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kk3762 于 2018-11-10 10:28 编辑

Tim在止疼片带来的朦胧感觉下度过一个在医院愉悦的夜晚。他拍了X光片,然后打了石膏,和每个进来的护士眉来眼去——陶醉在年轻女孩的欢笑间和年长女士们抑制不住的微笑。尽管他很开心,但是他还是害怕明早。Ben会带着他父母酒店的电话,而就那样,悲剧又将重演。
        Tim13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因他患上了流感而不得不取消去日本的旅行。起初他还为他们决定待在家里而喜笑颜开,年幼的他总是因为他们单独旅行而难受。没有他们在床边的照顾安抚,也没有对他需求的满足,他的父母仅是把他当成了麻烦,十分尖刻对待他,一直到他们重新安排去日本的日程。
        现在他明白,在一起度假对于他的父母而言是一种再次体验他们过去曾约定好的两人世界的一种方式。就Tim所知,他就是一个错误。他的父母从来没有谈论过再生一个小孩。当他们有时间的时候,他们还是爱着他的,但他在很久以前就明白,不要去索取太多或是碍他们的事。
        随着天明的一步步到来,他尝试着想象他们对事故的反应。或许更糟,假如Tim打电话给他们解释怎么办?当Ben出现在医院时,他的嘴里马上就蹦出了这个问题。
        “你打电话给我父母了?”
        “没有,”Ben开始说道,但当Baker医生进来时,他马上改变了他的说辞。“是的。他们说航班改不了了,但是他们安排了一个护士去照顾你和其他的一切。”
       这听起来还不算糟糕,前提是要是真的。医生问Ben要Tim父母的电话,但他却故意忘记带来。Baker医生似乎有些怀疑,但他看了一下表,给Ben抱怨一堆Tim需要的东西。在撑着支架,快速去药房取完药后,Tim让Ben用轮椅推他去车那里。他坚持要上车前转一圈,这样他就可以看看有没有损伤。
        震惊!他居然没有发现一处刮擦。
        从在后面推着轮椅,Ben就一直阴着个脸。随着Tim感受到止痛剂开始起作用,在回去的路上他们就没怎么说话了。当他们到了,Tim就杵着支架在车道上走得飞快,让Ben不得不跑起来才跟得上。
       “我喜欢泰山(臂力大),”Tim说道。
       “是喜欢他的母猩猩吧,”Ben开了个玩笑。“等下,我来给你看门。”
       “谢谢。”Tim看着他毛手毛脚地摸着钥匙。Ben紧张地偷瞄了他一眼,就像是很在意自己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搞不定。不是说其他时候他没有偷瞄。Tim已经习惯于女孩们发现他的魅力,但是他现在想知道男生是怎么想的。很明显是指那些男同。Corey就是被吸引的一员,但那样的情况很莫名其妙。这么一想,莫名其妙就知道Tim的家在哪的Ben也是一员了。
       Tim一进去就坐在了樱桃红的长沙发上,Ben紧张地站在他的面前。“有点事情我先给你说。”
        一时间,Tim以为Ben要向他袒露心怀。这个想法让Tim忐忑,但又兴奋。
       “为这事就让你父母担心有些没必要,”相反Ben这样说道。“或者说,就是扭伤了脚踝,对吧?叫护士也有点过了。我意思是,如果你想要的话,我现在就去打电话。不然我也可以来照顾你。”
       Tim盯着他。“所以没有护士?”
       “没有护士。”
       “你也没给我父母打电话?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医院过夜了?”
        此刻Ben开始有些内疚。“他们不知道。”
        Tim松了一口气。如果这场事故的始作俑者不是他的话,Tim还会感谢他。Ben更愿意去为这事去补偿。他保证他每周都会来做饭打扫卫生。所以Tim便有了这个“小护士”。一个如果别人发现了就会毁掉他在学校名声的“小护士”,但此刻他所感只是为他父母没有知道而如释重负。
       但如果他们要这么做,就必须要做对。Tim杵着支架摇摇晃晃地走向他房子在后面的他爸爸的房间。也许这个房间比不上Darryl爸爸的房间,但还是不错的。这的东西都是用黑木,棕色皮革做的,而且每一个都很舒服。
