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nika_yoyo 于 2011-2-28 00:32 编辑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萱萱的生日文就到那里结束吧,那也算是个不错的HE结局了。听从好友的建议——生日文你要写到明年吗?确实有点啰嗦了,不过我YYG/R还没过够瘾了,就借着这里继续吧,后面的文不保证会尊重现实了,也可能又会雷到大家,我先抱歉啊,但最后的结局肯定是HE的,这点毋庸置疑。接下来继续忍受我又臭又长的絮絮叨叨吧,人老了,控制不了啊!

PS:我犯了大忌了,居然把G/R的住址搞拧了,先狠狠的自拍。你们真善良,居然没有揭穿我。(我这老脸算是丢尽了


第三章

Randy:

坐在飞机上,我还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一切美好的太不真实了。而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种种问题将都不会乐观。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他的牵绊和束缚,但我知道Gale的个性,他一旦认定的某事会不计后果的坚持,这真的很让我忧心。回想自己来时的初衷,那时我真的只想快点见到他,因为只有他给我那种包容平静的感觉,所以这次我也这麽做了。就像当初我和Simon分手时,一切都是在理智和平下进行的,伤心难过痛彻心扉那倒不至于,我只是觉得自己又将回到孤独的一个人了,这也难怪,谁会容忍自己好几年了总是走不进爱人的世界里,看着那些无缘由的傻笑和虚伪的附和能够无止境的无视。Simon是体谅包容我的,对他我有深深的歉疚。也许自己老了就会更害怕孤独,直到“Brian”走入我的世界里,他年轻,张扬热血沸腾,这是我性格里不具备的,都说找伴侣性格要互补的,所以我试着让他走进我的生活里,也许我是想试着让自己走出原有的状态,毕竟我在那里停留的太久了。何况他还有个为自己加分的名字!

三个小时后(这点纯属瞎编的,多久能到我也不知道,切勿深究)

我给Gale发了短信:“我已平安到达。”

“想你。”他回。我走向机场停车场,拿回我的车。我确定自己首要做的事就是让“Brian”搬出我的家。其实我们也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同居,他只有些衣服在我那儿,只是偶尔留宿在我家。毕竟在我们以前的关系看来,这很正常。

回到家里,我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浓重的黑眼圈,消极的表情,絮乱的胡茬,我对他感到抱歉,好像这些年里我对每个男友都应该感到抱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感情里我变得那么高招了,可以伤害完一个又一个。尽管这样,我还是打定主意今晚挑明一切,当然我不会告诉他我这一天里发生的事。不是羞于面对这个,而是我不能现在把Gale坦白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我不能预料和掌控的情况下。那是我最在意的人,我不可能拿他出来冒险。
“你回来了,去哪了?我很担心你。”他站起来朝我走过来。

“只是一个人安静的想想。”我在想我接下来的措辞。

“Randy, 我很抱歉。那天你已经解释过了,你说你没有喊“Gale”,你当时只是呜咽,我应该相信你,你知道外界给我的压力,让我太过紧张了。”他真诚的说。

“不,我应该抱歉的。总是带给你这些压力,从我们开始交往到现在,让你总是不安,这是我的错。但我还是觉得分手对我们来讲都是正确的。”这种时候他那么真诚,我却还在欺骗,我对自己有点不耻。

“再给我们次机会,我答应以后无论外界怎么评论,我都会坚定自己的。给我时间,我会改掉自己以前愚蠢的行为,我那么做或许有些过激了,但我也是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

“你指什么?那些照片,如果我说我现在真的不在意了,你可能觉得我还在生气。但是真的,我没有。我的理智上还是觉得分开对我们都好。”

“你真的决定了要那样吗?今天你很累了,这个话题等我们下次心平气和时再好好谈谈。这两天我有工作要赶,也许睡公司。你也再好好想想,不要这麽快否定我,求你了•••”他说话的口气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也许他也意识到那可能性很小吧。随后,背起他的背包,离开了。

  对于既定的事,我不想再过多的烦心了。因为此刻我真的没有多余的精力再想关于Brian的话,我要想的是关于Gale的事,我们的将来,虽然我意识到那将是一个漫长挣扎的过程,但我还是会心存感恩,因为我可以经历它。就算最后的结局我还是又回到孤独的一个人,至少能让我死心和无憾了。

  我疲惫的将自己扔在床上,真的很累——身心俱疲,尽管肚子很饿,但我此时一下都不想动了,飞机上提供的餐点,我没胃口也没心情去吃,错综复杂的思绪一直伴随着我。很累,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们分开后的56小时又30分钟,我感到自己的手机在枕头下颤动,我从睡梦中惊醒,伸手摸到放在脸颊上,意识模糊地回了一句。“喂!”

