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01怀念不如想见


乌拉韩阳_GC    发布于 2018-09-07 15:35:58  举报

阅读数:31453
.

​​​文·乌拉韩阳

​耽美|年代|京味|清水|微甜

​本文根据老唱片夫夫真实故事改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人生犹如一场战争,所幸有你,与我并肩作战。

​前言

​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源于《诗经·击鼓》,原意是战友之间挽手并肩、同生共死、一同抵抗敌人的情谊,后来被人们引申为爱人之间的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与他们相识大约是7年前。那时他们在北京南锣鼓巷附近开了一家咖啡店,名为“老唱片咖啡”,这个名字的由来是那首《因为爱情》中的歌词“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从那时起,他们的故事逐渐被很多人知道。

​他们是一对相依相伴20余年的夫夫,一起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相濡以沫、不离不弃,他们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敬佩羡慕。有的爱情,看起来像传说一样美好,但柴米油盐的每一天却并不像童话故事一样浪漫,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它的酸甜苦辣,外人是不能感同身受的。但朝夕相处的日子,也正因为这些零碎的酸甜苦辣而变得珍贵、独一无二。如今他们年近花甲,在那个年代,是为数不多的敢于做自己的同志。

​S叔想把他和P叔的故事写成小说,又担心太过平淡,但细细想来,20年的相处,可以写的故事又岂止一本小说?最珍贵的感情,往往不是轰轰烈烈、海誓山盟,而是在平淡的生活中,用真心和耐心去陪伴彼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彼此做着无数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读着这故事的梗概,都感动得流泪,想来是非常值得一写的。也感谢S叔的信任,让我这个小辈来写他们的故事。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叙写这一段充满温馨与感动的爱情故事。

​01怀念不如相见

​1997年的北京,地铁还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线,交通没有那么拥堵,房价没有开始暴涨,走在胡同里,偶尔还能看到炊烟袅袅、闻到浓郁的饭菜香、听到街坊邻居见亲切的问候声。

​北京的冬天,一如既往地冷,尤其是过了二月的倒春寒,寒风刺骨,每个人走在街上都裹紧了帽子和围脖。春节的氛围还未过去,街上的商铺纷纷换上了情人节的促销活动,不知何时,中国传统的七夕节已经不流行,大家都一窝蜂地赶时髦,去过西方的情人节了。

​孙洵这个眼看奔三的人,也被朋友逼着抓住青春的尾巴,硬是拉着他来了酒吧。

​“洵子,我跟你说,今儿可是大好的机会,你要是不脱单,哥们儿我就死磕在这个酒吧了,非要给你找个男人不可!”

​“瞧你说的!我又不是恨嫁的大姑娘,你至于这么着急吗?”

​“你要是个大姑娘,我早就娶了你,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你滚吧!看你那德行我才不嫁你呢!”

​和几个哥们儿贫着嘴,推推搡搡地进了酒吧,找个位置坐了下来,脱下了厚重的棉衣,便点了酒兴致勃勃地喝起来。酒过三巡,一帮光棍儿不是诉说着失败的情史,就是骂着没良心的前任,说好的一起过情人节,气氛却压抑了起来。

​孙洵坐在角落里,既不哭诉,也不咒骂,只是默默地抽了几根烟。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也不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被人甩了还要哭上好几天,想起来前任还要缅怀一阵,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自寻烦恼、矫情造作罢了。

​刚才和他贫嘴的哥们儿宋平凑过来拽拽他,“一个人闷坐着干嘛呢?也不和大伙聊天儿。”

​孙洵也没有搭理他,目光飘了飘,定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身上,他看起来30出头的年纪,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鼻梁很高挺,可以用“帅气”来形容,可他却是一个人,偶尔有人过去搭讪,也被他微笑拒绝了。孙洵心想,这人倒是有意思,一个人来酒吧喝闷酒,既不和朋友划拳,也不勾搭小伙,他来干什么呢?

​宋平顺着孙洵的目光望过去,了然一笑,“我说呢,原来有目标啦?你放心,哥们儿一定帮你拿下!”

​孙洵冲他挑挑眉,“那你去试试?”

​宋平一拍胸脯,“您就瞧好吧!”

​孙洵看着宋平凑过去搭讪,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没成?”

​“人家不搭理我。”宋平不甘心地推推他,“要不你去试试?”

​孙洵摇摇头,“我懒得去。”

​宋平和其他几个朋友都过来撺掇他,“别呀,好不容易有个能看上眼的,去试试呗!就算不成,当交个朋友也行啊!”

​孙洵受不了他们磨叽,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酒吧不大,那人却是仰着头望着他一路走过来的。

​他很自然地走到他身边,“你好,你是一个人吗?”

​“嗯。”那人礼貌地点点头。

​“要不要过来和我们一起坐?今天过节,人多热闹点。”话说出口孙洵就有点后悔,这搭讪的方式不仅老套,而且毫无创意,八成是要碰一鼻子灰了。

​那人看了看他,眼神说不清地淡然从容。他觉得,大概是没戏了,正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却听到那人说:“好。”

​孙洵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而且拿着自己的东西跟着他坐在了一群朋友中间。

​朋友们依旧热热闹闹地喝酒说话,他并不怎么说话,只是微笑地望着他们。

​孙洵坐在他身边,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是香水吗?这个年代很少有男人会用香水,大概是个精致的男人,孙洵默默地想,又鼓起勇气问:“你是一个人吗?”

​那人一笑,“这个问题刚才不是问过了吗?”

​孙洵望着他的眼睛说:“刚才我问的‘一个人’,和现在我问的‘一个人’,不是一码事儿。”

​他想了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微笑道:“是,我是一个人。”

​孙洵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个杯,一饮而尽,心情忽然愉悦了起来。

​他叫林子仲,是一家外企的英文翻译,听起来就很酷的职业,已经35岁,看起来却像是30出头。说话文质彬彬,举止谈吐都颇为优雅,孙洵也纳闷,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还是单身?