        “我想这是个露营的好地方,”Tim说着,坐在了长沙发上。他朝调酒柜台点了点头。“那里还有个冰箱来放饮料。”
        “所以我们要在这做什么呢?”Ben看了下周围。“毯子,枕头,很明显…额…”
        “在大厅的壁橱里,”Tim说道。“我要我的枕头。和一些好点的衣服。再在烤箱里放点东西,好吧?”
        “好。”
        Tim打开了电视,Ben离开了房间,他想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他可以在今天之后就甩开Ben。Tim想他肯定会做一些补救或是找一个借口来围在他的身旁。不管怎样,Tim可以照顾好自己。但对于此刻,他只想平静下来,好好休息。他调着频道,停在了音乐视频上。
        不一会披萨的味道就充斥在整个屋子里。当Ben端着两个装着披萨的盘子进来时,Tim几乎快因香味而哗哗流口水。他们一起看着电视,取笑着那些唱得不好的人,然后不停地在VH1和MTV间切换着来错开广告。他们一吃完了,Ben就把盘子端回了厨房,然后跑着回来,扑通一下躺在沙发上。当Tim正准备切回MTV的时候,Ben突然打断了他。
       “等下!我爱死这首歌了。”
       这首歌Tim已经听了无数遍。收音机电台以前像疯了一样地不停地放着Fugee的Killing Me Softly,但是他对这首歌一直都没什么感觉,即使是是中间那一段的柔和的男声。
       Tim看向了他的左边,下巴都要掉了下来。Ben在唱歌,但是不是像别人那样随着音乐低声哼唱。Ben的声音很甜美,聆听着又是那么的完美,让Tim想叫Lauryn Hill(Killing Me Softly的演唱者)闭嘴,这样他就可以听得更清楚一些了。
       相反,Tim偷偷地调低了电视的音量,这并不困难,因为Ben的眼睛盯着他。没有鬼鬼祟祟的眼神和自责。现在Ben在唱歌的同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Tim身上。唱得真是太美了。抛开一切,Ben真的好美。Darryl的钱,Stacy的狡猾,Bryce的肌肉都滚开吧。Ben有着这样的天籁之声,就凭这点,他应该才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人,他真的太TM厉害了!女孩们应该为之倾倒,而男孩们应该以他为模仿的对象。
       接着,歌曲结束了,Ben转开了视线,他的脸颊有些发红。Tim目瞪口呆了好几秒,然后连忙拍手喝彩,此时深陷其中的Tim早已不在意自己犯傻了。
       “你很会唱歌啊!”
       “嗯,”Ben说着笑着,表情之下带着一丝焦虑。“还好吧。”
       “你为什么不经常唱呢?我意思是说,如果我有你那样的歌喉,我会以唱代说,不会像一般的人那样去交流。”
        Ben笑着。“那样做~~~不用多久~~~就会显得很过时~~~”他以歌剧的风格唱着。
        好吧,那样说会有些蠢,但是Tim想要听Ben再次高唱。“唱唱这个嘛!”他说着,把音量调大了一些。
        “是Beastie Boys(野兽男孩)啊,”Ben说道。“他们那不是唱歌,那是说唱。或者说是在碎碎叨叨。等下首歌吧。对了,你有没有听过原版的Killing Me Softly?”
       Tim摇摇头。
       “Roberta Flack!她是我的女神。有时间的话我给你唱那个版本的。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我的嗓音好听了。每次我一听到就起鸡皮疙瘩。”
        Tim的鸡皮疙瘩仍没有消掉,所以他在尽力平静下来,以免自己兴奋过度。他们一起看了另外几个,直到又到了Ben的菜。接着他再次开始歌唱,这一次他闭上了眼,Tim感受到了那些相同的情感奔涌着。不仅仅是这首歌,也不仅限于此刻。那声音真的太TM有魔力了!Tim还是不能弄明白,为什么Ben没有更受欢迎。或许是因为他是同性恋的事情,但绝对没有人会在听了他的歌声后不去原谅他的一切。
        歌曲结束了,Tim尽量忍着不去过分地夸赞他。“你有没有进合唱团或是其他类似的?”
       Ben点了点头。
       “所以在学校的同学听过你唱歌。”
       “是的,但通常也仅是那些去朗诵的人。我也在高一那年在才艺表演上唱过。”
