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迷情站台"原创编剧访谈



2007年7月19日 GaydarNation.com

注:《迷情站台》于本周日在英国Channel 4电视台播出,作为同性恋在大不列颠权益合法化40周年的系列节目之一。本片是一部震撼煽情的电视电影,由著名剧作家Kevin Elyot创作,讲述了几位同性恋男子在36小时中的经历,以及他们生活发生碰撞时产生的毁灭性结局。五个独立的小故事,构成现代伦敦的浮世绘。本文是对Kevin Elyot的专访。


问:你创作《迷情站台》灵感从何而来?


答:我喜欢探索这种明显的戏剧矛盾话题。实际上在创作中我明白那并非仅仅是矛盾,因为当我们同性恋族群曝光度更高时,我们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偏执狂。现在的社会对同性恋接受程度好了很多:法律平权,民事婚姻,更多媒体关注。但恐同暴力并未消失,偏执仍然在平静的水面下惊异的滋长。


问:剧中有不同形式的恐同行为,最残暴的当属在克拉彭公园的同性恋青年谋杀案。那是现实中发生在当地数年前的谋杀案的缩影吗?


答:那里确实发生过数起同志谋杀案,但《迷情站台》绝对不只是简单复述两年前发生的悲剧——尽管它给克拉彭站烙下了印记。


问:同性恋合法化已经过去40年,你认为反映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民事婚姻观念是否得到了根本改变?


答:我并不了解社会主流,但我认为法律法规修改后公众舆论对于同性恋已经更加开明了。但是法律法规不能解决偏执,我认为偏执总是或多或少存在的,我们必须学会包容,这不是法律可以改变的。


问:在中产阶级的晚宴中女士们总有一些不易察觉的、戏谑性的反同情绪。你有那种遭遇吗?


答:一次又一次。我觉得很震惊。你在一群友好人士中间谈笑风生,然而总会有突发状况给你当头一棒。并不是说有人会突然朝你尖叫或者打你,而是不加思索脱口而出的一些话,让你感到很尴尬。可能不是故意的,但很不舒服。你得自己想办法调适。


问:电影的另一个关键要素是Will和Gavin的婚礼。Will在婚礼上发生了不忠行为,难道你不担心这会加强人们对同性恋滥交的先入为主看法吗?


答:我认为成年人都能以成熟眼光看待这个问题。仅仅因为我们能合法结婚,并不意味着人性会得到改变。我的本意并非评论一件事是好是坏,我只是想以客观的笔调描述出来。我不认为《迷情站台》有任何我主观的痕迹。


问:James Wilby与Rupert Graves的重逢显而易见是套用了《莫里斯的情人》剧情。这是有意分配的角色吗?


答:我不知道是否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不是我坐在那里说“好吧,我们要那样拍”,但是我认为他们在剧中演的很棒。他们对反复调镜走位毫无怨言,我很高兴。


问:你有以某个特定演员为对向构思吗?


答:没有。我这辈子就做过两次那种事。我为Lindsey Duncan写了《Mouth to Mouth》,还有以Joanna Lumley为原型创作了《Miss Marple》中一个角色。幸运的是两位女演员都做得很好。她们是我仅有的以现实人物为原型构思的例子,我无法为《迷情站台》预设合适的演员。


问:写出作品来交给其他人执导会不会很困难?


答:常常如此。我对《迷情站台》的导演Adrian Shergold十分的敬重,但交出剧本后我还是做了很多妥协,因为戏剧创作是一个协作的过程。你会突然发现不仅是导演和制片人占据主动,其他人也会参与进来。拍电影的时候你参观片场会觉得自己像婚礼上多出来的人。不是说他们不欢迎你,而是你自己帮不上忙,所以只能呆一边试着不妨碍他们。


问:你有过自己执导影片的冲动吗?


答:没有。我无法应付导演工作。我喜欢掌控一部剧的感觉,但我无法做导演能做的事,他们好像所有问题都有办法解决,而我很无助。


问:交出你的剧本后,你对现在的成品怎么看?


答:我十分真诚的为它感到高兴。我认为我们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工作。这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我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


问:大多数作家看到作品上演就意味着告一段落,他们可以从事其他工作。你却返回剧院继续创作,为什么呢?


答:舞台剧本是最早将我领入这个领域的钥匙,我想这就是我的意义。我认为一部好的舞台剧才是我事业的巅峰。我不认为搬上荧幕就告一段落了,我将舞台仅仅视作纯粹演绎的集大成。

问:你为BBC做《迷情站台》是否与你为剧院创作有很大差异?


答:同样需要挖掘需要将一些想法成型,因此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一点不同就是当我为银幕做改编时,至少有一些素材利用。但《迷情站台》与我所有的舞台剧都没有原著可依循。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出关于想象力的挑战。舞台剧由于需要创作的持久性,要求可能比影视编剧要高一些。


问:回头看你的处女作《我与雷格的一夜》,这是部非常适时和相关的作品。你是否觉得戏剧应融入时代精神?


答:不要刻意。我认为你必须写你真实想写的东西。10年前我创作《我与雷格的一夜》 的灵感,在我20年前就有了。我有了主题,但没有与之匹配的内容。我清楚应该是是关于艾滋与一群伙伴的故事,但是直到我在80年代去参加一个葬礼,环顾房间突然意识到许多吊唁者实际上已经停止了与死者的情感联系时,我才想到"就是这个,就写这个了"。那就是《我与雷格的一夜》。

很多事都取决于运气,真是这样。并非我觉得有必要而写某时刻的某事物,是我想到了就把它写出来,仅此而已。





Kevin Elyot 戏剧家/作家

出生于英格兰的伯明翰,就读于布里斯托大学。1982年他的舞台剧《清洗》获得牛津萨缪尔·贝克特奖,1990年根据韦基·柯林斯的同名小说创作了《月亮宝石》,1994年他的《我与雷格的一夜》获得了劳伦斯·奥立佛最佳喜剧奖与最佳作者和最佳口碑奖。90年代后他多从事影视改编和创作,将自己的戏剧搬上了银幕。《迷情站台》是Kevin Elyot的原创剧。

听着名字想入非非了
HOHOHO

TOP

橘生淮北而为枳  妹妹你们太高贵 小哈还是留给偶们好了 {:3_212:}

TOP

名字是够JQ的 可是内容竟然是悲剧

TOP

今天正准备看  呢   好兴奋

TOP

太了不起了····能把这么复杂的剧情写好  还这样的有意义
WO`等着··

TOP

中国的法律远没到英国的程度,但中国的文化可能比西方的更先进,至少在中国的历史上,很少发生类似的暴力恐同事件,这与我们“恻隐之心”的仁的文化息息相关。

希望中国的宽容文化能在世界上起到引导潮流的作用,也希望中国的法律能尽快赶上西方国家。

TOP

喜欢
非常喜欢

TOP

喜欢这样的作品,令人回味、思考。

TOP

喜欢这部作品,看了几遍了

TOP

thx for sharing

TOP

very good

TOP

卡路里
1

评分人数

  • Markus

TOP

潜水~力挺支持!!!

TOP

谢谢楼主,顶一下支持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for sharing谢谢分享

TOP

喜欢充满讽刺意味的剧情表情特写

TOP

楼主好人~~~  谢谢分享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