​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众人鸟散而去,孙洵叫了一辆出租车,刚想回头对林子仲道别,却见他主动说:“我送你吧。”

​孙洵一愣,“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送的?”可转念一想,也许他只是想和自己多呆一会,单独两个人。所以他上了车,让出了身边的位置,林子仲便坐了进来,等着他报出了自己家的地址,却没有说自己家的地址。孙洵心想,这是刻意要送我回家了。

​两个人望着窗外的夜景沉默了一会,孙洵刚想着说点什么缓解尴尬的气氛,转头就看到身边的人正直直地望着他。孙洵也长得很好看,大眼睛透着机灵,嘴唇丰满,脸颊带着略微的婴儿肥,笑起来有些甜。

​他吓了一跳,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子仲像是憋着什么话,不吐不快,“你不记得我了吗?”

​孙洵也看着他,两人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对视了足有半分钟,孙洵忽然醍醐灌顶,一拍大腿道:“我记得你!”

​三年前,孙洵那时刚失恋。朋友说,治愈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下一段恋情,于是给他介绍了一个新对象。那人是机关单位工作的,铁饭碗,家里条件殷实,长得也不错。第一次通过朋友约了出来,那人约在了一家游泳馆。

​孙洵不太会游泳,那人很耐心地教他,两个人游一会聊一会,不算投机,也不算讨厌,总之就是——没什么感觉。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也有些累了,孙洵就找了个借口,提前出去了。冲了澡穿好衣服,就准备离开,可走到走廊里,忽然觉得就这样不辞而别有些不礼貌,于是站住了脚步,一时间犹豫不决了。

​此时对面走过来一个男人,两人迎面对上,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对方。

​或许是因为相貌出众,或许是因为气质不俗,也或许是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些默契,仿佛在彼此相交一瞬的眼神中看到,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虽然这感觉非常短暂,转瞬即逝,但彼此心里的感应是非常确定的。

​那人很快与他擦肩而过,走了进去。

​孙洵走到门口抽了一根烟,然后掐灭了烟头,离开了游泳馆。

​事后朋友打电话来问这个能不能成,他想了想说:“算了吧,没感觉。”

​感觉是什么?他也说不清,但他知道,它不是一份好工作、不是一个好家世,也不是温柔体贴百依百顺,更不是朋友口中的“年纪大了该找个伴了”。感觉这种东西,是不靠谱的,就像那个擦肩而过的人一样,抓不住。

​原本只是一瞬间的擦肩,却没想到三年后还能重逢,孙洵有些激动地拉住他的胳膊,“没想到还能再碰上你,这可真是缘分!”

​林子仲笑道:“你终于想起我了。今天从你刚进酒吧,我就认出你了。”

​孙洵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巧来了这个酒吧?”

​林子仲答:“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今天不能呆在家里,出来逛逛可能会遇到好事。”

​孙洵被他逗乐了,又问:“你后来,还去过那个游泳馆吗?”

​林子仲点点头,“嗯,我常去。”

​孙洵有点惊讶,“那次是朋友带我去的,那里离我家远,之后我就再也没去过了。”

​林子仲淡淡道:“嗯,可惜了。”

​孙洵忽然想起什么,又抓紧了他一些问:“你经常去,不会是想着哪天还能碰到我吧?”

​林子仲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个游泳馆我去了三年,就想着能再遇到你就好了。”

​孙洵目瞪口呆,心想这人是单纯还是傻?竟然在一面之缘的地方徘徊了三年,就为了等那人再出现?“那,如果你再也碰不到我了怎么办?”

​“虽然在游泳馆没碰到,可今天这不是碰到了吗?”

​孙洵忽然有点感激今天非拉着自己出来的宋平了,否则这个傻子还不知道要傻等到什么时候,毕竟除了那个游泳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联系在一起的事物。

​林子仲又说:“不管在哪,既然碰到了,就是我们有缘。”

​孙洵忽然有点脸红,狭窄的出租车里弥漫着方才的酒味,让人昏昏欲醉了。

​车子到了孙洵家楼下,两个人互留了BB机号码,约好再联系,便依依不舍地道别了。

​孙洵看着出租车离开的背影,心想,这个擦肩而过的人,竟然可以失而复得,或许感觉这种事,也未必是不靠谱的。

​第二天是休息日,孙洵原本是想去买一身春装,可出门前,鬼使神差地收拾了东西,去了三年前他与林子仲相遇的那家游泳馆。

​如果说一时的感觉是偶然,但不约而同的默契,就真的是缘分了。

​孙洵又遇到了林子仲,只是这次,他们是在更衣间遇到的,林子仲也是刚到,刚刚换好了衣服准备进去。

​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然后一同笑了。

​孙洵问:“怎么这么巧?又遇到你了。”

​林子仲答:“不是巧合,我家离这不远,知道今天这里一早换水,我就来了。倒是你……”

​孙洵挠挠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忽然就想游泳了。”

​林子仲笑笑,“那……你换衣服吧,我进去等你!”说着便转身进去了,孙洵偷偷留意了一下,不仅长得秀气,身材也好,瘦而不弱,很匀称。

​有感觉的人,相处起来总是很愉快的。

​游泳池早上新换了水,很干净,早上人也不多,两个人游了几圈,孙洵很久没游了,体力上难免吃亏,笑着坐上了岸。“不行了,比不过你,还是你经常锻炼的厉害。”

​林子仲站在水里望着他,“没关系,有空你也多练练就好了。”

​孙洵呵呵一笑,“游泳太累了,我懒,平时也不爱锻炼。”

​林子仲倒是很认真,“你还年轻,多锻炼对身体好。”

​孙洵望着他一笑,“那以后你带着我锻炼?”