       然而学校没去赞扬他?Ben又为他唱了另外一首歌——至少感觉上是这样的——而一结束,Tim关闭了电视。然后他问了一个在他脑海里不断闪现的问题。“所以,做一个gay是怎样的体验?”
       “就像其他任何事物一样,我觉得。做你自己是什么感觉?”
        “直男的感觉,”在把话题带回正轨前,Tim坚定地说道。“为此,你是不是有受过很多的议论?我意思是,在学校的人都知道吧,对吧?”
        “嗯。”
        “我很惊讶你没有每天被弄得很惨。”
        “我总会听到很多的废话。”Ben耸耸肩就像那已经司空见惯而觉得无所谓了。“但是在我出柜前也会因为别的原因而听到很多废话。现在不同了。”
        “是的,是的。”Tim体谅地点了点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Ben翻了个白眼。“搞得像你感同身受一样。当一个运动男,有有钱的父母和自己的新跑车。人们肯定会残忍地欺负你。”
        Tim咧嘴笑以作回应。“从你那方面说,我确实过得不错,但是我还是会从别人那里听到废话。错过一个球或是没用球拍接住,特别是在你的队伍输了之后,你的队友便会对你恶言相向。”
        Ben看起来有些疑虑。Tim也应该讲一点自己内心的事。受欢迎有时候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光鲜,只要Ben知道在kansas发生的一切—
        Tim本可以告诉他的。这么做便意味着唤起过去。在这里说出那些话,即使是一次,也将意味着他们会再次一传十,十传百,直到Tim崩溃。但无疑的是,Ben能体会做一个被抛弃的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那么这个呢?”Tim脸上笑容消失了。“在以前的那个学校,我前女友到处乱传我强奸了她,仅仅因为我甩了她。我便忍受着在学校的每一个女生的上前来对我说的废话。有一些甚至还想用膝盖顶我。真的有病。”
        Ben比起主观臆断似乎更具好奇心。“发生什么了吗?”
       “你认为呢?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全是她针对我而说的话,但她没有跑去警察局或是别的,因为她知道真相。一段时候后便平息下来,但是人们在那之后就对我不再一样。你不知道我有个新的开始是多么开心。”
        Ben叹了口气。“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还会出柜吗?如果你搬到国家的另一边,没有认识的人,你还会再次出柜吗?”
       “是的,”Ben毫不迟缓地回答道。“你在开玩笑么?除了这样我还能做什么?假装我喜欢女孩然后和她们睡?”
        Tim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像他也那样做过而受谴责。或许因为和Krista在一起涵括了太多的假装。
      “我肯定会再次出柜的,”Ben继续说道。“这是我遇见其他同志的唯一机会。这样做是值得的。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还没遇见过吧?”
       “没有。至少不算是爱。”
        他父母从德国带回来的布谷鸟钟突然启动了,这只小鸟报着时间。
        “老天,我该回家了。”Ben开始穿上他的鞋子。“你现在还好吧?冰箱里有点喝的和其他东西,柜台上有吃剩的披萨。要我端进来吗?”
        Tim止住了笑容。“不了,我自己来吧。”
        “我想我明天早上来做早餐然后检查下你的情况,然后下午再过来?”
        “好?”Tim本想告诉Ben他自己可以处理好一切,但相反他说道,“你会为我那样做吗?”
       “不仅是那样,还有更多。”Ben大笑着,就像他在开着玩笑,但他们彼此都知道他不是。“额,那么明天见。”
       他几近是跑到了门边,很可能是因为刚刚的话而感尴尬,但Tim不在意。如果Tim是个女孩……好吧,那确实是个奇怪的想法。但如果事情真是那样,他会因为像Ben这样的人喜欢他而感兴奋。至少,会比此刻的他兴奋得更多。



