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结] 【翻译】And Every Morning After by JustVisiting 甜文【17/6更新104#】

本帖最后由 vvu 于 2011-6-17 19:28 编辑

  【翻译】And Every Morning After by JustVisiting 新人求支持:)

  嗯,这篇是我在“[版务] QAF网友娱乐文区待翻译文库 (09年11月26日更新)”找的,上面没说有人翻译过,所以我就翻了,哈哈,太爱qaf了,迫不及待想要做点什么^_^ 希望还没有人翻译过

  本人新手,翻译的有些怪怪的,请见谅,欢迎指教。

——————————

  And Every Morning After

                       By JustVisiting



  【第一章】
  
  第二天早上,Justin在Brian的床上醒来。当然现在这已经不算什么新鲜的事情了。他熟悉这张床更胜于他和Daphne的公寓里那张他自己的床。然而Justin却感到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什么出了点差错。
  
  Justin翻了个身,察觉到Brian已经不在他身旁了。用一只胳膊撑起身,他打了个哈欠,环顾四周。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直到他的视线扫到客厅,发现那里的家具几乎都不见了。
  
  有那么一刹那,回忆潮水般涌来,他是又被击中了一样——他被踢出学校。他和Brian分手。没有工作,没有地位。没有课程。没有学历。没有反Stockwell运动。没有任何人生的规划……
  
  Justin在地板上摸索着找到他的内裤,走下卧室的台阶来到厨房。他习惯性地自动绕过原本摆着长沙发的位置,虽然它早已经不在那里。它和那幅裸男画像等等很多其他的东西一起被卖掉了。至少厨房还没被洗劫一空,看上去还是原来的样子。虽然也许Brian的微波炉或者果汁机就是下一个待售品。
  
  他花了几分钟时间从碗里挑了几个橙子,把它们一切为二,用果汁机榨成橙汁,然后扔掉剩下的几个发霉的橙子。这台果汁机令他想起另一台随着两年前那次盗窃消失的那个Philippe-Starck牌的。现在的loft看起来简直比那时候还糟糕。只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再逃开了。
  
  “我想我失去了一切。”Brian曾这么说。
  
  “并不是一切。”Justin则这么回答。他还有他。
  
  Justin唯一找到的干净并且可以用来装液体的是一个用来喝martini的高脚杯。他大口大口地吞下果汁,又倒了更多出来,抬头望向刻意无视厨房传来的动静的Brian。Brian光着上半身站在窗户前抽着烟,就像Michael闯进来的那个夜晚。
  
  Michael!Justin想起来了。Michael也走了,跟他的护花使者和对Brian死缠烂打的小子一起走了。Well,那是件好事,Justin想。
  
  他笑了笑,决定把这句话大声说出来。
  
  “那是件好事。”Justin喊道。
  
  “什么?”Brian并没有转过身。
  
  “Hunter走了的事。”
  
  Brian徐徐吐出一口烟,“我想知道他在哪儿。”
  
  “其实你是想知道Michael在哪儿。”话一出口,Justin就有点后悔。这样做没什么好处。他走到Brian身边,张开双手从Brian背后抱住他,递上手中的橙汁,说:“喝点东西吧。”
  
  “这也叫做喝的?”
  
  “很有营养的!你需要它!”
  
  Brian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接了过来。
  
  Justin把脸贴在Brian的后背上,对着他的肩胛骨说:“今天是星期三。”
  
  “那个历史性的选举之后的一天。”Brian对着窗户举了举杯,做了个敬酒的动作。“敬Gayopolis【注:Gayopolis是指A place where straight men should not go to pick up women,因为那里充满了同性恋。】的救赎。”
  
  “今天是星期三,而我们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也没有什么地方要去——在……”Justin下意识地往以前摆在咖啡桌上的精致小闹钟的方向瞟了一眼,但当然它已经不在了,连桌子都不在了。“——在下午两点钟之前。现在几点了?七点?八点?”
  