​林子仲微微一笑,点点头,“好啊。你要愿意的话,咱们可以一起夜跑,从我家跑到你家,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孙洵噗嗤笑出来,“然后呢?你再跑回去?十几公里呢,你不嫌累?”

​林子仲挠挠头,“我、我还可以坐公交车回家。”

​孙洵就忍不住逗他,“都说了夜跑,那会儿都没有公交车了,你只能腿儿着回去了。”

​林子仲也看出来他在逗自己,只是笑笑。

​两个人从游泳馆出来,在门口被看门的大妈叫住了:“小林呐!今天带朋友一起来的?”

​孙洵看了看林子仲,笑着问大妈:“阿姨,小林他是不是常和别的朋友一起来啊?”

​大妈摇摇头,“那可不是,他在这游了好几年了,从来都是一个人,还是第一次带朋友一起来呢!”

​孙洵望着他笑笑,有些惊喜,昨晚说的他也未必不信,可如今有了证人,这惊喜的感觉更是加倍了。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他这样傻的人。

​走出游泳馆,林子仲有些脸红,也没开口说什么,孙洵心里倒是有点小得意,提议道:“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感谢你昨天送我回家。”

​林子仲却有些为难,“我一会还要去单位,今天可能吃不成了。”

​孙洵点点头,“也没关系,你先忙工作,有空咱们再吃。”

​林子仲确实想借这个机会和他一起吃饭,但是单位真的走不开,他必须回去一趟,不想扫了兴致,想着不如改天有空再约,也可以好好聊聊天。

​孙洵回家等了三天,刚想要不要主动联系,便收到了林子仲的邀约。

​林子仲约他去了一家自己常去的川菜馆,正好孙洵也喜欢吃辣,两人吃趣相投,点了几样红彤彤的菜,辣得满头大汗。

​林子仲很体贴地给他递了一张纸巾,问:“是不是太辣了?”

​孙洵连忙擦擦汗,嘶哈着舌头说:“是辣,也爽,我就喜欢这个味儿。”

​林子仲笑笑喝了口茶,“那以后咱们常来吃吧。”

​“好啊,难得遇到正宗的川菜馆。”有了共同的爱好,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孙洵问:“你平时是不是很少出来玩?”

​“嗯,工作比较忙,有空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在家看书,或者出去运动。”

​孙洵得出结论:“一看你就是个老实人,没什么花花肠子。”

​林子仲笑笑,“这也能看得出来?万一我是伪装的呢?”

​孙洵直摇头,“就算能装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总不能装个三年五载吧?难道你跟我说,那个游泳馆门口的大妈也是被你收买了替你撒谎的?”

​林子仲一愣,随即笑起来,“你可真逗。那你是不是经常和朋友一起出去玩?”

​孙洵想了想说:“倒也不是经常。但是我那些哥儿们吧,嘴碎,又爱瞎操心,总想着给我找个伴儿,有什么局都要拉上我一起,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也不好意思总拒绝,毕竟人家一片好心。”

​林子仲点点头,“你的朋友很关心你。”

​孙洵笑得无奈,“嗨,关心是关心,也真磨叨啊!天天在我耳根子边上唠叨:你看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单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哪怕是找个男的,也得搭伙过日子啊,不然你老是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啊!哈哈,说得我跟嫁不出去的大姑娘似的。”

​林子仲总结道:“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纪,虽然咱们不能结婚,但理儿是这个理儿。”

​孙洵惊讶地看着他,还真是一语成谶,精辟啊!不愧是文化人,他又要给这个文质彬彬的人加上十分印象分了。他想了想说:“那倒也未必,说不定哪天,咱们也能结婚了呢?”

​林子仲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抬头望着他认真地问:“咱们也能结婚吗?”

​“当然啊!说不定哪天国家就通过了……”孙洵原本是想说,说不定哪天国家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我们同性也可以结婚了。可说到一半,就看到林子仲望着他,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这才知道自己落尽了他的圈套。他不知说什么,竟然被他气笑了,“刚说你是老实人,就给我下套,太不厚道了吧!”

​林子仲也掩饰不住嘴角的笑,夹了口菜到碗里,低头道:“其实这几天,我一个人想了很多。”

​孙洵随口问:“想什么?”

​林子仲抬头望着他:“你,咱俩。”

​那一刻,孙洵觉得,当初那种飘渺不定的感觉,似乎落了地,就像一颗漂泊的蒲公英,终于开始生根发芽。孙洵更没想到的是,当初他一句随口的玩笑话,竟然在20年后成了真。

原创小说禁止转发。

“只有该结婚的感情,没有该结婚的年纪,虽然咱们不能结婚,但理儿是这个理儿。”
1

评分人数

  • Gemini

我爱你并不是因为你是谁,只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时的我。

TOP

这什么时候能更新呢

TOP

这个作者比较懒,终于2更了。

TOP

《执手》02 没说出口的告白
乌拉韩阳_GC 发布于 2018-10-31 10:08:20
阅读数:6136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人生犹如一场战争,所幸有你,与我并肩作战。

​​孙洵在游泳馆的时候说有空一起运动,也只是说说而已罢了,可没想到林子仲当了真,隔三差五就约他出来运动,有时游泳、有时打球、有时夜跑。孙洵原本是个宅男,却也被他强行拉出来变成了一个运动男。

春天北京的风还有些凉意,但夜跑了几公里的两个人却是一身大汗。

孙洵跑不动了,慢吞吞地跟在后面,林子仲发现身边的人没有跟上来,倒了回去,面对着他倒着往前走。

孙洵对他摆着手求饶,“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林子仲忍不住笑他,“你看看你,比我小了这么多岁,身体素质还不如我呢。”

孙洵表示很委屈,“大哥!我已经进步很多了,一开始只能跑两三公里,今天我已经陪你跑了有5公里了吧?”

林子仲为他拍拍手,“是啊你是有进步,恭喜你!不过还是要再接再厉,不能骄傲。”

孙洵冲他敬了个礼,“遵命!林教练!”