(第五章  上)

TOP

喜欢上本班的一个男生。然而我是那种很沉冷的人,一直一直一直抑制自己的感情。喜欢一个人总是会千方百计地去联系他,和他说话,然而我只想远远的观望,我也不去找他,以免不熟悉的人表现过分热情只会更显奇怪。我已经给自己打上这样一个标签:生而怯懦。

TOP

我想在寒假来前,多弄几章,然后寒假到了一口气奔半本书。寒假后基本上我就没假期了。寒假之后要奔考试了。不过每次都规划很好,但总是不尽人意。这本书迟早也会有翻完的一天。能行的话弄spring吧,就当学习英语。

TOP

突然间想起初三给我同桌表白。。然后第二天他就把我和他的位置调开了。瞬间心碎。。。至今虽然过去很久,但是每次一想到还是很胸口紧缩。

TOP

omg楼主又更新了
让我想起少年时候混贴吧看人更文的时光哈哈

TOP

没有了?呜呜呜。。。

TOP

谢谢大佬!

TOP

看了something like summer!有些无聊,看了一半就弃了!
不念过往,不悔来路

TOP

本帖最后由 kk3762 于 2019-2-4 00:24 编辑

自从服用止疼药后,他便睡得很沉,每个早晨,从惺忪睡眼中醒来的Tim第一个看到的便是Ben。通常,随着Tim被叫醒,整夜睡在小房间的长沙发上带来的疼痛也随之而来,然后Ben会以一个特别蠢萌的样子看着他——就像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接着Ben会匆匆离开去做早餐。第一天Tim吃的是煎薄饼,第二天则是煎鸡蛋。而今天仅仅是冷冻的华夫饼,所以肯定他又是匆匆忙忙做的。
       “九点半了,”Tim说着,Ben把餐盘摆好放在咖啡桌上。“你不会迟到?”
        “额,好吧。”Ben看了一眼表。“没事儿。我闺蜜Allison知道些小窍门。他们只在第二节课查勤;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会搞错谁早上迟到了。在那之前或之后,我都是闲着的。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吧。老师会在课程的最后问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还是要去大部分课程。”
        Tim给了他一个暖暖的笑容,Tim只这样对那些让Tim开心满意的女孩子。而这通常会让她们心都化掉,并且让他开心的是,这招对Ben也有效果。看见一个男生那样的反应,在某种程度上更让人有成就感。Tim所收获女孩子对他的喜爱可比他投入的时间多得多,但让一个男孩子内心小鹿乱撞更像是一种成就。
        “至少明天是周六了。有什么大的安排吗?”
        “额,应该有吧,”Ben说。
        “我懂了。”Tim撅了一下嘴。“你要抛弃我,把我一个人留在这。”
        “我打算给你做一顿真正的像样的饭。不再是冷冻披萨或是快餐了。但一想来,我事情很多。我不能把我所有的时间浪费在直男身上。”Ben眨了一下眼。“你懂的。”
        “我会让你觉得花时间很值的,”Tim说。当然他没有这样做的打算,但是他喜欢暧昧。
        “比如?”Ben接道。
        “我会让你闻我的袜子。”一个枕头砸到了Tim的脸上,当他把枕头拿开的时候,Ben已经转身走向了门边。Tim对着转过身去的Ben大喊道:“还有,我会让你继续用我的车,你个小毛贼!”
        在Ben没有放学的时间里,Tim是多么孤独。但Ben会把他所有空闲时间用来陪伴Tim,Tim也十分珍视和他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毕竟那些一个人所面对的睡眠与疼痛的分秒交替让人感到度日如年。除此之外,Ben真的把他照顾得很好。做饭打扫卫生本来就已经够了,即便Tim没有要求他,他还把衣服洗了。Ben也帮他洗澡,因为Tim不得不把石膏夹在浴缸边缘。以前,在他们一起的第一周,在他洗澡的时候,他甚至还让Ben留在他的旁边。当然浴帘拉上了,但并不是全拉,因为让Ben悄悄偷看他的身也能满足他的“成就感”。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就像一对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不再对性感兴趣。至少Tim是这样。甚至是扑倒Krista的想法也不能激起他的欲望。或许那些药丸就是罪魁祸首。两个多星期,总是会席卷而来的睡意一直纠缠着他,总是扰乱他的心绪,所以Tim放弃补药,反正近几晚,Tim睡得更早,并且他的药也已经吃完了,不给他补药也没有什么让Ben好抱怨的了。
        当周四下午的电话铃响起,Tim面带傻笑接起了电话。很可能是Ben打电话来问晚餐吃什么。“咋了,亲爱的?”
        “嘿,兄弟,你去哪了?”
        那声音很难被认错,那种夹杂着源于有钱和受欢迎的自信是那么的独特。
        “嘿,Darryl!Krista没有告诉你吗?”