  “两点钟要干嘛?和娘娘腔们喝茶?”
  
  “我要到diner当值。”Justin突然觉得有些受不了,直到这一刻之前,他都一直专注于Stockwell和选举。从他停学以来,这些事情令他的生活尚算充实。可是现在呢?Justin其实和Brian一样是那种有理想有目标,野心勃勃的人,因而此时空虚和漫无方向的感觉令他感到害怕。“我们今天做什么?”Justin脱口而出。
  
  “我很肯定我们可以想出些事情来做的。”Brian用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嗓音说。
  
  Justin用下巴轻轻摩挲Brian的皮肤默认了,但仍坚持道:“除了fuck all day之外你也得做些别的事。”
  
  “是么?”Brian抽出口中的香烟,把它按灭。“为什么?又没人会为我做别的事而付我薪水。”
  
  “他应该是去了Debbie家。”
  
  “什么?谁?”
  
  “Hunter,他应该去了Debbie家。”
  
  “是为了要让警察可以突袭性搜查Debbie家?”
  
  “他们为什么要打扰Debbie?Michael应该和Ben呆在自己家里。他们应该告诉警察Hunter又离家出走了。他们应该假装他们不知道Hunter在哪儿,然后说他可能躲在Debbie家。”
  
  “那根本不会有用。”Brian有些怒意。
  
  “为什么不会?”
  
  Brian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为什么,这反而令他更加恼羞成怒,“你为什么不他妈闭上嘴,煮点咖啡呢?”
  
  “自己煮去。”虽然这么说,Justin还是走向了厨房。(译者:❤小J啊,你怎么这么贤惠?)他打开柜子门,茫然地瞟了眼里面的罐头汤,关上门,打开另一个——只有几盒麦片和margarita盐。Justin又打开另外两个柜子,然后“啪”地甩上柜子门:“Shit,我什么都找不着了。你拿走了咖啡?”
  
  Brian跟着他来到厨房,半倚在支架上:“不是那个,我想不是……”他顿了顿,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移了视线。
  
  “你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在哪儿。”Justin在最终冰箱里找到了咖啡,怒气平息了下来,甩了甩咖啡机的过滤纸,开始在噪音中磨咖啡豆。“这个厨房一直都很争气,无论我想找什么,都清楚它放在哪儿。”
  
  “因为是你放在那里的。”
  
  Brian没把“在你从医院搬进来住之后”说出口,但Justin明白他的意思。Justin仍记得当时初初重新搬回loft那几天的感受——紧张到不敢出门,焦躁到坐卧不安。在摆好了自己所有衣服之后,他又把厨房里的一切重新收拾了一遍。虽然受伤了的手很疼,但他就是不能让自己停下来。Justin突然想,他那时会不会连Brian的抽屉和衣柜一起整理了呢?
  
  我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Justin纳闷了,为什么Brian没杀了我?(译者:这里是有点点夸张啦,男人不是都不喜欢别人动自己的东西么?)
  
  “为什么……”Justin顿了顿,Brian挑起一条眉毛,Justin突然改了主意,换了个问题:“那么,为什么你又移动了所有东西?在我……”
  
  在你离开我之后?Brian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因为是你放在那里的。”
  
  “可是……”
  
  “听着!因为那****是你放在那里的!”(译者:⊙﹏⊙汗,这篇文里的B叔怎么阴晴不定的?)
  