林子仲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转过身带着他一起跑,孙洵愣了一下,脚步跟着他一起跑起来,眼睛却盯着他的背影,还有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上,怎么也挪不开。

入夜的北京路上并没有什么人,只有偶尔经过的汽车,匆匆擦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夜跑的人手牵着手。

孙洵原本跑不动了,可林子仲这样拉着他的手,硬是又拉着他跑了两公里才停下来。

脚步停了下来,牵着的手却没有松开。林子仲就这样走在他的前面,并没有回头,牵着他的手心却渗出了薄薄的汗水。

路灯照着昏暗的街道,拉出两个人长长的影子,安静的夜里只有偶尔经过的汽车发出的鸣笛声。

孙洵就这样被他牵着手,松开也不是,继续牵着……似乎也有些尴尬。正想着要说什么,就见林子仲回头对他说:“你们做酒店服务业的,经常一站一整天,要不就是熬夜值班,对身体特别不好,偶尔运动一下,增强体质,对身体好。”

他说得一本正经,孙洵只能像个小学生一样点点头,忽然感觉到他牵着手轻轻松开了一下,孙洵以为他终于要松开了,没想到他换了一个姿势,手掌握住他的手掌,紧紧扣在了一起。

孙洵有些惊讶地望着他的侧脸,林子仲却仿佛若无其事,继续牵着他的手漫步在宁静的夜里。两个人的手心,都渗出了汗水,却没有让他们松开彼此。

孙洵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林子仲没有松开他的意思,他也就任他牵着,只是忽然觉得这春风中带着一丝暖意,春天真的来了。



孙洵并不会每天跟林子仲联系,通常会隔两三天,他喜欢林子仲主动打电话来,喜欢收到他的传呼,有时他也会主动联系他,这样等待与主动之间的互动,让他们每天都充满了期待和幻想,仿佛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每一个忙碌的工作日都有了新的盼头。

孙洵想,或许,他是重新找到了恋爱的感觉了吧!只是不知道林子仲是如何想的。

他又想起了那天夜跑的时候,林子仲主动牵起他的手的情形,心里不禁泛起一丝甜蜜,这种恋爱前的暧昧,既美好、令人心动,又不确定、令人焦急。他们早已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都二三十岁的人了,他们的同龄人早已走入婚姻,他们朋友们的孩子甚至都上了小学,可他此时,他竟然又有了那种年轻时恋爱的心动,他一边笑自己幼稚,一边又为自己高兴。他在高兴什么呢?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洵子!一个人在这傻笑什么呢?”宋平推了推孙洵,将他从暧昧的幻想中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昨个儿捡了一百块钱。”孙洵随口胡诌。

宋平忍不住打趣他,“嘿?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呢?我看你丫不是捡了一百块钱,是捡了一个对象吧?”

孙洵嫌弃地看他一眼,“我要是真捡到一个对象,还能在这跟你浪费时间啊?”

宋平愤愤不平,“你说你这人啊,就算你有了对象,也不能见色忘义啊!你忘了在你漫长而孤独的单身生活中,我这个好哥们儿是如何安慰你、陪伴你的吗?想起来简直是可歌可泣……”

孙洵差点一口酒呛死自己,赶紧抽了纸巾擦擦嘴,“得了谢谢您嘞!我可受不了您这‘可歌可泣’的兄弟情,您别再给我介绍那些不靠谱的人我就谢天谢地了!”

宋平叹着气闷了一口酒,“唉,我也不想啊。可你知道,咱们找对象不方便,不是酒吧就是公园,再不就是熟人介绍,那好男人头上又不会写着‘我是同志’四个大字让你挑选,有时候不得已,凑合一下也是无奈嘛。”

孙洵看了看他,无奈地摇摇头。“我要真是凑合的人,还至于这么难找对象啊?”

宋平点点头,“也是。”他忽然又想起什么,问:“对了,你小子最近是不是真的有情况啊?怎么叫你十次你九次都说有约了?哎,是不是那天那个帅哥?”

孙洵装糊涂,“哪个帅哥?”

宋平指指他的鼻子,“就那天在酒吧遇见那个,后来他不是还送你回家了吗?就没啥进展?”

孙洵想了想,“哦……你说他啊?”

宋平一脸期待。

孙洵一脸冷漠,“没有。”

宋平被他的大喘气气死,“嘿,你说你这人,谈个恋爱还偷偷摸摸的,跟哥们儿有啥不能说的?”

孙洵对他皮笑肉不笑地笑笑,“抱歉了哥们儿,还真不能跟你说,要是跟你说了,回头整个西城区就都知道了。”

“哎你丫……”宋平被他气得不知道该骂什么了,两人对视一眼,又一起笑了起来。

孙洵也被自己逗笑了,宋平这人是不错,热心又仗义,就是有一点不好,大嘴巴,什么事都藏不住,要是跟他说了,回头整个朋友圈子就都知道了。

孙洵笑着拍了拍宋平,“小平,不是我瞒着你,这事儿还八字没一撇呢,成不成都不知道。回头定了,我一定第一个跟你说。”

宋平这才有点心理平衡了,自己喝了口酒,也不再贫了,“我看那个人挺好,能衬得上你。”

孙洵自己也喝了一口,忽然有点惆怅,“未来的事谁知道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这个年纪,是真的经不起折腾了。”但愿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可以陪我走下去的人吧。



林子仲依旧经常约孙洵出来运动,孙洵也很乐意陪他一起,虽然他自己本来对运动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每次看到林子仲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教的样子,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也挺可爱的。这股认真的说教劲儿,就连他爸都没有过。

难得有一天,林子仲约他出去,没有去运动,而是去吃饭,而且是去了一家很有情调的西餐厅吃饭。

孙洵很少来西餐厅吃饭,所以一切都听林子仲的安排,他点了一份双人套餐,牛排七分熟,配黑椒酱、烤土豆,蔬菜沙拉、黑咖啡,搭配一些小食,营养健康又美味。西餐厅人并不多,很安静,气氛很好,尤其他们坐的是卡座,私密性强,很多情侣都喜欢来这里。

孙洵看着林子仲慢条斯理地切牛排的样子,打趣道:“今天怎么想起来这么有情调的地方了?”