        “Krista?你是说你的亲爱的”
         Tim干笑了两声,但他在尽力把它掩饰成哈哈大笑。“是的。我以为她打电话来了。说道这,她没告诉你吗?”
        “她说了。你的脚踝扭伤了,哼?”
        “嗯。”
        Krista上周打过了电话,但是Tim讲的只有一半是实话,他告诉她,他的父母不让他外出。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撒谎。或许因为他还是比较喜欢和Ben在一起的令人放松的静夜。现在,想到和其他几个哥们出去晃荡,放学后溜去Darryl家小酌几杯感觉起来也还不错。就像那次和Krista一起的那样。
       “到如今我们都以为你要回来了,”Darryl紧接道。“Bryce去年摔断了手,也就几天没来。”
       如果他的父母在,Tim可能连这样的几天都得不到。“我在借机爽一把,老兄。我应该周一就回来了。”
        “Krista说她好久没有看见你了。要不要我叫她帮你打一次康复飞机?”
       Tim哼笑了一声。“我有提到我的父母信天主教吧?”
        “啊,”Darryl的回答就像是那已一目了然。
        “不过说回来,她可是个假正经哦。”
        Darryl大笑道。“当然,她也可能没那么正经!或许你在这方面的试探太拘谨了。”
       “嗯,或许吧。”想到这个,Tim的下面阵痛了一下。没错,那些药丸肯定降低了他的性欲。
        “好吧,我想,应该能很快好起来,拜了。”
        “拜。”
        Tim挂断电话,在沉默中坐立了一会。这通电话让他感到焦虑。接到Darryl的电话就像是意味着清醒的警钟。他的父母星期天就要回来。在那之后,就要回归“现实”了。在家里和Ben相处确实很好玩,
但是Tim不能把一个世界两片天地交叠在一起。
       除非他能以某种方法带Ben一起,让他的朋友喜欢他。但是怎么可能?他无法想象Bryce被Ben的歌声感动的场景,并且把Ben介绍给Stacy Shelly和Darryl Briscott不会让他们对他有“特殊照顾”。Tim不想去在意,但是一比较,Ben真的是无辜又善良。
       除了他是个gay,这个很野的事实,不过这一切是两码事。Ben没有保持“低调”,而且如果Tim的父母发现了,他们会发飙的。不,留给他们的只有一个周末了,这一切最好还是结束了。他所能做的只有去珍惜还剩有的时光。
       尽管他已经很努力了,但当Ben出现的时候,Tim还是感觉到很抑郁。冰箱已经空了,所以Ben带了些快餐,但是Tim只是草草吃了几口。然后他们便在长沙发上休息,Tim开始逐渐厌烦那里。停药了以后,他所想念的不只是性爱。画画,跑步,开车兜风这一切都比坐在沙发看电视好得多。他关掉了电视,叹了一口气把遥控器丢在了一旁。
        “你还好吗?”Ben问道。
        “不太好。”Tim两手撑沙发,站起来。“我们出去走走吧。”
        “你要去杵着拐杖转圈圈?我才不跟着呢?”Ben咬着嘴唇,思索着怎样让他振作起来。“去后面的露台怎么样?你们家的花园确实很漂亮。我们可以去那里逛逛。”
       “嗯,好。”
       Tim起初对这个提议并不怎么感兴趣,直到他们到了外面。嫩绿的草坪从他们的眼底随着视野铺展开来,远处没有歪扭的栅栏,只有几棵清幽的树木告示了青草的边际,摇曳着婆娑的身姿在一方等待着他们。小小的虫子无心地叫着夏日的悠长,那窸窸窣窣的柔和声调压过了远边街坊邻里里空调开开关关的声响。Ben为他调整好了草坪上木质躺椅的枕头,扶着他,让他躺了上去。在日光渐呈黯淡,Ben举起提基火炬,Tim享受着这无边宁静。
        “再从里面再那一听啤酒,这里就是桃花源了。”
        Ben犹豫了一下。“你父母不会注意到?”
        “我才不在乎呢。也给你自己拿一听。”
        Ben只拿了一听回来,递给了Tim。
        “谢啦。”他拉开了瓶盖,抿了一口。啊,很好嘛。
        他们静静地坐在一起——这正是Tim想要的。这也是Ben在其他方面所擅于的。他可以读懂Tim的心,而别人却做不到。Krista是个关不住的话匣子,但是Ben却仅仅和他瞎逛都能很满足。把他们之间确实不能相比,但是不拿来比较又很困难。如果事实再稍稍不同,如果Tim是gay或Ben是个女孩,他可能会和Ben挽着手在走廊上走着。这个想法逗乐了他。
        “咋了?”Ben问道。
        “没。就是在想学校的事情。”
        “你想上学了?”
        “你在搞笑吗?”Tim闷了一大口,然后把啤酒放在了露台上。“如果有机会我绝对不会去读书的。”
        Ben的脸皱成一团,“奇怪。”
        “为什么这样说呢?”
        “额,我刚才觉得或许你更喜欢学校一点。我是说,你那么受欢迎。”
        Tim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好让他的回答充满讽刺意味。“这...或许...会有许多...乐趣吧。”