  “哦。”Justin被吓了一跳,低下头盯着咖啡机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坠入瓶子里。(译者:不是我多嘴,我真的忍不住要说了:来来来,小J,让姐姐摸摸头。)
  
  Brian看向窗外:“……你的身影无处不在。”
  
  因为这个别扭的承认,Justin这回简直受到了更大的惊吓。原来这才是为什么loft有了那么多新家具,那么多地方都重新装修过了。原来这些新的蒲团【注:其实作者是指日本床垫,就是铺在地板上直接睡的那种。】,Mies Van Der Rohe的咖啡桌,还有消失得一干二净的老电脑,都是为了掩盖他曾经存在的事实。
  
  Brian说:“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
  
  “这里还有我。”Justin还以为昨夜庆祝胜利的兴奋心情已经是极限了,“我是说,我又回到这里了。”
  
  “是的。但是从财政角度来讲,你只是我的另一项债务。”
  
  “F*ck you,我才不是。至少我有工作。”Justin当然只是开玩笑,但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于是赶快加多一句:“而且你不用再担心要付我的学费了。”
  
  “我倒希望我用。”Brian说,“你知道,既然Stockwell已经输了,也许院长愿意考虑让你重回学校。”
  
  “我不这么认为。拿着。”Justin递给Brian一大杯咖啡。两个人互相望着对方。
  
  “Stockwell的信誉如今惨遭重创,这还要多谢……”Brian作势要鞠躬。
  
  “这还要多谢The Concerned Citizen。”
  
  “所以院长可能会更愿意听听站在你立场上的说辞。”Brian等着Justin的反应。
  
  Justin倒了第二杯咖啡。
  
  Brian:“Well?”
  
  Justin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
  
  “他叫我跟Stockwell道歉的时候我气急了,所以现场有点失控。”
  
  “你是说你顶嘴了?你有跟他说go fuck himself吗?”
  
  “诸如此类的东西。”
  
  “太好了。这下你真的没有退路了。”
  
  “我不认为我会想要再跟他们打交道。事实上,我不会。我不想回到那里。”
  
  “好吧,反正Pittsburgh还有别的艺术学院。Lindsay说那间叫Mandell的学校不错。”
  
  “你问过她了?那间还不如Institute of Fine Arts。”
  
  “Well,如果你不能拥有最好的,那么你就不得不接受第二好的。”
  
  “Brian……”
  
  “到手的普通学校的学历总好过没到手的顶尖学校的学历。今天就去拿张申请下学期课程的表格。”
  
  “原来那间学校的院长可不会给我写推荐信,我打赌我的教授也同样不会。”
  
  “那又如何?你有一串的A和天才般的资历。Lindsay可以帮你写推荐信,我也可以,就此而言。”Brian露齿而笑,“我应不应该写上你在fuck-o-meter【注:fuck-o-meter是指A device used to assess the shagability of a chick. Ranging from zero to ten, the fuckometer gives a graded scale which dudes can use to compare tail.】上的等级呢?”
  
  “Brian……”
  
  “敬启者:我高度推荐在下面签名的申请者成为sex fiend(译者:这个字眼很玄妙,中文有各种译法,比如说“色魔”、“种马”、“永远欲求不满的人”等等,但是都无法令我满意。所以我决定保留英文原词,以便大家意会。)。他的口交技术像是专业的一样,他的ass……”
  
  “Brian!”
  
  “怎么了?”
  
  “谈论这个毫无意义。我没钱交学费。”
  
  Brian抿去笑意,低头注视着咖啡:“我们会想出办法的。无论如何,你先拿了报名表再说。”
  
  我说的每个字都在伤害他,Justin想,我还以为我是在安慰他,让他明白他其实也可以试着依赖我一次,而不是永远反过来。
  
  Brian的眼睛在他的长睫毛下望过来:“你会这么做么?”
  
  不过也许让Brian以为他在帮助我会令他开心一些,“当然,”Justin答道。这听起来有点心虚,所以Justin特地加强了语气。
  
  “那很好。”Brian点了点头,满意了。
  
  Justin放下咖啡,走到Brian身边,仰起头亲吻他的脖子。Brian搂住Justin作为回应,轻轻用脸摩挲着他。Justin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那么,我现在可以进行我推荐信上的专业了吗?”
  
  “不是现在。”Brian直起身,Justin诧异地放下双臂,Brian说:“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有吗?比如说?”
  
  “你必须考上Mandell……”
  
  “那个我可以以后再做。”
  
  “……而我得去商店了。”
  
  “商店?”Justin愕然道:“你在Big Q之类的地方找了个工作?”
  