“睡了,吵醒你了。”

“放工了,到家了吗?”是Gale. 听到自己这两天最期待的声音我马上清醒过来。

“一点回来的,现在洗完澡躺在床上,睡不着,想你。”Gale说这话时语气很认真。

“呵呵•••”我此刻笑的很甜蜜,因为我只留意到字面上的意思了,忽略了他说这话时真诚的语气。“嗯,我也是。”

“你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和深深的吐了口气后,Gale 很小心的问。

“虽然他认为我说的是一时气话,要我们冷静后再好好想想,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我坚定的回答,试图抚慰他的不安。

“那你向他坦白那天我们做的事了吗?”Gale 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迫。

“你希望我那么做吗?”拜托,不要否定,我不想自己真的那么可怜。

“是,我希望你跟他说了。”他回答的不容置疑。

“我没有,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听到这个回答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这麽做是对的,他值得。

“听着,Randy, 我尊重你的选择,但就这件事上,我没有一点退缩和犹豫的想法,无论你告诉谁!”

“不如等下周末我再有假时再去看你。”我试着转移话题,不想让他继续介怀刚刚那个,因为我们的角度是对立的。

“有点等不及了。”他弦外有音的回我。

电话性爱——这个我在生活中从没尝试过,我以前对这个可是嗤之以鼻。没想到这会让我此刻能情绪高涨,我的结论是关键取决于对方是谁。听着他的喘息声,我让自己专心的沉浸在欢愉和满足中,忽略了周遭的一切。

我们被打断了,我的手机被人强势的夺走了,然后他(Brian)发出一声高潮的嘶鸣,接着挂断了我的手机。我看见床边站着愤怒的Brian. 他一边快速的翻查了来电人,同时走向卫生间,直接将电话扔进马桶里。我错愕的坐在床上,一时对发生的这些有点缓不过神来。他知道了,我刚刚做的一切是和Gale, 怎么办?这是我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问题。别慌,Randy, 要冷静。这是你一直擅长的。

“你真让我恶心,居然是和那个直男,哦,我应该早猜到也许他没那么直,毕竟外界的那些种种猜测有时也不是那么空穴来风。”他高亢的语调透露着他正处于气疯的边缘。

“我没有必要对你解释这些,我们已经分手了。不管怎样,现在这都和你无关。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那些东西带走。”虽然这回答有点避重就轻,但也是事实。我指指那些放在沙发旁边的早些时候整理好的东西。

座机急促的响铃声打断我们的对话,我们都清楚是谁打来的,他疯了般的冲过去,拔断电话线,连同电话整个狠狠地摔在地上。整个房间现在死一般的寂静下来。随后他气愤的在原地踱着步,几分钟后他深深的发出一声叹息,像是决定下来什么事。

“这麽说他要为你出柜了?”他一只手揉着眉心,气愤的情绪平复了一些问道。

“没有,我也没打算让他这麽做,特别是为我这麽做。”我觉得说的有点多,但话已经出口,我的脑子还处在刚刚被打断的混乱中。

“那你们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无论你跟谁在一起时?这麽说被你愚弄的不止我一个人了?”

“我没有愚弄任何人,我在和每个交往中的男友时,都没有做过伤害对方的事。就是对你也一样,这些是在我和你说完分手后才发生的,我不需要对任何人抱歉。”

“哦~就算行为上你没有,那思想上呢?得了吧,我真同情Simon,但你更值得被可怜。”他嘲弄的话语打击着我最不确定的软肋,“告诉你这事没那么容易,我等着看你悲惨的下场。你相信因果报应吗?你让别人受伤,早晚也会有人把你伤的更重。”之后,他拿着东西,重重的甩上我公寓的门。

我愣在那里一会儿,忽然意识到某事,然后我急忙起来穿好衣服,飞也似的到楼下的服务台去给Gale回电话,我想向他解释刚才发生的事,但电话接通后我只听到忙音和不在服务区的回答。深夜,我为了一个打不通的电话,穿过好几条街到便利店去买一个手机,但得到的结果没有差别。

转天早上,我接到了一个让我很意外的电话,是Brian. 他的意思是不曝光我和Gale的之间的秘密来换取继续在公众面前维持我们现在的关系,理由当然不是因为他还想挽回我的心,人都是现实的,在自己觉得损失了时候,就会从别的方面找到平衡,这也很正常。毕竟自从我们公开在一起,对他职业生涯的帮助还是很明显的。现在这结果真是我先前没想到的,我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我又回到一个人了,看来生活中的情节比戏剧充满着更多的意外。