林子仲只是笑笑,“我怕总吃川菜,你会吃腻了,而且总吃辣也是对胃不好。”

孙洵忍不住笑他,“您还真是个养生的老干部。”

林子仲低头一笑,在西餐厅略显昏黄的灯光下,面部的轮廓显得特别好看。

苏洵看了一会,也自己切起了牛排,不知为何,每次和林子仲在一起时,都会有种飘渺不定的感觉,可每次看到眼前活生生的他,又有种踏实安心的感觉。一转眼他们已经相处两个月了,彼此也增进了许多了解,宋平只见过林子仲一面,就说他是适合孙洵的人,而孙洵这个当事人却并不那么确定。适不适合,还需要经过长久的相处才能知道,但两个人在一起,仅仅是因为适合吗?并不。他还是愿意相信,最初遇到林子仲时那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就算是那种感觉听起来是那么不靠谱,但当他看到眼前这个实实在在的人,他总觉得,这种所谓的“感觉”,正是因为用在了对的人身上,才有着不一样的化学反应,那种化学反应或许就叫做——恋爱的感觉。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林子仲被盯久了,忍不住问。

孙洵对他笑笑,问:“子仲,你觉得我怎么样?”

林子仲显然是愣了一下,又对他笑了,“你?很好啊。”

孙洵对这个答案似乎满意,却又不那么满意,“怎么个好法?”

林子仲想了想,“你性格很好,总是迁就我,陪我做我喜欢的事;你很会照顾人,每次运动之后,都会帮我买水,给我准备纸巾擦汗;你也很守时,每次约会,都不会迟到……”

孙洵忽然打断他,“所以,我们这是在约会吗?”

林子仲愣住,眨着眼睛望着他,出乎意料他竟然抓住了这个自己不经意的用词。然而,真的是不经意吗?还是心中所想,一不小心就泄露了出来呢?

林子仲忽然严肃起来,放下了刀叉,“额……洵子,其实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但他还没说完,就听到“滴滴”的声音,是他的BB机响了。

林子仲并没有继续刚才的话,而是掏出了BB机,点开了刚才的讯息,忽然间皱了皱眉,发出一声疑惑又泄气的轻叹。

孙洵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子仲看着BB机的屏幕,眉头紧锁,“没什么事。”

孙洵又问:“你刚才说,今天约我出来,是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改天再说吧。”林子仲只是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想继续说刚才的话了。

其实他不说,孙洵也大概猜到了,这样有情调的餐厅,暧昧的环境,大概就是告白的最佳准备了,可就在他要说出口的那一刻,被一条讯息打断了。那条讯息,一定是什么重要的消息,打破了他原本准备告白的心情,否则他不会如此沮丧地放弃了马上就要告白的话。

见他没有了兴致,孙洵也没有继续追问,与他聊了一些别的话题,直到两人吃完了饭各自回家,林子仲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不说,孙洵也只好假装没看到,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



林子仲回到家里,拿起BB机,又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拨通了信息上的那个电话号码。

“喂,您好,请问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甜甜的声音。

林子仲身体一口气道:“我是林子仲。”

女孩愣了下,随即带着些激动道:“子仲?你终于回我电话了。”

“嗯,刚才在外面跟朋友吃饭。”

“子仲,我回国了。”

“……还没到放假时间,怎么忽然回国了?”

“说来话长,你明天有空吗?咱们见面说吧。”

“明天……我有工作,走不开,改天吧。”

“子仲,其实我这次回国……”

“媛媛,我还有事,我再联系你吧。”

“子仲……”

“嘟……”

没有给女孩说话的机会,林子仲就挂了电话,他和李媛媛已经很久没见了。这几年她在日本留学,每年只有春节回国,两家是世交,因此拜年时也总能见到,可是这个时候,她为什么会突然回国呢?

林子仲不想去想,也懒得想,他真后悔今天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烦躁地挂了电话,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其实他并没有工作,一觉睡到了晌午,还是被母亲的电话吵醒的,让他赶快回家一趟。林子仲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匆忙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母亲家里。刚进门就隐约听见客厅有来了客人的声音,还是个女孩,仔细听了听,那女孩的声音竟然是李媛媛。

“阿姨,您不用这么客气,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媛媛你常年在日本,好不容易来一回,也不说提前打个电话,我什么都没准备呢。”

“没关系的阿姨,这些都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补品和零食,给您尝尝,要是喜欢,下次我再给您带。”

“哎呀媛媛你太客气了,其实阿姨什么都不缺。也难为你,都这么久了,还想着阿姨。”

“应该的,叔叔阿姨是看着我长大的,在我心里,您就像我干妈一样的。这不昨天我刚到家,我妈就让我今天带着东西来看您了。”

“还是媛媛懂事,以后谁要是娶了你啊,可真是有福气……”

“……阿姨,您尝尝这个。”

“哎。”

林子仲叹着气摇摇头,心里更烦躁了,慢吞吞地走了进去,母亲赶紧叫他坐过来“子仲啊,怎么才来?媛媛来看你了。”

李媛媛正坐在母亲的身边,笑容满面地拉着她闲聊,母亲也是很高兴,赶紧叫林子仲过来坐在她身边,拉着他们聊了许多他们小时候的事。

林子仲听着,越听越觉得事情奇怪,终于忍不住打断道:“妈,我饿了。”

林母一拍额头,“瞧我都给忘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做两个菜咱们一起吃啊!”