  “Will you get your head out of your ass? (译者:这句话太可爱了,留着。)Michael的商店,那儿得有人看着。”
  
  Shit,看来我要停止忘记Michael,Justin想,因为Brian永远不会。“我确定Ben会照看它的。”
  
  “Ben有自己的工作。”Brian很平静地说。
  
  “你刚才还说我们会fuck all day!”
  
  “看见了吗?”Brian对着空气说:“这就是sex fiend。”
  
  “请你看着现在正在说话的人!”
  
  “很年轻。很冲动。”

  Justin冲Brian扭了扭屁股,Brian伸手打了一下。
  
  “再打一下啊。”Justin挑逗道,“Come on。商店再坚持半个小时也没问题。”
  
  Brian犹豫了一下,放下咖啡。
  
  “你知道你无法拒绝我的。”Justin说。
  
  Brian突然扑过来,把他按在厨房的台面上。Justin惊呼了一声,在Brian的吻中笑道:“看到了吗?你是真的无法拒绝我。”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第一章完】
  


  第二章待续……

PS, 想知道如何提高我的阅读权限?看着别的亲的肥坑不能进,真是心痒难耐啊~



  第二章在19楼哦~
1

评分人数

  • cora

支持支持!真开心又有文了:s17

TOP

绝对支持新人~~~~~有文看好福利啊~

TOP

同样是新人,表示无条件支持!

TOP

留一爪印表示支持並會追著更新看文的,樓主加油

TOP

新文!!谢谢楼主翻译!!

TOP

hi~好像有點短吼!~

TOP

支持,继续

TOP

给大大大大的支持~~{:5_321:}
好像看过这个文的开头,挺不错的长文,完全不记得内容了...正好重温! vvu加油{:5_304:}

PS 我先把分类改成未完成哈
最新资讯更新---http://weibo.com/galeharold

TOP

亲爱的~vvu~加油
话说最近文区好冷清,感谢又一个大人翻文了,绝对支持{:5_326:}
低调! 才是最牛B的炫耀!!! 

TOP

手机支持新人

TOP

让我看让我看~~~

TOP

要提高阅读权限就拼命赚积分吧。。。。摸摸
那个隐藏的内容。。。就两句话?
楼主啊,能不能提示一下这文虐么?

TOP

新文耶~~~支持支持

TOP

回复 13# 640843


    不虐……吧……? = =

TOP

新人一定要支持。
顶,顶,顶!
顶后慢慢看。

TOP

回复  640843


    不虐……吧……? = =
vvu 发表于 2011-6-3 20:57


    目前不虐,大猫的意思是说让你在标题处加上这文章虐不虐!

    关于阅读权,这几天放假你快快翻译出几章来,很快就上去了!

TOP

支持支持~~~~~

TOP

本帖最后由 vvu 于 2011-8-29 22:23 编辑

  
  【第二章】
  
  几个小时之后,Justin听话地来到The J.H. Mandell Memorial School for the Arts并约见了招生顾问。一个长着丰满乳房的祖母级大婶听完他的请求,爽朗地询问他正在上哪所高中。她还以为他提前为大学的出路而来。Justin在心里暗自咒骂自己的娃娃脸,并解释道他已经上过一年多大学了。
  
  十分钟过去了,她仍然十分困惑。Well,她怎么会不困惑呢?Justin对此一点都不奇怪。Mandell是给那些不够格上PIFA的孩子去的。因此,一个PIFA的学生——一个在PIFA累计学分3.9的学生——怎么会愿意转学呢?
  