接下来的两天我又打过几次电话给Gale,得到的都是转接留言箱和助理说的那句有事请留言会替我转告。转告?转告什么?怎么转告?也许是我对我们之间估计的太高了,毕竟那只是一次酒醉后的fuck, 尤其对男人(或gay man)来讲,那也许就像许久不见的朋友之间的拥抱一样平常。可能这就是我们之间可悲的结局,不如不向前跨越这一步,至少我们还是可以分享心事的朋友。
1

评分人数

  • cora

TOP

终于有延续了啊,不错。不过他们留给我们可以写的空间太少了,相信写起来很不容易。期待继续坚持下去吧,虽然在现实中不会在一起,但在这里还是渴望能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起码让我们保留心里的那份希望吧。

PS:深夜无法入睡,上来看文,抢占了个沙发,不错。

TOP

努力,值得蹲守的好文

TOP

回复 52# circe


   
不过他们留给我们可以写的空间太少了,相信写起来很不容易。
这句太对了,理解万岁!

TOP

看完了,当然要支持一下
写的不错,请继续YY下去

TOP

GALE不接电话是改变了心意了吗?倒是如果一切都这般的一帆风顺那这份爱情也不会迟到这么久了。期待下文。NIKA真的是GALE和RANDY的亲妈,从来不舍得虐他们两个。但是相信我们,虐虐爱更深,让虐来的更猛烈些吧!

TOP

回复 56# jane7810


首先,我觉得那种状态下,常人都不能马上理解,并且Gale这麽多年来和Randy联络的并不勤,所以对Randy和TB的关系并不十分了解,生气是最直接的反应。但不要着急,马上就会让他俩见面的。但就像你说的
如果一切都这般的一帆风顺那这份爱情也不会迟到这么久了。
所以后面的不会太风平浪静了,谢谢你认真的回复,期待再次点评。

TOP

刚在那边给你留完言,就在这里看见你更新了,马上就得出发了,没时间看了,郁闷死我,心痒难耐。{:3_214:}

TOP

回复 58# circe


    楼上的淡定,还没有更新呢。我只是回复罢了,有剧透。

TOP

yoyo,神马时候更新?{:3_297:}

我要看,要看!{:3_291:}

TOP

第四章

Gale:

我当时的愤怒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现实中的我可不同于剧里的Brian Kinney. 对于自己的隐私我一直很低调和隐秘,究其原因是让我畏惧的有很多,所以我不是一个冲动不计后果的人。第一次,第一次我终于放下那些畏惧向他袒露自己的真实内心,打算坚定的和他走到一起,却给了我这样一个充满意外的结局。那个人高潮的嘶鸣声像一根钢锥扎进我的心里——他们当时在做爱。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被人愚弄了。但当我冷静下来,以我熟知Randy的角度重新考量这件事,我发现自己犯了很肤浅的错误,我为这两天一直没接他电话感到后悔和抱歉,所以我向剧组请了假,我要当面和他说,我有多愚蠢,我有多懊丧,还有,我有多想他。

他打开门的那一刻脸上的表情是惊喜意外的,随即换上淡漠。这是我第一次走进这里,这几年虽然我们保持着联系,但我们没有亲密到经常互相探访。房间有条不絮的装饰摆设都非常符合主人深沉内敛的性格,单一沉闷的色调给人的感觉甚至透着一丝压抑,看到这些我的想法是Randy生活的一直不太快乐,或者没有真正快乐过。谁知道呢?也许我想错了。

“Well,现在是什么状况?不接我电话,直接出现在我的家里?你想说什么呢?别告诉我是来看现场的,很抱歉,这里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家。”他的话里透着嘲讽的意思。

“听着,我知道自己错了,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愚蠢时,我第一时间向剧组请了假,但你能想象我当时听到那些时有多震惊吗?震惊的不能正常的思考,你们当时在干吗?他为什么会发出那种高潮时的呻吟声?我马上再打你的手机和家里电话,但都无法接通。我那时的想法是你们此刻不想被打扰,你们又重新在一起了,他在和你做爱吗?那我算什么?你们感情低潮期的暂时替补?我当时能想到的只有这些。直到后来我冷静下来,又重新理智的分析一次,我觉得要来当面听你的解释。”我说出我那时的想法和感受。