李媛媛也马上跟去了厨房,“阿姨我帮您吧。”

“不用不用,媛媛真是贤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林子仲无奈地摇摇头,听着母亲和李媛媛全程互吹,他一句话也接不上,心情复杂地七上八下。

好不容易三个人吃完了午饭,李媛媛才依依不舍地跟林母告别。

林母关上门,转头就板起脸问儿子:“你说你,你到底怎么回事?”

林子仲挠挠头,“什么怎么回事?”

“人家媛媛都主动找上门了,你看你那是什么态度?对人家冷冷淡淡的,幸好人家媛媛不跟你一般见识,要是我早抽你了!”

“妈,我跟她都分手好几年了。”

“分手了还可以和好啊!她这些年一直单着,你也一直单着,你们都岁数不小了,既然媛媛有这个意思,有什么不好的?”

林子仲看看母亲期盼的脸色,还是没忍心继续说下去。李媛媛这次回来,是想跟他复合吗?他们曾经,的确是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可那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也早就有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感情。

林母重重地叹了口气,摇头道:“唉。真不明白你。媛媛这么好的女孩儿,她爸妈和我们又是老朋友,知根知底的,你怎么还是……”她有些恨爹不成刚,又有些无奈地望着儿子,“你是个大人了,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主意,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是你也该好好想想,你岁数不小了,以后的半辈子,应该怎么过。你想就这样吊儿郎当地过,还是成个家、安安稳稳地过?”

“妈,您就别问了,我心里烦着呢。”林子仲心里也很烦躁,现实与期待、安稳与冒险、已知与未知,究竟该如何选择?他也不知道,他应该好好想一想,好好问一问,自己的心。



孙洵等了两天,终于等来了林子仲的电话。

“抱歉,这两天没能跟你联系,家里有点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哦,没关系,你忙你的就好。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嗯……那倒没有,不过接下来一两周,咱们可能见不了面了。”

“……为什么?”

林子仲犹豫了下,低声道:“我前女友从日本回来了。”

孙洵沉默了许久,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也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林子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我……我需要一点时间,可能暂时……不能跟你见面了。”

孙洵没有接话,又“嗯”了一声,随即补充道:“好的,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先挂了吧。”

林子仲也沉默了一会,“行,那这段时间你自己要好好的。过段时间再联系。”

孙洵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忽然觉得心跳得厉害,拿着电话的手心都冒了汗,他咬了咬嘴唇,仿佛整颗心都沉了下去。他也不能确定林子仲最后会如何选择,毕竟结婚生子这条路要容易走得多,而自己脚下这条未知的路,却充满了不确定和风险。如果他真的选择了前者,那也是无可厚非,但……孙洵的心中总会有那么一点失落,仿佛得而复失一般,原来情不知所起,早已动了心。

原创小说禁止转发。

TOP

《执手》
文•乌拉韩阳

耽美|年代|京味|清水|微甜
本文根据老唱片夫夫真实故事改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人生犹如一场战争,所幸有你,与我并肩作战。

03 他是我的爱人

那一段时间,孙洵过得度日如年,每一天仿佛都在恍惚和不安中度过,他不知道林子仲在做些什么,也不敢贸然联系他,他害怕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害怕自己刚刚动了心就成了一场空。
忽然有一天,林子仲打来电话,孙洵还有些局促,拿着电话的手心都冒了汗,他要说什么?他想听,又不敢听,他害怕听到的是一个坏消息。
“好久不见了,你最近过得好吗?”
开场白就有些生疏,让孙洵的心里不禁有些不祥的预感。但自尊心还是让他表现得从容沉稳,“我挺好的,你呢?”
“我……还行吧。明天你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孙洵忽然紧张起来,他的前女友离开了吗?还是没有离开呢?这个时候见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孙洵无法直接问出口,只好委婉地问:“有什么事吗?”
林子仲沉默了一会说:“她想见见你。”
不必说,也知道他口中的“她”是什么人了。孙洵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首先是觉得,既然情敌提出了见面的要求,他作为一个男人,不能怂。其次,他也真的好奇,林子仲的前女友会是什么样子,她见了自己,会说些什么。然而他刚放下电话,心里就开始了忐忑。林子仲带那个女孩和他见面,是想说什么呢?是告白局,还是分手局呢?不论是什么,他都应该去,听他亲口说一个答案。
约好的那天,孙洵没有打扮得很隆重,也没有很随意,只是白衬衫、牛仔裤,看起来清爽舒适。然而他难得一见地迟到了。
他到那家餐厅的时候,透过玻璃窗,就看到林子仲与那个女孩面对面坐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天,看起来似乎很和谐。女孩不算特别漂亮,但大方得体、温柔可人,像是男人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孙洵的心里忽然有些酸涩,这些天他的心里一直抱着某种期望,那种一丝丝的幻想,仿佛在这个瞬间产生了一丝裂痕。他们看起来是那么般配,而他的到来,仿佛是多余的。或许他今天就不该来,不该看到他们坐在一起的样子。这场爱情,或许还没来得及开始,他就已经输了。
他也忘了自己是以什么心情走到他们坐的桌前的。
林子仲看到他,忽然站了起来,望着他微微一笑,似乎是忍住了许久未见的思念和冲动,那一个眼神竟然令他莫名地安心、又莫名地费解。
女孩也站了起来,林子仲为孙洵介绍身边的女孩,“这位是李媛媛,刚从日本留学回来。”
孙洵面带微笑地与她握手,礼貌地与她打招呼:“你好。”
这时林子仲转过身来轻握孙洵的手臂,面带微笑地说道:“这是孙洵,他是我的爱人。”
这话一出口,李媛媛的嘴角抽动了下,原本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尴尬和不自然,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惊讶或鄙夷的神情,似乎是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
而孙洵呆立在原地,他看到林子仲略带玩味和调皮的笑容,连方才握手的右手都僵在了那里,他听错了吗?他说什么?“他是我的爱人”,这一句既直接又简短的话,不停地回荡在他的耳边。
孙洵回过神来的时候,林子仲已经很绅士地为李媛媛拉了椅子让她坐下,而自己坐在了孙洵的身边。
孙洵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的侧脸,林子仲也望向他,给了他一个微笑,坚定而温柔。
孙洵不知该说什么,他就这样看着林子仲和李媛媛点了菜,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天,他心不在焉地听着。
听了一会,他终于缓过神来,这就是林子仲今天给他的答案了。今天之前的所有不安、所有焦虑都一扫而空了,因为那个人终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不是泡影、不是失望、不是暧昧不清,而是真实的喜悦。
中途,林子仲去了洗手间,李媛媛忽然问孙洵:“你是认真的吗?”
孙洵先是愣了一下,这话确实问得没头没脑,但他明白她的意思,随即严肃地点点头,肯定道:“当然,我对感情是认真的。”
李媛媛看了他一会,神色失落道:“其实听到他说今天吃饭的时候还会有一个人来,我就猜到了。”
孙洵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今天这场他以为自己必败的局面,却陡然扭转,那个看起来那样漂亮聪慧的女孩,却成了失败者。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她。
李媛媛自己沉默了一会,又释然一笑:“既然你是认真的,那我就放心了。子仲他是个好人,你要好好珍惜他。明天我就回日本了。”
孙洵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也祝你一路顺风。”