  Justin只得频频摆出笑脸,试图暗示他真的是自愿离开PIFA的,尽管他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有效。他只知道他的成绩单也许盖上传说中的“停学”大印章。如果这是在在军队,他的情况就就像被开除了军籍。
  
  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我有一些经济上的困难,”Justin用一种推心置腹的口吻道。
  
  那位女士看起来似乎恍然大悟了一般。Mandell比PIFA便宜许多。这是第一件她解释得通的事情。
  
  “如果你被录取了——如果你的个人资历和你的成绩单一样漂亮,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不是——我们将会把你引荐给一位提供经济援助的上级。我们尽量让每个学生支付得起学费。你在PIFA没申请到援助金吗?”
  
  “没有。我父亲的薪水太高了。但事实上,他根本不管我。”
  
  她的脸上又浮现起疑云:“那么,我能问一下你现在靠什么生活吗?”
  
  “我之前有一份私人收入的来源,但是现在没了。”
  
  “原来是这样。”她迟疑地说,“Well,我们的进度有些过快了。首先,你必须填写申请表格。得抓紧时间,我们几乎快停止这个学期的收生了。你有没有交你作品的幻灯片?”
  
  “Umm,没有。我可以只交我的个人资历文件吗?”
  
  “我们通常不会允许这样做,可是……”她看了他一眼。Justin睁大眼睛,给了她一个讨好的纯真表情——这个表情对Debbie总是很有效。那位女士也回了他一个笑容:“Well,由于时间限制,也许我们可以有一个例外。我会跟系主任谈,然后我们就会录取你。至于援助金,我们可以稍后再办理。”
  
  “谢谢你。”Justin站起身,“对了,我刚才好像看见一个组织学生艺术品展览的报名表?”
  
  “哦,是的。星期五,在学生会活动中心,这栋大厦里的两层。这不是我们的公开展览,更多的是为这里的教授和学生而设的。你需要通行证才能进去。哦不,等一下,也许让你看看会比较好。让我给你一张临时学生证——别告诉院长。”她笑着加了一句。
  
  “我不会靠近院长的。”Justin说,“谢谢。”  
  
  一小时之后,Justin到学生消磨时间最爱的咖啡店找到Daphn,和她一起去吃午餐。她认为去Mandell是一个好主意。
  
  “哦,你总是认同Brian的想法。”Justin取笑道,并在她开口要之前递给她一把袋装糖。Daphne喜欢超甜的咖啡。
  
  “Well,他是对的。你得有点事情做。”
  
  “我可以找份工作。”
  
  “比如说什么?全职服务员?”
  
  “不,我想我可以做我在Vangard时做的事情,只不过这次是真的。从某间公司艺术部分的底层做起。”
  
  “如果Brian知道你要从底层做起会说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肯定是些下流的话。”Justin和Daphne都笑了,“如果我可以挣些工资,那我就能开始还他借给我的钱了。”
  
  “他有叫你这么做吗?”
  
  “没有,当然没有。但是他现在欠了那么多该死的债。要是他没付我的学费,他至少有……”
  
  “他欠了债并不是你的错,他丢掉饭碗也不是你的错。”Daphne坚定地说。他们两个已经进行过好几次这一类的对话了。“记住我说的。这个很好吃,你要尝一下吗?”
  
  Justin探过身去咬了一口她的蔬菜馅pita饼,一滴意大利葡萄醋掉到他的下巴上。
  
  Daphne用餐巾纸帮他擦掉,说:“无论如何,等到你拿到学位,找个好工作之后,你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还清欠他的债的。而你现在挣的屁也算不上。Diner那儿得的贴士倒能让你宽松些。”
  
  “我不想上Mandell。”
  
  “那是间不错的学校。”
  
  “对,没错。它不差,但不是最好。这就是重点。我知道,我知道!Brian说我虚荣,来自于当Mr. Designer Label的虚荣。”
  
  “我想他现在不会再买名牌(designer)了吧。”Daphne说。
  
  Justin感到心疼。虽然像在乎标签一样愚蠢,但他知道能够穿得光鲜对于Brian有特殊的意义。
  
  “So,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在找工作吗?”
  