接下来他向我说明了当时的情况,但他的表情和语气平静的像在叙述别人的事,然后他告诉我那天我们在一起就当成一次酒醉后的意外,希望我不要把它太当回事了,如果可以我们还是像之前一样就很满足了。

“满足?我不满足!我是什么,现在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我千里迢迢的跑来就为了听这个。

“Gale, 冷静点,你觉得你都想好了吗?对外界公开,对Yara坦白,对你身边的好友及家人说明这一切,你真的准备好了吗?”他一口气提出这些种种的质问,刚刚我还占上风的气焰顿时被打倒了。

是啊,我想好了吗?我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抛弃原来的生活,还有Yara, 那一直陪伴着我,从不在乎我顺境逆境,一直鼓励和开解我的人。对她我确实有很多亏欠,从没有真正给过她任何承诺,甚至没有在媒体前承认过他是我女朋友,尽管我是自私的,但我所做的也只是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罢了。她是个好女人,是个值得结婚的对象,我以前确实曾想过当我有一天想安定下来时,我会考虑她的。可我和Randy那晚已经打乱了我之前退而求其次的想法,我真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坚定了信念要和他在一起时,又再度退回到从前。

“Gale, 对不起。也许那天我们那样做时都没想好以后该怎样,我这两天冷静下来仔细想过了,就算我们走到一起,以后聚少离多的日子恐怕很难将这段感情维系下去,最后的结局也许就是连朋友都不再是的陌生人,那将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而且Brian愿意谅解我们的事继续保持和我原来的关系,并且我也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

“什么?谅解?他还真有度量啊!”我的语气里充满了嫉妒,这是我之前可不经常有的情绪。虽然不经常,但有过。我的脑子里回闪出拍219那场戏时,我知道了他接受Simon的求爱,我任性的将自己的感情带到那场吻戏里,因为那时我非常的嫉妒。

“对,这就是你不了解也走不进来的gay的世界,我们可以原谅对方偶尔的出轨,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从他的话里我听出了挑衅的味道。

“恭喜你找到现实中的Brian啊,Justin. ”真的就像剧里演的那样吗?我不知道,我永远也不是Brian Kinney. 我不了解现实中他们的世界。

“这是我的决定,我希望你从理智的角度仔细想想,你也会觉得这样做对我们都好。”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抖,心虚吧。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我会照办的。毕竟那晚我们确实都不太理智,也没想好以后会怎么办。”我觉得说这话自己像个混蛋,但我的自尊迫使我这麽说,我不想自己看上去像个乞求得到爱的小女孩。

“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吗?”Randy关切的问,我不知道此时他还有在意这个的必要吗?

“•••••• ,我该回去了。”我不想在多呆在那儿一分钟了,我不想碰见他的男友回来,不想人家把我看成小丑。

“Gale ,等等。”当我快走到大门时他从后面拽住我的衣服,我没有回头,“能在抱我一次吗?就当成一个临别时的拥抱。我们都清楚你走出这里后,可能再也不会联系我了。”

我迟疑了一下,慢慢的转过身想给他一个敷衍的拥抱。当他的身体没入我的怀中,他冰凉的脸颊贴上我的脖子,左手的手指插进我脖颈后的发丝里,另一只手揽住我的背。我感到这所有的接触都只有冰冷的,就像此刻我的心。感受到他环绕我的力度在加重,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也更紧的拥抱着他,我们深深的吸着彼此的味道。然后他轻轻的放开了我,他的眼里溢满了泪,但还是给我一个临别的微笑,我觉得自己的眼眶酸胀到发疼,我想像他一样回个微笑,但我做不到。此刻我喉咙里的郁结在不断的扩张,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像是要被夺走,我飞快的拽过他的肩膀,狠狠的压上他的嘴唇,我想将我的舌头探进里面,我想品尝他的味道,我想••••••,但我不能,我没权利那样,所以,我用力推开他,他因为没有准备身体摇晃了一下,脸上滑下的泪痕偏离了正常的轨道。我必须马上离开,我不能再多看他一眼,否则那痛心的感觉会让我立即瘫软在这里。




接下来的生活我让自己过的很充实,白天对戏,化妆,拍戏•••晚上我让Yara在我的床上练高音,累到身体超负荷,我就能躺在床上进入接近休克状态,那很棒,至少什么都不用再想了就能睡着,但梦中就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我总梦见Justin, 我对自己这样说。我不是gay, 这点我不用找别人去试,演了五年我还不能确定自己,我就是蠢蛋。但惟独面对他时,我不知道自己归于哪一类。还有,我经常梦见那晚,我们喝了萱尼诗的那晚,和我做爱的Justin.(Randy)