吃完饭,林子仲送孙洵回家。车上,两人都沉默着,谁也不说话,一种暧昧而害羞的味道蔓延在狭小的空间里,仿佛谁也不愿意打破。
直到下了车,林子仲说:“我送你到楼下吧。”
孙洵也没有拒绝。两人便步行着朝孙洵家的楼下走去。
林子仲忽然伸出手,拉住了孙洵的手,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牵手,却是格外心动的一次。
孙洵扭头看了看林子仲,林子仲也看着他,“你今天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孙洵知道他在说什么,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幸好天已经黑了,路上也没什么人,不会有人看到他此时有些窃喜的表情。“你想听我说什么?”
“你今天开心吗?”
“开心。”
“为什么?”
“因为今天……菜很好吃。”
林子仲“噗”地笑出来,孙洵也笑了,两个人望着彼此的眼睛,笑得乐不可支。打破了暧昧的窗纸,可以清晰地看到彼此的心意,是一件多么幸福、多么喜悦的事。
两人这样边说边笑走到了楼下。林子仲忽然认真起来,说:“其实媛媛这次回来,是想要跟我复合的。我两家是世交,两家老人也在极力撮合我俩。”
孙洵“哦”了一声,不知该接什么。
林子仲又说:“其实我也有想过,要不就稀里糊涂地结婚生孩子,日子就这么过,好像也行。可是一想到你,我又不想那么过了。”
孙洵笑着问:“你都三十好几了,再错过了结婚的女孩可就没什么机会了,你真的不后悔?”
林子仲望着他的眼睛,“不后悔。”
孙洵点点头,轻轻地抱了他一下。由于是在家里楼下,也只是飞快地抱了一下,林子仲望着迅速抱了他又迅速退回去的孙洵,嘴角上扬了下,像是一个青涩的大小伙子,笑得又傻又憨。
孙洵走到楼门口,回头对他说:“明天我下班早,你来接我下班吧,咱们一起去那家川菜馆吃饭。”
林子仲笑着点头,“好。”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相处三个月了。
这天他们一起吃了晚饭,林子仲主动邀请孙洵去他的家里坐坐。孙洵欣然答应了。
林子仲自己住在一间单身公寓里。房子不大,但很有情调。两扇大窗下摆放着画案,旁边堆放着一些画画的颜料,书架是用画架替代的,放了很多书籍,有中文的,也有外文的。一个略显格格不入的老冰箱,看着有些陈旧了,还发出嗡嗡的制冷的声音。房间里侧有个屏风,将卧室和客厅分隔开,屏风后就是一张单人床、一台小电视和一个录像机。整个房间有些杂乱,但也算干净,想到一个单身男人住在这里,这样的状况也算不错了。
孙洵走进这间小屋子的时候,仿佛走进的是林子仲的生活。这里的物品对他来说还有些陌生,但他很乐意与它们见面。
林子仲有些局促地给他倒了一杯水,“抱歉,也忘了好好收拾一下,让你见笑了。”
孙洵倒是没有介意,“没关系,这样挺好的。”
他们把租来的录影带放进录像机里,小电视播放出一部英国电影,名字叫《神父》。电影有些暗淡悲伤,充满了主人公对神子的爱和对同性的爱之间的激烈矛盾。
虽然电影很感人,但似乎两个人都有点心不在焉,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情节,有时谁也不说话,默默地看着屏幕,但余光中总能看到身边人专注的眼神。
比起看电影,或许这种并肩而坐、安静和谐的气氛更让他们陶醉。不需要太多语言,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哪怕彼此不说话,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电影很长,看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孙洵刚看了看手表,就听见林子仲说:“时间太晚了,你明天还要上早班,再回家也折腾,不如在我这睡吧,明早直接去上班也近。”
孙洵想了想,看了一眼他的单人床,又想起了这三个月他们的相处,心里想到的一个词是:水到渠成。林子仲这个人,是值得好好交往的。他看了看林子仲,对他点了点头。
林子仲站了起来,帮他铺好了床,然后自己坐回到沙发上,拿起了桌上的一本书打开。
孙洵躺在他的床上,不解地望着他,“你不睡吗?”
林子仲不知为何有些脸红,他赶紧关了灯,只开了茶几上的书灯,靠着沙发背对着他坐了下来,“我还有一本书没看完,想再看一会。”
孙洵又好笑又费解,这个男人为何总是不按套路出牌?既然他这么说了,他也就由他了。
这一夜无梦,睡得很踏实。清早醒来,就看到初夏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画着颜料的画板上,不大的小屋笼罩在一片温暖祥和之中。林子仲坐在沙发上,歪着头捧着昨晚的那本书,认真地看着,清晨的阳光笼罩在他的身上,格外好看。
孙洵揉揉眼睛,坐起来惊讶地望着他,“你昨晚在那儿坐了一宿?”
林子仲抬起头望着他,合上了书,这才想起来打了个哈欠。
孙洵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昨晚的想法还真是小人之心了,没想到他竟然真是个“柳下惠”。“你怎么不来床上睡?”
林子仲笑得有些尴尬、又有些害羞,“你今天还要上班,我怕挤到你,你睡不好,这单人床太小了。”
孙洵随口玩笑道:“那你买个双人床不就行了?”
林子仲望着他笑笑,并没有接话。