        “不是吗?”Ben反问道。“我有一个真心朋友,而和她出去玩便是唯一可以使读书不那么无趣的事。没有她,我会疯掉的。”
        “所以,你是怎么看的?”
        “额,你有更多的朋友,所以就像你有了更多的Allison。对我来说这会让我喜欢上学。”
       Tim笑了,但是实际上,他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把Bryce和Darryl相乘,或者甚至把以前的Carla和Brody相乘,这一听就是个鬼见愁的问题。他的朋友让他开心,并且让觉得自己有人在意,但同时他们也可能很累人。他们和他一样就是在满足一种需求,而且可能彼此都是这样认为。
       “来,我告诉你个秘密。”Tim说道。“受欢迎的人极其没有安全感。他们所日夜在意的就是站在最高处,被所有人喜爱。为此,他们为别人的看法而惶恐不安。他们的大多数显然会为了他们所能及的别人的认可的投票,而不顾一切。”
        “不算已有的伙伴。”
        Tim很清楚,Ben这样说是赞同他,而不是去挑刺,但是他摇摇头。“我也一样坏,而且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受欢迎的孩子不过仅仅只是一个安全感拥有的失败者。记住,下一次像Bryce这样的蠢货对你恶言相向时,你比他们优秀,Benjamin,你不用成为谁谁,你只用做你自己。”
        Ben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他给了Tim一个蠢蠢的笑容。这让Tim很难过,因为他在很认真地讲着事实。即将到来的周一,他的生活又要重新聚焦到保持自己的形象,因为他要人们去爱他。或许他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足够的爱,也或许他很可怜,但他生活就是想要仰慕的。在过去的两周,他很不公平地从Ben那汲取了这种仰慕。
        “你想来一个'马杀鸡'吗?”
        以为这是他们之间徒劳的暧昧,,Tim本想刻薄地回他,但Ben看起很认真。
        “把椅背放下来,然后翻过身,”Ben说道。“相信我,我很会按摩的。”
         为什么不试一试呢?Tim斜着身姿躺在了椅面上,翻了个身,打了石膏的那条腿重重地放在了露台上,但相比以前已经好多了,几乎没有痛觉。Ben坐在椅子边上,揉捏着Tim的背肌。
       “所以你按摩过很多次?”Tim问道,想要让他们的聊天继续下去。
        “没。第一次。”
        Tim微微抬起头。“但你说——”
         “额,对,我也还说过很多其他的呢。”Ben笑着,捏得更起劲了,想让Tim把脑袋放下去。
        尽管或许Ben缺乏经验,但他按摩得真的很舒服!他开始捏起了Tim肩胛的那个地方,接着按了按三角肌,缓缓地顺着背部下方移动着。Tim扭了扭身子,他的短裤已经绷紧了。
        卧槽。
        他硬了,或者说几乎硬了。一个男生摸他,而他的愚蠢的下面居然有了反应。他的某些身体部位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翻过身去。他知道这或许能让Ben开心,但——老天!——这要怎么办?
        “好了,”Tim说道。“可以了。”
        Ben继续按摩着。
        “快TM拿开手!”
        Ben像是触了电一样,把手拿开了。“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吗?”
        “没有。”Tim把头转开,背向了Ben,他的视线和放在露台石头上湿漉漉的啤酒相齐。在那后面,提基火炬在黑夜中孤独地怪舞,在交错的绿草见投射下了奇怪的幽影。Tim皱着眉头。或许他有点过分了。他用手肘把自己撑了起来。“我累了,”他说道,没有直视Ben的目光。“你可以走了。”
       “哦,好吧。”Ben站了起来,但是他就直直地站在那。他在等什么?要我送他到门口?当Tim还是一动不动,还是没有看向他时,Ben明白了。他的脚步声从屋子传来。Tim听到拉门打开,但却没有听到它关上。他可以头脑出现这样一个画面,Ben站在那,回头看着他,思索着他做错了什么。他肯定猜对了,因为Ben讲话了。
       “所以,你明天还要我来吗?”
       不!当然不要。还不知道我在赶你走吗?!但是Tim无法让自己的嘴唇磨出那几个字。“当然要啦。明天见。”
        当Tim听到车开走了,几分钟后,他便站起来,努力撑着支架走回屋。一进去,他便开始撸管。自他受伤以来,他就再也没有这样做过,这太难受了。被抑制的荷尔蒙会让一切听起来都很诱人。
        明天将会不同。Tim将自己来照顾屋子,再次学会自给自足。Ben是个好人,但是他不是他的女朋友。Tim不能因自己的过失而责怪Ben,但这周之后,游戏时间就结束了。