上帝关上门,会为我留一扇窗。

“嗨!听着,混蛋,这回你可走狗屎运了。猜猜我刚刚接完谁的电话,法国导演Jean-Pierre Jeunet 助理打来的电话,是一部战争题材的传记。他们希望你出演一个其中角色,虽然不是主演级别的,但那角色在剧里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你应该接受他,更何况Jean-Pierre上次的电影在戛纳电影节还获了奖,说不定下次最佳男配角就是你呢!”听得出来我的经纪人此刻很不平静。

“嗯•••说具体点什么角色?不会又要我演gay吧?”很显然他的情绪没有感染到我,我推开压在我身上的腿,光着身子走进洗手间。

“你演gay上瘾啊?但抱歉这次不是,你演的是一个被囚禁多年患有深度抑郁症的家伙,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要等剧本mail过来看看才知道,但我口头上已经替你答应了。你不会反对吧?”

“就直说演一神经病不得了,不过发挥空间还蛮大的。我看完剧本你在回对方。”我放完水从洗手间出来,裸身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

“你这臭脾气什么时能改改啊,你错过了多少机会,你可能是这个圈子对钱最没欲望的演员了。这次拜托你不要再搞砸了。你是孑然一身,考虑考虑我吧,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

“那我现在剧组的进度你来沟通,挂了。”按灭剩下的半支烟,起身回到床上。看看身边还在熟睡的人,弯曲妩媚的卷发,玲珑有致的身躯,蜜糖色的皮肤,嗯,还不错。可我怎么又会想到那柔软金色的短发,那白皙光滑的皮肤,还有那勾人摄魄的翘臀。

为了不耽误这边剧组的进度,这几天赶我的戏累得我昏天黑地。一个星期后,我离开L.A飞往法国的巴黎,去演我那该死的神经病应该是抑郁症角色。我将在这里住上两个月时间,我不喜欢法国,到处都有狗屎,还有那些埃菲尔铁塔底下那些身材臃肿的醉汉。

一个月后

Randy:

我想念他,无时无刻。

我把今天要对他说的话再度存进草稿箱,看来我的手机很快又需要清除一部分待发消息了。我坚持自己这麽做是对的,看到他接受了法国那边的邀请,最近频频曝光的电影前期宣传消息,看到这些我真的很开心,我感觉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满足和安慰。尽管这让我自己饱受思念和孤独的折磨,我也觉得自己这麽做是值得的。

我没有再和Brian在一起,但我还是配合的在公众面前和他亲密的拍照,在他获奖或是演出活动结束后,捧着鲜花挂着灿烂的笑容出席在会场,以这些来换得Gale生活中的平静。那些灿烂的笑容背后并不是百分百的虚伪,那些发自真心的笑容是给我自己的,‘Randy, 你做的很棒,以你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和爱着你最在意的人’——这句话我时常对着镜子笑得灿烂的说。

我的经济人告诉我他已经替我答应了这次在法国的QAF纪念会,而且又正赶上我的生日,希望我能在那里过个开心的生日party. 最主要找个hotguy度过一次激情的fuck,不要活的像个神父都不如。这段时间以来,除了我实在想念他到不能忍受,自己抚慰过,我确实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但我觉得这都没什么,我可以很平静的度过。但这次我不想去,我以往会去那儿是我喜欢换个环境,可以不用去想一些事,短暂的做另一个人。但现在我知道他在那儿,我害怕靠近,尽管我也渴望,但我怕自己控制不了的想去见他。这不能说出口的理由驱使我只能装成毫无疑问的接受。

11月2日凌晨12:01  

我又再度来到位于FOSSE SAINT- JACQUES卢森堡公园的许愿池,就像我在这里度过的31岁生日时(2008年),夜晚的这里空旷黑暗,我喜欢对着它诉说真实的渴求。尽管当地人都知道它并非许愿池,但游客们还是喜欢投一枚硬币,留下一个愿望。深夜一个人在这里,感受着周围宁静祥和的氛围,在第一时间许下这一年的生日愿望,也许最终都不会实现的我不欲人知的愿望。

Gale: 同时

“听着,这次你必须出席,理由我不想再强调了,这个问题我们在电话里已经讨论多次了,公司现在表明态度,如果你不去,你将面临解约,而你不想这麽快又换经纪公司吧。以往你推脱,你可以说人在L.A,或是你时间档与活动时间冲突,但现在你就在那,在推脱实在说不过去了,想想你正在拍的电影,你需要当地影迷们的支持••••••”我的经纪人又在不厌其烦的给我摆着利益关系。