  Justin突然感到很沮丧,意兴阑珊,不想再讨论下去:“是啊,当然。”尽管他没有看到任何证明Brian正在找工作的迹象。
  
  ——————————
  
  Brian把商店的牌子翻到写着“休息中”的那面,掏出早上带的Jim Beam酒。他忘记带杯子了,所以直接对着瓶口灌了一大口,靠在柜台上。然后他一边盯着Rage的展览柜,一边来到店面的中央。
  
  电话又响了,Brian嫌恶地看着它。如果又一个关于《蜘蛛人》的问题真的会挑战他忍耐的极限。
  
  ……但这是Michael的商店……
  
  Brian抓起电话:“Astro Comics。”
  
  那边的沉默令Brian有片刻屏息——会是Michael吗?然后Justin的声音传来:“那儿不是早就到了应该关门的时间了吗?你怎么还在那儿?”
  
  Brian深深呼出一口气:“我离不开这里……”
  
  “一切都还好吗?我先打了loft的电话……”
  
  “我不知道怎样弄店里这些该死的报警装置。我必须等Ben来,但他在开会。”
  
  “Well,如果你还要在那儿待一会儿的话,我会过去陪你。我的轮班只剩下十分钟了。需要我给点火鸡肉饼吗?”
  
  “我真受够了那个。我不饿。”
  
  “你喝酒了。”Justin的料他如神令Brian有些惊讶,“Michael会炒你鱿鱼的。”Justin用开玩笑的口吻说。
  
  “我等到关门。你过来吧。”
  
  Brian挂上电话,绕着商店走,关掉大部分灯,把弄乱的书架收拾整齐。在这片幽暗中,原本华丽而招摇的漫画封面变成灰白色。最后,他走到柜台前,瞪着硌了他的屁股一下午的凳子说:“你怎么连个像样的垫子都不铺?”
  
  他推开凳子,无视地上的灰尘,躺倒地板上,伸展活动他酸痛的后背。又凉又硬的地板帮他感觉好了点。
  
  “I'm as low as I can go,”Brian保持着黑色幽默,一语双关地想,“Selling face-to-face, dealing with the great unwashed public. ”(译者:中文翻不出来这个双关啊,有没有高手指教一下?)
  
  Well,其实这和做广告也没什么不同嘛。找出顾客想要的,如果有就给他,如果没有,就把他想要的改成你有的。让他渴望那些他以前未曾知道他需要的东西。只不过Brian卖的是他的个人魅力,而不是某个牌子,某种形象,或者某句口号。把目光集中在顾客上,让顾客以为他们很重要,他很在乎他们。
  
  这是很艰难的工作,Brian不得不承认,比他曾经想象中的艰难。但Michael不应该承受这些艰难,因为他很在意他的顾客,至少是这些热爱漫画的顾客。
  
  他怎么会就这样让Michael像那些垃圾B级电影里的情节一样走了呢?
  
  Michael没有打电话来。Brian的手机在衬衣的口袋里,贴着他的皮肤,这样他就不可能错过手机的震动了。
  
  一想到Michael,Brian就快要发疯。他好像开着车没有目的地地狂奔——直到他想起Justin,他正在赶来。
  
  他最好已经弄妥那些申请程序了,Brian想,or I'll have his ass,我不是说说玩的,他必须上学。
  
  Brian咽了一大口酒,再一次在脑海里计算了一次自己的财政现况,看看能不能得出好一点的结果。如果他卖掉loft,他就能……
  
  门哗啦一声打开。
  
  “Brian?”Justin叫道。
  
  Brian没回答。
  
  过了一会儿,Justin的脑袋伸了过来,颠倒着看向Brian。(译者:B叔躺在地板上呢,还记得吗?小J的脸应该是在他的上方,so that两个人是面对面但是上下调转着的。)
  
  “天,你已经醉成这样了吗?”
  