(第五章完)

TOP

本帖最后由 kk3762 于 2019-2-4 00:24 编辑

下一章太污了。。。。会不会被屏蔽

TOP

我已经想好了,过年就坐在火炉边给你们翻译,过完年去武汉继续给你们翻译

TOP

一直期待着,楼主好好加油,么么哒

TOP

本帖最后由 kk3762 于 2019-2-4 17:13 编辑

第六章
        第二天Ben来的时候抱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Tim跟着他到了外面的车道上,即使Ben不让他,他还是决定帮他拿剩下的东西。回到厨房,他帮忙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Ben在那之后没有待多久就走了,因为他已经给家里面的人承诺要回家吃晚饭。几个小时后,Ben打电话来,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我那个蠢货妹妹,发现我逃学然后把我供了出来。”
         “噢。”这不是Tim最好的回答,但是他已经混杂了感情。没了Ben,或许晚上不会那么有趣,但或许也不至于让人心烦。
         “不仅仅是今天,”Ben解释道。“我整个周末都不能来了。”
         “你能咋样呢,兄弟?这就是生活啊。”
         他们没有在电话上聊多久。Tim微波炉加热了一些冷冻的玉米煎饼,然后坐在餐厅里,索然无味地随便嚼了几口便咽下。他的大脑充满了杂乱无章的思绪,嗡嗡作响着,尽管尽了最大的努力,他的心绪却总还是不停地绕回到Ben。
        在晚餐后,Tim把素描本拿了过来,走回到了露台,点亮了火炬,试着重现那天的场景,重复那天的心情。昨日难现了,他坐在那,随手画了几笔。然后他漫不经心地写了写,想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却发现,更加心慌意乱。然后他看见了蝴蝶鼓动着翅膀,在空中慢吞吞地飞翔,就像生活本来就这样简单,不必追寻结果。又想起了Ben,Tim的思维切换到了诗歌,那些文字在他的眼前浮动,他的感情更容易在此得到诠释,特别在西班牙语的意境下。Tim发现了语言的美丽,文字的异国情调充满了神秘,那不断发现的乐趣使文字的力量不曾衰减。
        他的心情和灵魂得到了满足,Tim缓缓地支起支架上楼,草草地看了他老旧的黄色杂志。他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即使重复的图片让他泄气,千篇一律,那些女人的胸部都打了硅胶,那些男人的肌肉全是激素催生出来的。至少上楼意味着他可以再次睡在他自己的床上了,这可比那张长沙发十倍都要舒服。
        那晚,Tim辗转反侧,一夜多梦。他发现自己在Corey的房间里,有些奇怪,Ben坐在那和他说话。但他并没有真的在讲话,他在唱歌,每个字都是优美的旋律。当梦到了顶峰,Ben一句一句的唱着,相同的词,成为相同的旋律,变成了一首歌:如果你愿意,我想你吻我,如果你愿意,我想你吻我,吻我,吻~我。终于,在引诱之下,Tim放弃了抵抗,他们的嘴唇相接触,在那瞬间,Tim惊醒了。
        够了。Tim打电话给了Krista。