“好吧,那去给我查清楚他会去吗?我不想让那些八卦话题又传的街知巷闻。”我不想利用他来炒热自己,我知道公司要我去的目的,毕竟无论经济公司还是法国这面的电影制片,这对他们来讲都是喜闻乐见的。

“谁?哦。说实话我们现在并没有接到准确的消息Randy会不会去,毕竟他的工作安排一直都很满,换句话说,你好像一直比他闲,想想自己的前途吧,你在这个圈子还能辉煌多久,再说除了QAF我不记得你有辉煌过。”

“你这混蛋!我看我应该在与公司解约前先跟你解约。”这就是现实,尽管我真的很不想去,但是将要面临的现实情况逼迫我不得不那样做,我只好向他们妥协。

“还有Yara,她说打你手机总是和你拍戏时间冲突,让你给她回电话,我已经转达到了,记得回她啊。明晚8:30哦不今晚8:30,记得准时参加。”

是啊,Yara,算算我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通过电话了,她打来时我在拍戏,等我有空时我又觉得自己没那么想听到她的声音,拖来拖去就成现在这样了。随后我给她发了短信,说因为现在很晚了,不想打扰她休息,我这边工作很忙,还有我很想她——其实也没有多想。
1

评分人数

  • cora

TOP

SF!SF!!{:3_292:}

乖乖,真听话!
来,给糖,慢慢吃。

TOP

我要吃麻薯,{:3_144:}

TOP

这两天网站一直都打不开,唯一安慰的是,一上来就看见你更新了,真不错。:s31

TOP

本帖最后由 cora 于 2011-3-6 20:07 编辑

网站被攻击了所以上不了,还好大家没有走散{:3_275:}来补上加分看文了,派糖派麻薯~~
最新资讯更新---http://weibo.com/galeharold

TOP

谢谢Cora大,我好甜蜜加幸福,最近村里上不来,每天感觉心里没抓没捞的,苦闷啊······
1

评分人数

  • cora

TOP

本帖最后由 lili2010 于 2011-3-6 21:56 编辑

[quote]第四章
“我没有再和Brian在一起,但我还是配合的在公众面前和他亲密的拍照,在他获奖或是演出活动结束后,捧着鲜花挂着灿烂的笑容出席在会场,以这些来换得Gale生活中的平静。“
    我,,,我,该怎么说。今晚又要失眠鸟。{:3_202:}

“接下来的生活我让自己过的很充实,白天对戏,化妆,拍戏•••晚上我让Yara在我的床上练高音,累到身体超负荷,”
Yoyo,你是我的后妈。你不是在虐GR,你是在虐我。
         OMG!!Yara天天高音的话,小G?
         小心!!有人会被谋杀的。{:3_288:}

TOP

回复 64# circe


    回帖不认真,生你气了。暂时不更了,呵呵!{:3_196:}

TOP

哎!这阵子还真是各种不顺心,网站终于能上真是太好了,更好的是没想到YOYO这么快就更新了。赞一个。
这一章让我觉得RANDY爱GALE比GALE爱他要深的多呢,可能是一直明白自己性向的问题吧,比GALE这个半路出家的和尚要理智和成熟的多。或许GALE真的不是GAY,他只是爱RANDY而已,只爱一个男人的男人可以定义为GAY吗?这也许是GALE短时间不能理解体会RANDY的原因了。他两个分别的那段看的我飙泪,爱情还真是折磨人的一种东西!
不厚道的问一句,TRICK那篇啥时候更呀?:s47

TOP

对于大叔,我从来就没把他分过类,直男或gay他不在行列中,他只是因为特定的环境,经历过特殊处境的人罢了。
对于Randy的男友,我也很抱歉,把人家想成那样。谁让我更爱G/R在一起呢?现实中还是希望他对宝贝好。不过宝贝和谁在一起,我都感觉他都是那个被迁就,主导别人的角色。
也许因为这样导致G/R走不到一起,尽管G一再否认和剧中角色的差异,我相信能把角色演得那么深入人心,他们之间不会没有共同点的。
但如果把G/R摆在一起,也许G会包容,但R绝不是那个能主导他们之间的那个人。自己一点愚见啊,不要介意。

TOP

多谢多希尔

TOP

回复 68# nika_yoyo


快更!快更!不然打你屁股!嘿嘿。:s49

TOP

本帖最后由 nika_yoyo 于 2011-4-13 23:41 编辑

第五章  
Randy:11月2日晚8:20  Queen Club_Pairs  (这段感谢饭饭带来的消息)


