打过招呼,但印象很深。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也更确信了我的能力。

2001年2月他哥哥在美国结婚,邀请我们两个过去参加婚礼。
考虑到刚刚升职新的工作,这个时候请长假不太合适。
我们一起度过我们4周年的纪念日之后,他和母亲一起飞去美国,我独自留在家里。
那个年代没有微信,国际长途也很贵,我们就互通E-mail联系。
有一天突然接到他的电话。
“我哥说可以帮我留在美国,二十几岁的时候我就想出国留学,后来我哥去了,那时家里只能供得起他一个。现在有了机会,想问问你的意见,我哥说可以把你也接过来。”
“你是想在那边上学?工作?还是就留在那边不回来了?”
“我现在的年龄上学不大可能了,找份工作。你可以选择在这边上学也好工作也好都没有问题,看你自己。”
“那你妈妈呢?”
“我妈妈还回来,她不习惯生活在这里。”
“如果只是你一个人留在美国,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在这边要办很多手续才能拿到绿卡,那时候我才能回来……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过去了我能做些什么,这太突然了,还有我的父母也老了,他们肯定不想我离他们这么远,他妈妈回来这边也需要有人照顾。
可是这样,就意味着我俩可能只有一种选择……
“我可以在这边照顾你妈妈三年。如果你都办妥了,能回来了,咱们就继续。三年后如果还是没有办妥,那咱们可能就要分开了。我不能遥遥无期地等。”
挂上电话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未来的样子一下子就模糊了。
在那个时候,出国深造还是一件有诱惑力的事情,但双方的老人在这,家在这里。
我真的不可能跟他一起过去。
从那以后我们再没有联系过,婚礼结束后他要陪着他妈妈去旅行游玩,联系起来不是很方便。
我盼望接到他的电话,希望能知道他的想法,但又害怕知道我们要注定分开的结果。
转眼就要到我的生日了,他已经离开我两个月了。真的很想他。
生日的前一天,下了班一个人在外边溜达了好久,天黑透了才悻悻地回到家。
机械地打开房门,愣了好久我才开灯。
转身看到他正坐在床边,微笑地看着我。
我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to be continued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期待后续

TOP

我们的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TOP

此生唯一 ︱相守

食人读

我有些哽咽地说:“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眼眶也有些红,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为什么今天突然回来?”
“因为明天你生日,我想陪你一起过。”
我再次狠狠地抱住他,泪流满面。
他开始一件一件往外掏给我带的礼物,我们俩也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两个月没来的及说的那些话一下子溃了堤一样,怎么也止不住。
“那你还走么?”
“不走了,我舍不得你。你不去,我肯定也不去。”

日子又如流水般平平淡淡地逝去。
虽然在同一个公司,但是因为不同部门,我又升职到部门经理,我俩各自都忙碌起来。
每天午饭和同部门的同事一起吃,下班也没有刻意配合对方的时间,
没有刻意回避,只是希望我们都有自己的空间。

那时候住在筒子楼里,洗澡不是很方便,
我练就了从4月到11月都在公共卫生间里冲凉的本领。
他让我去他妈妈家去洗,虽说他妈妈已经接纳了我,可我还是觉得别扭。
姐姐知道后曾问过我,不觉得苦吗?在家里娇生惯养的,我们都没让你吃过这个苦。
我还真没觉的苦。现在再想那个时候,还是不觉得有多苦。有他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
天儿实在冷了,就每次回父母家的时候好好地洗个澡。
有一天妈妈问:“有没有想过买房子?”
在2001年的时候,人们还停留在单位分房的观念里,没有买房子的概念,
觉得买房子是件好大的事,会花很多钱,会成为很大的负担。
后来,因为住的实在太不方便,他也开始考虑买房子的事。
于是我们开始四处看房子,新楼盘、二手房,只要有消息就都去看。
我一个朋友洁子说她们住的那个小区,附近有个新楼盘很便宜,只是有点远,要不要考虑一下。

当时看完之后觉得价格位置都能接受,房子户型也算合适。便决定着手办手续买这套房子。
我本想既然他总是说他是家里户口本的第一页,那房子应该写他的名字。
可是他说:不,用你的名字,我们做贷款买。以后钱肯定越来越不值钱,不想把所有的钱投到这里面,这样我们既没有什么负担,又可以留点钱做点别的。
现在看来,他当时的决定真的太明智了。
因为房子是我的名字,所以我一个人要跑很多手续,在跑得差不多、首付也交了的时候,他妈妈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们两个一起回家一趟。

老太太跟我讲,我们现在住的这间筒子楼的房子可能要收回去,过段日子会再分一套一居室,明天房管科的人要过来谈。
“你说怎么办啊?”老太太明显有些焦急。
“没事,您别着急,咱们先跟人家谈谈看什么情况。”
第二天,我们请好假,房管科的处长也来到了家里。
他说这栋楼有历史遗留问题,我们需要本学院的人员先搬走,然后再劝说非本学院的人安置到别的地方。大概半年内会分一套一居室给本学院的人。
我问处长:我们搬到哪?到时候不给我们房子怎么办?是不是可以给我们出一个证明或者什么有效力的文字东西比较好。
处长说:我没办法给你出任何东西,但是我请你们相信我一次。
他和妈妈都没了主意,我想了想,对他和妈妈说:信我一回,也信处长一回吧。咱先把房子还回去。

