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支持一下!继续写下去……

TOP

回复 1# vvu

TOP

又有新文看了~一定要支持

TOP

基本上每個女性看到小J的笑容都是無力抵抗的~~~~哈哈,小J也發揮得淋漓盡致

TOP

新的翻译长篇?好久没有看到了

TOP

回复 30# orangema


    是的,多谢捧场哦:s34

TOP

vvu,勤快地更新,是个好童鞋。
不过一章也太短了点了吧。不过瘾呀!!

TOP

看起来在这里B大又需要小J来拯救了。

TOP

以为更新在第二页,还蹲了半天。。。。汗
很喜欢J和D的相处模式呢~好有爱
希望B能恢复精神啊~感觉这里的BJ相处会比较平和吧(希望)~

TOP

终于看到新文了 期待啊!!!!!!!!!!!!!!

TOP

支持支持~~又有新文可以看了

TOP

啊有新文了!好可爱的BJ呀~哈哈

TOP

支持支持     加油

TOP

刚开始看的时候  好像没有在剧里看到的情节呢
新文 啊 开心 :s31

TOP

唔唔。。。有种慢慢生活的感觉啊。。。
期待后面的内容~

TOP

喝醉酒耍小孩脾气的Brian 最有爱了{:5_321:}

TOP

晕死,每次更新都在第一页啊,我还到后面翻了一圈。
喜欢有些小矫情的Brian。

TOP

lz加油啊 好看

TOP

本帖最后由 vvu 于 2011-8-29 22:31 编辑

  
  【第三章】
  
  门在噪音中被打开。
  
  “Brian?”Ben像Justin一样叫道。
  
  Justin受惊,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像弹簧玩具一样出现在柜台后。
  
  “Justin,hi,你在做什……”Ben的一只手还搭在门上撑着,“Brian在吗?”
  
  Brian从Justin身后站起来。
  
  Ben关上门,看着他们,干笑:“如果我打扰到什么了的话,我真的很抱歉。不过,你知道,我不认为Michael会希望你们……”
  
  “我们只是休息,”Brian说,“在一天的辛苦(hard)工作之后。我们认为一个硬的(hard)……”
  
  “Hi,”Justin果断地打断他的话。Brian被他声音中的气恼尴尬逗乐了。“你有Michael的消息吗?”
  
  Ben在墙根放下他的包和书,凑过来。Justin坐在凳子上,Brian把酒放在柜台上,像个酒保一样问:“来点吗?”
  
  “这里还有些辣椒包。”Justin拿过来。
  
  Ben对他们两个摇摇头。他看起来令人惊讶地担心。Brian等着,脸上保持着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过了一会儿,Ben说:“我和Mel介绍的律师谈过了。他说任何和Michael接触了的人当被问到的时候都必须如实讲出来。”他的眼睛对上Brian的,“所以如实说你们什么也不知道最好。我确定Michael不想让你们惹上麻烦。”
  
  “的确。”Brian说。他感到了Justin看向自己的目光,但是没转头。
  
  “我也很确定……”Ben继续用他一贯的冷静口吻说,“确定Michael和Hunter都没事;确定Michael不会希望你担心;确定Michael知道他可以信赖你。”
  
  “你是这样觉得的?”
  
  “是。”
  
  Brian点点头,开始抠酒瓶上的标签。信赖我?他想,我甚至连话都不跟他说了。我所知道的所有信息都是从教授那里得到的二手隐晦信息。This is so fucked up. 那个小子可以对Michael撒无数个谎,而Michael一定会信以为真。
  
  Ben还在讲话:“……同时也在考虑关于养母的想法。”
  
  “养母?”Justin问。
  
  “这是Brian建议的。我问过律师了。他说Rita没有多大机会可以保住监护权。Hunter恨她,离家出走,控诉她虐待,再加上她有过入狱记录。”
  
  “我还不知她虐待过他。”
  
  Ben犹豫了一下。他无法用Hunter像回到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的语气重复他告诉他们的话。“这就是为什么Michael承诺不会让他再回到她身边的原因。而且我们也不想让他到另一个福利院生活。律师说一对同性恋伴侣,或者Michael一个人收养Hunter也是可能的。”Ben做了个鬼脸,“我宁愿收养他的人是我,但是我是HIV阳性这一点是个问题。其实这很讽刺。正因为Hunter也是HIV阳性,所以才没什么人愿意收养他,你们可能以为他们会希望像我这样的人来……Well,算了,没关系。无论如何,Brian今天早上建议我说Debbie在紧急情况之下可以成为他的养母。律师说这是个好主意,可是她需要经过一系列的鉴定。我还没跟她开口。”
  