我在后台与女主持热络的聊着,同以往一样,这次的活动只有我一个人参加。我对这并不意外,因为就算我和他没有通过电话,我们也会很有默契的不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这种默契像是一个不能打破的规定,限制制约着彼此。

八点半时,主持人先登台以挑逗的口吻告诉现场沸腾的fans我的到来,“Welcome to Justin!” 随即我的出现现场一片喧嚣尖叫,我的脸上挂着经典的sunshine式笑容,热情的向他们挥着手,台下的掌声和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的不绝于耳。我走到女主持的身边,给她热情的拥抱,然后更作秀的吻上她的脸颊,她随即下沉了身体,露出陶醉到无力招架的举动。接着我回答了几个关于QAF的被问过无数次的问题,但我还是不厌其烦的认真回答。主持人的最后一句话是:“真的很遗憾Gale 此刻没在这里。”

“是啊,我也觉得很遗憾。”这个回答并非完全的言不由衷。

然后party正式开始,我和主持人移步到会场中间高于地面的独立卡座里,他们热情的包围着,这其中有性感妖娆的美女,也有热辣的肌肉型男,还有身材高挑的变装皇后。虽然我不能确定他们的性向,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对QAF的热爱和痴迷。热情激昂的音乐和鼓点声,闪烁交替的舞台灯光,从高空缓缓散落着幻彩零星的碎片,高架上舞动的go go boy, 随着一声声不绝于耳的“Justin”, 我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某个曾经熟悉的场景里,此刻我不介意他们喊我“Justin”,我享受其中,热络的和他们聊着。

可惜,我的享受很快被某人的到来打断了。偌大的空间里顿时鸦雀无声,整个会场像停电一样除了一束从高处投射到某人身上的光柱——是Gale. 他戴着一顶英伦风格的格仔鸭舌帽,深浅卡其的撞色和他的脸上的肤色极为融合。灰色的真丝质感衬衫衬托着他依旧完美的上身,裁剪合体的深色裤子搭配白色的Armani 正装皮鞋。这样的着装风格可不同于以往见到的Gale, 这是标准的Brian Kinney 式的,当然帽子还是保留了Gale的style. 他正缓缓向我们这里走来,错愕的人们回过神后开始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现场再度沸腾。

我的吃惊程度可能要高于在场的每一位,直到他已经接近卡座的台阶,我让自己尽力的把指甲刺入手掌,这样疼痛的感觉就能让我赶紧清醒过来。看到他的目光落在我脸上,我拼命想挤出惯有的sunshine笑容,可我只能牵强的扯着嘴角,露出极不自然的表情。他过来拥抱了我,在我耳边低语:“你的演技退步很多啊!”然后他极为绅士的吻了女主持的手,不同的是这次主持人没空陶醉享受,赶忙问:“你和他说了什么?”

“祝他生日快乐!”他回答。

“谢谢。”我赶忙的附和着回答。

接下来受现场fans热情的邀请,我们再度回到台上接受主持人的问题。开始时的几个问题还是平常的那些,例如问他作为直男和我演H戏时感觉排斥吗?问我第一次看见Gale的感觉,我们是合作多久后才开始熟络起来的••••••然后,她抛出了一个较为尖锐的话题。

“我们知道这五季中,你们有过不计其数的吻。因为剧情的需要,它要带给观众不同的视觉效果,我想知道你们私下因为哪个场景的吻戏练习过?”这个狡猾的女人,她想针对上次我在采访里的作答提出异议。所以我赶忙抢着回答她。

“我们不需要。那些都是在正式拍摄前设定好的,我们只要照着剧本和临场导演的要求做就行了。”说完这话,我赶紧心虚的瞥了一眼他。

“其实今天我还为Randy准备了礼物。”我不知道他说这话的目的是想帮我还是嘲笑我。工作人员及时的配合了他把礼物送上来,一个棕色的盒子,他打开后现场又再次人声鼎沸。一条与Brian Kinney 三十岁生日礼物接近的白色丝巾,但不同的是上面印染了着鲜红的玫瑰花瓣,远看上去就像斑驳的血痕。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他把它展开,示意我欠身,然后搭在我的脖子上。而现场毫不知情的fans居然还大叫着“Kiss•••Kiss•••”我感觉我的大脑现在一片空白,迷惘的神游至远方,好像自己没有置身在这里,不知从何时起我学会了这种自我保护的方式,我像蜗牛一样退到了自以为安全其实却脆弱无比的壳里。直到他不着痕迹的揽过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我没听见他之前说的话,我只看到他的脸从正面贴过来。