我们从筒子楼里搬出来,朋友借给了我们一套房子暂时周转。
我们开始了半年的借房等消息的生活。
不到半年,他妈妈说房子下来了。
因为借住在朋友家,心里总不是那么安稳,于是就马不停蹄地开始装修。

他基本是个甩手掌柜的,每次问他的意见,他也总是说:你决定吧,你看着办就好。
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累得不行,脾气也变得越来越不好。
一次因为要去他妈妈那里拿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俩又吵了起来。
第二天我又去的时候,看到他妈妈坐在沙发上哭。
我赶紧过去坐在她旁边:“怎么了老太太,好好的您哭什么呀?”
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跟我说:“你们俩这么久了,家里大事小事都是你忙活着。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跟我说,我帮你训他,可你不要和他分手。”
肯定我俩吵架让老太太听见了,我抱抱妈妈:“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啊,我不会和他分手的,您放心吧。”
房子装修好以后,搬进去的那天,我在新房子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to be continue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第一次写,文笔很不好,还是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提意见。谢谢大家。

TOP

很期待啊。文笔很好啊。很平实,又很温暖。加油啊。只是希望能加快更新速度。

TOP

此生唯一丨相依(上)

食人读


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虽然不大,可我真的很喜欢,
即使后来搬了更大的房子,我还是最喜欢这套。
对我来说那是我俩第一个真正的家。
我总是不知疲倦地收拾收拾这里,整理整理那里。
那时周末我俩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家居店,精心挑选卧室的装饰和厨房用品。
“就这么喜欢这个小房子?”
“那当然,我再也不用洗凉水澡了,再也不用手洗衣服了,我还可以自己做好多好多好吃的,干嘛就干嘛。”
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做饭,一起看看电视或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已经在一起生活多年了,我们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会知道彼此的需要。
只要两个人在同一个空间里,我心里就无比踏实和温暖。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有他有家就知足了。

2003年上半年京城爆发了“非典”。大家都人心惶惶,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都变得冷清,偶尔有几个行人也都戴着大口罩步履匆匆。
有段时间学校都不开课了,单位也不用上班。
容易聚集人的地方能不开的都不开了,好多饭馆儿都歇业了。
江远的咖啡馆还开着。我们平时就爱聚在那儿,这下更是变本加厉的就长在店里了。
有事没事的我们这帮“心大”的朋友就坐在他店里喝酒聊天。
那时候好多人去超市囤积食物和生活用品,我就吵着也要去超市,结果却买了一堆零食。
他看着一车零食笑着对我说:“这就是你的抢购啊,咱们就吃零食过日子?”
奇怪的是,那样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害怕,或许是因为他在我身边吧。
夏季过完“非典”结束了,街上也逐渐热闹起来。

初冬的时候,姐姐给我打电话:“妈住院了。发低烧。”
妈妈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有类风湿。所以当时觉得没什么,就说,下班马上过去。
我的父亲比妈妈大十几岁,父亲离休后没几年得了小脑萎缩的疾病,行动有些不便。妈妈为了照顾父亲也提前离休了。
我是家里的老幺,上面还有两个比我大很多的姐姐。
父亲生病时我还在上学,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妈妈来操心。
我和姐姐都希望妈妈请个保姆,她却怎么也不同意。
她总觉得家里有个陌生人很不习惯,认为没有人能像她那么认真地去照顾我的父亲。
那时我住校,姐姐们上班。周末的时候我会帮妈妈一起给爸爸洗澡。
妈妈总是说:“你们去忙你们的,你们现在正是上学和创业的时候,不应该为这些事情分心。家里有我呢,你们什么都不用管。”
妈妈是个很坚强的人,她再苦再累也不会去说,都是默默地自己去承受。
她非常爱我的父亲,同样我的父亲也深爱着她。
有时候妈妈抚摸着爸爸说,“看我老头儿多精神。”
爸爸就会像个孩子一样甜甜的笑笑。

下了班就直奔医院,看到妈妈的精神不错,还笑着跟我说:“没事儿,就是有些发烧。本来给你姐姐打电话就是想让她拿点儿药给我输个液就行,非要我来医院检查。”
“你刚换的工作,平时又忙家里,就别总跑医院来了。”
“我没事儿,过两天我就回家了。也别让他来,你们都挺忙的。”
还没坐一会儿妈妈就催着我回去,刚走出病房姐姐就追了出来。
红着眼圈对我说,:“刚在病房我没敢跟你说,怕妈听见,妈妈这次真的不好,一直发低烧,刚检查结果出来也不是很理想。我们医院这方面不是很专业,明天我去联系联系专科医院试试。”
回到家里,他问我:“妈妈怎么样?”
“说不好,姐说检查结果不是很理想。”
“那怎么办?”
“明后天可能要转院,去权威医院试试。”
“别着急,这时候你不能先慌了神儿,要陪床吗?我也去。”
第二天,姐姐给我电话,告诉我妈妈转院了,我请假去了医院。主任把我跟两个姐姐叫到办公室对我们说:“你们要做好准备,你们的母亲情况非常不好,已经出现肾衰竭的现象了,现在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

——to be continued

原创丨转载请注明

TOP

每次看到非典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呢。期待更新~ 先mark一下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