  “她不会拒绝的。”Justin说。
  
  “我确定她不会。真正的问题是,在法律程序下,一切都进行得拖拖拉拉,但Hunter每一分钟都在长大。”
  
  “你刚才说这是Brian的主意?”Justin悄悄地用手飞快地捏了一下Brian的胳膊。
  
  “什么?”
  
  Brian说:“Justin可能也有些建议。”
  
  “哦,真的?Well,越多人一起想办法越好,”Ben冲Justin笑了笑,不过Justin正看着Brian。“如果我们可以让Debbie合法地收养Hunter,Hunter仍然可以跟我们一起住。我不想让他成为Debbie的负担。是我承诺Hunter的,他是我的责任。”
  
  “目前看来,他似乎是Michael的。”Brian瞪了Justin一眼。
  
  Brian明白这是Michael的决定,他明白。Michael坦荡包容的胸怀总能让他显得善良正义,而他鲁莽冲动的个性却总能让他坏事。Brian毕竟不能责怪Ben,所以他只能挖苦道:“下次你为什么不捡只流浪猫呢?”
  
  Justin不自在地换了个姿势。但是Ben没有因此发火:“谢谢你帮忙经营着这间商店,希望你不会太辛苦。”
  
  “我懂得如何卖东西。”
  
  “我明天会过来看店,我星期四没课。”
  
  Justin说:“我也可以过来帮忙。”
  
  “你明天会很忙的,”Brian说,“把你的习作整理好。”
  
  “天!”
  
  “你移动了Rage展台的位置?”Ben走过去,皱眉问道。
  
  “这样它比较能够让人看见。”
  
  “恐怕露出来的太多了。下半边封面必需挡住,这就是为什么Michael要把它们放在书架上。”
  
  “挡住Rage的dick?挡住Rage的卖点?”
  
  Justin大笑道:“你今天用Rage的dick来推销了吗?”
  
  Brian遗憾地摇了摇头:“只有异性恋光顾。”
  
  “真幸运。”Ben坚持道:“Michael的顾客里有很多小孩子,Brian。我们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展览出这些blow job。”
  
  “它们很吸引眼球。”
  
  “我知道。Justin的作品很有力,很坦诚,但是我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和警方产生更多的麻烦。”
  
  没有人再争论些什么。Justin走过去帮Ben的忙,明显一点也不介意。Brian一言不发地喝着酒,瞪着Justin帮Ben把自己的作品挡起来。
  
  ——————————
  
  第二天下午,Justin来到loft,顺便把Brian的信扔在电脑旁。他发现Brian不在家。Justin不知道他在哪儿,但他怀疑他出去了一整天。
  
  Justin决定在电脑旁坐下,在等Brian的期间拆开自己的信看看。其实有另一样东西他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拆开……但是他不允许自己再想下去。
  
  他可以随意使用loft,loft里面有他所有的东西,就像他仍然住在这里似的,所以他在loft很难像个客人一样。他知道厨房的水龙头在关上之后必需转到最右侧,不然就会不断滴水。他知道如果你按钮摁的时间太长的话,制冰器里的冰块会挤爆。他知道浴室第三个灯泡的电线线路有些问题,以至于它时暗时明,而Brian粗心到不修理电路,反而经常换灯泡。他知道热水器里的热水够洗多长时间的澡。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他几乎忘记他还在别的地方住。如果他接连几天住在这里,然后发现自己忘了带换洗的衣服,或者把一些要用的东西落在Daphne家——他自己的家里了,他会感到很烦躁。(译者:我现在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中文都说不利索了,真郁闷 = =|||)
  
  在他到Vanguard上班的那段时间,有一天早晨,他一边急得团团转,一边咒骂,因为晚上的气温跌到了低于二十度,可他连件夹克也没带。
  
  “为什么你不停止靠着一个包过活,直接搬回来?”Brian曾不耐烦地要求道。
  
  “我跟你说过了,我想改变自己,自己照顾自己。”在Brian和他和好那晚,离开办公室之前的first fuck之后,他曾这么回答
  
  “那么,付给我房租吧,如果这样能令你感觉到一点的话。”
  
  Brian说出这句话的时候,Justin正翻着Brian的衣柜,试图找出一件穿在他身上看起来不太滑稽的夹克。听到这句话,Justin顿了顿,望向Brian,问:“你希望我呆在这儿?”
  