就在马上要贴到我的嘴唇时,他停顿了一下,没有张开眼,嘴角微微上翘,泛出一个不易察觉是浅笑,而我只是不能自控的咽了一下口水。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吻,就只是单纯的皮肤间的接触,一切只是假装,它的热情度甚至赶不上我和异性打招呼时的那种吻。然后他放开了我,就只有这样。

现场发出不满的唏嘘声,他微笑着摊摊手,说:“考虑到Rand现在有亲密的男友,我们只是弥补大家对QAF的遗憾,而我现在也处在一段稳定的关系中,请大家体谅,这已经是现实里我们最大的尺度范围了。”

妈的,这个骗子!我真想此刻揭穿他,我觉得我身上一直压抑的毒舌热情正在被唤起,我不能担保接下来我会说什么,我通常都是理智型的人,但有时某些方面压抑久了也会偶尔失控的。“是啊,毕竟大家知道Gale是直人,我们的剧情没有把他掰弯,可见此人性向的坚定,所以大家不要为难他了。对吧?Gale!”

“嘿,小子!不要这麽说哦~,你没看见我刚才进场时那些hotguys 的眼神,阔别多年,找回Brian Kinney的感觉我还真是怀念呢,你不要破坏我的行情啊!”我确信这是我见过的Gale 在这类场合最惊人的话了。

“Huh!听见了吗?现场的boys, 你们有机会了,加把劲,也许Brian Kinney今晚要出柜了?”我故意说了Brian Kinney, 这说明我的理智还有一丝尚存。

“为什么是Brian Kinney? 还有出柜都是有原因的,为了自己的爱人向家人,朋友,乃至公众出柜,我好像不具备出柜的因素啊!我为了谁啊?”他的眼睛直直的瞪着我。我后面还有一火车的恶言待发,但是现在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个话题必须打住了。

感谢蛋糕及时上来中断了我们的对话,大约12:30时,他在我耳边低声说:“我先走了,晚点给我电话。”我不能理解这代表什么意思?毕竟我们今晚波涛暗涌的对话并不愉快,尽管这话会激起有些我所希望发生的可能,我知道自己没有定力控制,我只能选择拒绝和忽视。

两点半我回到酒店给他发了信息,‘Gale,我们现在都有各自的生活和伴侣,你的事业也在渐入佳境,这一切真的很好,我希望我们就停留在这个阶段。还有,谢谢你的礼物,虽然我看着它还是觉得有点触目惊心,但恭喜你的目的达到了。还有,我今晚带了个英俊的家伙回来,所以有点忙,抱歉没回你电话。祝你一切都好。PS:我明天下午2:30就飞NY了。’

没有什么hotguy, 只有我自己和我的手,在释放的那一刻,我感到极度的空虚和可悲。

次日中午2:00 我已抵达机场,有几个热情的fans送别,我向她们挥手告别,然后进去换登机牌。

托运好我的行李后,2:10我接到一个短消息,是他。‘别走,我在来机场的路上,等我。’接到这消息后,我的心狂跳着,我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处于极度渴望和兴奋的状态,我的意志力告诉我就当没看见,但我真的做不到,真的。我没有上飞机,我想在他身边多停留几天——只是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停留,我不能见他,所以我在候机室一直等到3点才出去。我觉得这时候才是安全的,没有fans,没有他,没人认识我,这些都使我感到放松。

就在我走到接近洗手间时,旁边一个人猛的攥住我的手腕,拖着我疾步走进里面。我没有看他也不用看,我知道是谁。就凭那手我就认识,那曾经游走在我身上几百几千次的手,我始终没敢看他,我将头埋得极低,脸上的笑容不受控制,我想拼命克制,但这就是我内心给大脑下的直接指令,我真的无能为力。我让自己沉浸这片刻的甜蜜里,勒令这一刻仅维持到我将头抬起的那一霎那。
1

评分人数

  • cora

TOP

本帖最后由 nika_yoyo 于 2011-3-10 22:53 编辑

再附送一段视频,看完了记得顶啊!(顶视频)http://www.56.com/u34/v_NTUyNDc3NDM.html

TOP

哎!我是勤劳的小蜜蜂,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坦荡的过个周末了。其实这一段很抱歉没有过多的描写大叔内心的活动,因为他太难猜了,所以我以R的角度来阐述。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