  “没。”Brian实话实说,“到目前为止还没。”
  
  “我给你买了点东西吃,anyway,不是肉饼,是辣椒包。快起来吃。”
  
  “不要。”(译者:好想捏他的脸 = =)
  
  Justin的脸消失了片刻,他绕过柜台,走到Brian的脚旁。
  
  Brian终于笑了,弯了弯嘴唇,不正经地说,“So,”他右手拎起酒瓶,“亲爱的,你这一天过得怎么样?”
  
  “你看起来像社会最底层的老酒鬼。”
  
  “不老。”(译者:真的好想捏他的脸 = =)
  
  Justin长叹一口气,跪下来,扭动着身体把Brian和柜台中间挤出一条缝,躺下。
  
  “你在干嘛?”Brian问。
  
  “和你一样堕落。给我点酒。”
  
  Brian递给Justin酒瓶。他们两个紧紧贴在一起,Justin只好用一支胳膊撑起身子。Brian还是躺着,但不是望着天花板,而是望着Justin的下巴,望着他们随着Justin说话而一张一合着。
  
  “Debbie担心得快疯了。”Justin说,“她不断搅乱客人的菜单。你和Ben有Michael的消息了吗?”
  
  Brian摇摇头。
  
  Justin原本还在等着,但看Brian什么也不说,便换了个话题:“我给康复中心打电话了。他们说现在去探望Ted或者给他打电话还太早。对了,你知道Emmett告诉我什么了吗?你还记得那个男人吗?”
  
  “Justin,他有过太多太多男人了。”
  
  “我是指那个因为让Ted吸毒而害他住院的那个。Blake。”
  
  “他怎么了?”
  
  “现在他成了那里的顾问了,你能相信吗?他不但已经完全康复,而且在那里工作了。诗一般的讽刺,huh?”
  
  Brian哼了一声:“我一点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像诗。也许他会再一次让Ted陷入重度昏迷,完全消除我们的忧虑。”
  
  “Brian,”Justin给了他不认同的一眼,让他想起Jennifer。“商店今天怎么样?客人多吗?”
  
  “足够了。Mikey的客人比我想象的要多。他们看上去都像他的好朋友似的。‘他什么度完假?我的订单在哪儿?Blah, blah, blah. ’混蛋!有些该死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一个家伙进来问我要Metroid Men的黄金版,就是Laser Head——我是说Laser Face……Laser Chest……”
  
  “Laser Eye。”
  
  “Laser Dick失去他的能量那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年的,我怎么会知道?反正我没找到。我把Rage第二册介绍给了他。”他用胳膊肘捅了捅Justin,“他很喜欢封面上的blow job图片,买了本有画家亲笔签名的。”
  
  “什么?我从来没签过名。”
  
  “我知道。我趁他没注意的时候帮你签了。”
  
  “天,Brian,我以为你懂漫画的。”
  
  “只有那些Michael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才渗进我的脑袋里的东西。你应该比我知道的更多,毕竟你做了研究。”
  
  “我可以来这里帮忙,如果你打算继续在这里的话,反正我好像也没其他事情要做。”
  
  “你申请入读Mandell了吗?”
  
  “嗯,不过……”
  
  “你得把所有的习作样本放在一起。”
  
  “Brian,我真的不认为……”
  
  “闭嘴。”Brian勾住Justin的脖子,把他拽下来吻住他。他可以尝到Justin嘴里Beam酒的味道。Justin试图说话,但Brian强迫他把嘴张开。
  
  Brian摸到Justin的拉链。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

  
  【第二章完】
  
 

 第三章待续……



  第三章在44楼(第二页)哦~

  希望各位亲多留言和评论,给我翻译下去的动力,么么~
:s14
1

评分人数

  • cora

TOP

更新沙发 哈哈 支持楼主

TOP

回复 17# 1305500241


    哦,改了题目,加了提示——“甜文”,呵呵:)

TOP

回复 1# vvu

TOP

好棒,有新文可以看囉!

TOP

看到“甜文”俩字我就放心了~~~~><

TOP

终于有一篇新文了,还是甜文,太兴奋了我。呵呵。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