孙洵去上班的路上,仿佛忽然醒悟过来,一瞬间的莫名其妙、疑虑、不解、纠结、甚至有些气愤,昨天他原本是期待着发生什么的。毕竟他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感情走到了这里,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不需要故作羞赧,也不需要欲拒还迎。可他以为会发生的事,竟然没有发生。他有一瞬间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难道林子仲对他并没有那样的意思?可他明明在那女孩的面前说:他是我的爱人。这确凿说出口的话,难道还能有假吗?
孙洵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工作的一天都烦躁的很,忍不住反反复复地想,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
前台的小妹妹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逗他:“孙哥,平时你都跟大家有说有笑的,今天是怎么了?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孙洵尴尬道:“没什么,我挺好的啊。”
另一个前台小妹妹调侃道:“孙哥工作表现一直很好,能有烦恼也肯定是感情问题,我看是为情所困吧?”
两个小妹妹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仿佛是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八卦。
孙洵哈哈一笑,“去去去,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叫为情所困,别瞎说了,快好好干活!不然扣你们工资!”
两个小女孩调皮地吐吐舌头,继续工作了。
孙洵嫌前台闹腾,自己找了个清净的角落呆着,这会儿快下班了,酒店的人流也不多,他偷一会懒也无妨。
正在脑子发乱的时候,忽然BB机响了,他赶紧掏出来,看到的是一条文字讯息,来自林:我买了一张双人床。
孙洵先是愣住了几秒,随即差点没叫出来,他忍不住握着BB机跳了起来,又怕有人看到他失态的样子,赶紧收敛了动作,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抹不去了,仿佛一天的阴霾全都散开了。那些不安和焦虑一扫而空,换来的是晴空万里的阳光,暖洋洋的照进他的心里。
下班的时候,孙洵换好自己的便服,从大堂走过的时候,前台小妹又叫住了他,“孙哥!这是有什么好事了?满面春风的,刚才不是还愁眉不展吗?”
孙洵心里高兴,也跟她们贫两句:“没有的事儿,小姑娘别瞎打听。”
他从单位出来,就直奔商场,走到卖床上用品的一层,却停住了脚步,他还是第一次来买床上用品,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热心的售货员上前询问他:“这位先生需要什么?”
孙洵说:“我想买一套双人的床上用品。”
售货员带着他往被褥床单的方向走,边走边问:“一般我们双人的床上四件套,就是包含床单、被罩,和两个枕套。您看看,您喜欢什么材料、什么款式的?”
售货员介绍得热心,孙洵也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一时有些踌躇。
售货员又笑着问:“一看您就不常买东西,男同志都这样,不会选东西,那您的爱人喜欢什么样的?您按照她的喜好买,准没错。她喜欢什么颜色?”
听到她说起“爱人”这个词,孙洵又不禁想起了那天林子仲说“他是我的爱人”时的样子,心里不禁涌起一丝甜蜜。“爱人”是一个多美温暖的词语,不是“丈夫”、“妻子”这样法律上赋予的社会关系,只是因为相爱而在一起的两个人而已。
他想了想,看着眼前花花绿绿、眼花缭乱的颜色,忽然锁定了一款淡蓝色碎花的款式,指着它说:“蓝色的吧。”他觉得,林子仲应该会喜欢蓝色。
售货员笑着说:“您爱人的眼光倒是和一般女同志不太一样,一般女同志都喜欢粉的、红的,她品味倒是挺特别。”
孙洵笑笑,“就它吧。”
“好嘞,我给您包起来。”

孙洵走出商场,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给林子仲打了个电话。
林子仲很快就接了起来,听起来语气还有些焦急,“喂,你在哪儿呢?”
孙洵忍不住弯起嘴角,“我刚下班啊!”
林子仲有些怀疑,“你不是五点就下班吗?这都六点多了。”
孙洵心情很好,“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孙洵到了林子仲家的时候,就看到原来单人床的位置已经换成了一张双人床,林子仲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床垫上,画面有些滑稽好笑,孙洵忍不住逗他,“你怎么不把被褥铺上呢?”
林子仲看了看他,很直接道:“没买床单。”
孙洵哭笑不得:“那你怎么不买呢?”
林子仲有些窘迫,想了想说:“你也没回我电话,我还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如果我说我不愿意,难道你还要把床退回去吗?”孙洵走到他身边,把藏在身后的四件套拿了出来,塞到他的手里。“我下班就去商店买的,给你一个惊喜。”
林子仲抬头看着他,眼中有一瞬间的惊喜,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单纯的喜悦。
两个人一起重新铺好了被褥,换上了新买的床上用品。新的双人床使得原本就不大的小屋显得有些拥挤了,可林子仲却爱不释手地摸着新买的枕套,对孙洵说:“你选的布料真好,颜色也好看。”
孙洵得意道:“售货员说了,让我按照爱人的喜好买,我就选了这个。我就猜你会喜欢。”
林子仲点头道:“我喜欢。”
那一晚,他们成为了真正的爱人。
原创小说禁止转发。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