  “你已经在这里了。”
  
  “我的夹克不在。”Justin觉得Brian的回答不够好,不过他也没指望他能给出多好的答案。Justin放弃了那些太精致的皮夹克,它们穿在他身上显得过于昂贵了。他选了一件Brian从来没穿过的粗大毛衣——他可以假装这件毛衣的宽大是时下流行的宽松式,并挽上袖子。Brian走过来,帮他把毛衣拉下脑袋,并把它抚平(其实他抚的是Justin的胸 = =)。
  
  “The door's open, ”Brian用他以前在床上经常用的那种低柔有力的声音说,“Whenever you want. ”
  
  Justin惊讶地抬起头看着Brian的脸,原本坚定的决心几乎快要融化了。但他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因为各种原因,他已经搬进搬出loft太多次了。他搬进来逃离他的父亲——不止一次,而是两次——然后出院后又搬进来疗养复原。下一次搬进来和Brian一起住的时候,他希望是永久性的,所以他轻声回答:“Eventually. ”而Brian点了头。
  
  现在,坐在电脑屏幕前的Justin回忆起了这件事。财政问题令他们两个同居并分担开销这件事显得更加理智。他现在的付出对于Brian来说是真的有一些价值的。
  
  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理由。
  
  “I want to come home to you. (译者:这句话难道不是说小J对于B叔来说是home吗?)”Brian上次这样说。
  
  这才是最好的理由。
  
  但还有一些更迫切的问题。Justin检查了他的email,删了垃圾邮件,看了PIFA的老同学转寄的一个笑话,哈哈大笑,然后回复了Molly的一个“Hello”。
  
  他登出email,仿佛只是不经意的冲动般点开“Recent Documents”,它会显示出Brian在这台电脑上浏览了什么。
  
  但其实他心里是有盼望的。盼望什么呢?也许是盼望看到一份简历,或者求职信的草稿,或者是公司列表。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一份法律文献。Justin疑惑地点开它,然后就看到了标题——“破产。”
  
  “Oh, shit! ”他大声骂了一句。“Shit! ”
  
  来没来得及详细阅读,Justin就听到了升降梯的声音。他匆忙地关上那个资料夹。Brian打开门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已经是Molly的信了。
  
  Brian拎着一个超市的口袋。“Hey,”他如常和Justin打了个招呼。虽然他们没预先计划过让Justin回来,但他见到Justin一点也不吃惊——他们很少“计划”过在一起——但他们就那么在一起了。
  
  他把口袋扔在厨房柜台上,“是鸡。我想我们可以吃。”
  
  “那比较便宜。”Justin同意,勉强扬起一个微笑,但怒火在他心中燃烧。如果Brian打算宣布破产,那简直比Justin曾预想过的结果更糟糕。他不会失去loft和他这么多年日积月累下来的信誉吗?
  
  Brian走过来,亲了亲他的脸颊,瞟了眼屏幕:“Molly怎么样?”
  
  “永远那么刁蛮。但至少她给我写信了。比起面对面交谈,我们写信沟通反而相处得更好。”Justin的大脑乱成一团,但他试图继续聊天。“我妈又因为她不做作业而罚她禁足了。有时候妈妈对她真的挺严的。”
  
  “Well,至少她关心她。”Brian拿起自己的信,看了信封两眼,并没拆开,只是直接扔回去。
  
  “那是什么?”
  
  “没什么。”
  
  “什么意思?”
  
  “那些金卡的账单很快就会来了。你要喝点酒吗?”
  
  “现在喝太早了。你的信用卡还支付得起最低付款,是吧?”
  
  “债务会不断累积增加。你知道信用卡过期付费的利息有多高吧?”
  
  “可是你要是找个工作,就可以开始偿还最基本的了。”Justin等了等,“对吗?”
  
  Brian走到装酒的小车前面。他感觉到Justin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后背。For some reasons他没拿Jim Beam,而是选了伏特加倒进杯子里。现在,他最少可以面对Justin了。他转身,看见了Justin的表情——没什么特殊表情的表情却让他感觉到Justin隐藏了什么。
  
  “你今天打电话了吗?”Justin问。
  
  “打电话?”
  
  “打电话找工作。”Justin听起来有些恼火。他移了半步,正想把自己扔上蒲团,然后才想起来它已经不在了。他只好找个地方坐下——他选择的电脑椅是唯一剩下的东西。
  
  “Fuck,”Brian喃喃道,爬上台阶,躺到床上。正如他所料,Justin走过来,站在他面前。
  
  “过来。”Brian朝Justin伸出一只手作为邀请,试图让他别再说下去。
  
  Justin没动:“Brian,你必须重新振作起来。清醒一下吧!(Wake up. )”
  
  “我才刚睡下。(I just got in bed. )”
  
  “我不是指这个……”Justin还是心软了。他甩掉脚上的运动鞋,爬上床,靠着枕头倚在墙上。
  
  Brian滚到他身边(译者:= = 考试还来更新的我果然语无伦次了么……大家意会即可),递上vodka。
  
  Justin摇了摇头,又固执地重新开始了他的话题:“你必须做点什么。你得找个工作。自从Vance把你提出公司以后,你根本就没试图找过。”
  
  “我很忙。”
  
  “我知道。我们都忙着选举的事情,很难再顾虑到别的。你做到了,你是压垮Stockwell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选择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你得想想自己下一步该如何。”
  
  Brian没回答。
  
  Justin想起了他看的关于破产的文章,但又不想承认他看了Brian的file。最终,他只是说:“你不能放弃。”
  
  “你什么时候去Mandell?”
  
  “明天。不要扯开话题。”
  
  “什么他妈的话题?庸人自扰的唠叨?Ball-breaking?”
  
  “Brian,一直以来你都忙于帮助我和Michael,却没为你自己做点什么。”
  
  “你的关怀很令人感动。Now fuck off. Or better yet, suck me off. ”Brian仰起头,冲Justin抛了个媚眼。
  
  Justin无法停止地笑起来,但当Brian重新拿了一瓶vodka时,Justin的笑意渐渐消失。
  
  “Getting shit-faced every day isn't the answer to unemployment. 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会像Ted一样玩完的!想想当他失去工作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他完成了人生的终极目标,成为了一个混蛋。”
  
  “I mean he fell down the rabbit hole. ”(译者:“I mean he fell down the rabbit hole”的意思是“我是说他的生活乱成一团”。Fell down the rabbit hole的说法来源于Alice in Wonderland《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面Alice掉进兔子洞里面,掉进了一大团麻烦。)
  
  “I'm not taking any magic mushrooms, Alice. 我买不起毒品,记得吗?”
  
  Justin拿走了他手里的杯子:“我们有很多方法面对这个局面。终日买醉也是一种,当然。”
  
  Brian突然从Justin身边滚开,滚到电话旁(译者:我又来了 = =),伸手去够电话。
  
  “你要给谁打电话?”
  
  “White Queen(译者:《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角色,欲知详情,请自行google = =)。我能得到你的允许吗?”Brian的声音有些冷,他开始觉得自己好像被审问的罪犯。
  
  他们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loft。
  
  Justin听到了,他知道自己把Brian逼得太紧了。
  
  【第三章完】

  
  第四章待续……
  

  TBC,PS,为什么我的阅读权限还是20?泪奔ing……
汗,在下高二,正准备期末考试中,也面临高考,速度可能有些跟不上,不过请各位亲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弃坑的!内牛ing……




1

评分人数

  • cora

TOP

每次看到Brian为Michael的事发火,我心里就不爽,原剧里也是,讨厌这种暧昧。还好Justin够自信,不为这个担心。很想看看如果Justin也有这样一个best friend,Brian会有什么感觉。

TOP

今天什么时候更新啊?{:3_146:}

TOP

回复 45# AfraAfra


    握手!可算有亲讲出我的心声了><
1

评分人数

  • hpl

TOP

支持一下,很喜欢看。

TOP

回复 45# AfraAfra

哎,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爽的感觉哦~~~

PS. 楼主要增加权限可以用完成论坛任务来赚积分哦,2000分就可以升到权限50了~加油!

TOP

this's wonderful! thank you very much!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