Ben曾说过,石膏会博取人的同情。事实证明,他是对的。Tim回到了长沙发,但此刻他身旁苗条的身影在他旁边哈哈笑着,以一种责备的语气叫着“Timmy!”。他喜欢亲吻Krista的脖子让她尖叫。不仅如此,他喜欢这样作为回应轻轻松松就硬了,不用再担心他的性取向。
        “让我在上面写点东西!”Krista说道。
        “然后呢?”Tim问道。
        “额……”
         啊,他真的有必要要顺着她吗?“有没有什么'奖励'啊?”Tim暗示道。
         “噢!”Krista看着他。“你想要什么?”
         真的吗?“我确定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噢。啊!”
         让我们开始吧。终于她愿意了。Krista从咖啡桌上拿起了一只马克笔,在他的石膏上涂涂写写。和她在一起的“头疼”让他软了下来,但是他会再硬起来的。他轻轻摇动他的腿,把Krista逗得大笑不止,这时他听到走廊传来些声响。Tim撇眼看过去,是Ben,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从门框后退了几步。
        Tim用腿使劲站了起来。“马上回来。”
         “有人在那吗?”Krista问道,脸上略带着些慌张。
        “只是我的邻居而已。他说要顺便带些东西来。在这等我。”
        Tim抓过他的拐杖,快速走到走廊。不仅仅只有Ben,还有他的一条狗。Tim走过他们时,比了个手势让Ben跟着过来。他们一直走到前门才停了下来,这已经能够说明很多了。
        “你在这干嘛?”他有些生气地低声说道。“你不是被禁足了吗?”
        “我偷偷溜了出来,”Ben说道。
        “老天爷,大兄弟!你要把我吓出心脏病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那你确实做到了。”那只狗咕隆地一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Tim想要一只狗好多年了,但是对于他的父母来说,这就像要他们再生一个孩子。“噢,这时谁呀?”他问道,弯下了腰,摸了摸它。
        “Wilford(威尔福德),和我穿一条裤子的小伙伴。我觉得带他出来散步可以是个偷溜来这的好借口。”
        但Tim没有听他在说什么。相反,他回想起他生日那天开车差点撞上了一个人和他的狗。应该不是……对吧?“你知道的,他看起来很面熟。”
       “他看起来很像Wilford Brimley,”Ben解释道。“就是在燕麦片广告里的老男人。”
        “噢,对!”Tim大笑着。“确实很像。”
        “这就是我们给它取这么名字的原因。它只需要一副眼镜,然后简直一模一样了。”
        他们一起大笑着,这真减压。太爽了。Krista可以随时出现在门口这。
        “听着,你不能待在这,”Tim低语道。“我正准备要推到一个人。我在疯狂夸大我的伤势,而她很吃惊。”
         “嗯,对不起。”Ben看起来有些难为情,就像他做了什么特别傻的事。“我,额,好吧。加油,老兄。”
       老天,这太糟糕了,但反正星期一也注定要这样的。Tim轻轻地打了一拳在他的手臂上,就像那种用手紧紧握住别人的三角肌一样。“你也是。希望你溜回去的时候不会被抓住。”
        “应该不难。我父母出去办事了。”
        “噢。”
        Ben笨手笨脚地慢慢吞吞地走了。“好吧,再见了。”
        “嗯。等等!”
        Ben转过身来,Tim为他的粗线条有些后悔,因为Ben满脸充满了希望。“我要拿回我的车钥匙。”
        “噢,对。当然。”
        Ben从钱包里摸出了钥匙串,没有和Tim眼神交流。然后他走了,穿过院子,几乎是拖着Wilford急匆匆地离开。
       对不起,Benjamin。
       当Tim回到客厅时,Krista还是直直地坐在长沙发上,有些警惕。“我的邻居而已,”他提醒她道。“我前几天错过了个包裹。”
        “哦。”
        Tim坐回到长沙发上,从她的手里拿过马克笔,领取了奖赏,吻了她。在一瞬间的惊讶后,她回应了。让他缓释的是,他们继续亲吻了下去,但这并不轻松,因为Ben难过的神情不断在他的心头一闪而过。如果这个世界是另一个地方,Tim会让Ben开心,给他他想要的。而Tim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他想要的。或许他并不理解,甚至是喜欢,但是Tim只想要他。他抓住Krista的手,往下放在他的下面。
       她立马就把手抽走了,满脸通红。“对不起,”她说道。
       “怎么?”他问道,十分疑惑。
       “我只是不……”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我不想做。”
       “好吧,”Tim很快地接过话。“没事啦。”
       她脸上的恐惧仍没有消退。
       “说真的,”他说道。“我不介意。”
       确实他不介意。他很想啪啪啪,但不是和她。
       Krista的脸上闪过了焦虑的笑容。“真的吗?”
       “真的。我们之间还是很好的。过来吧。”
       Tim把她拉近了一些,而她躺进了他的怀里,头靠在了他的胸脯上。他找了个话题,与Ben和性都没有关系。“所以你在学校有没有想我?”他试着说些话。
       “当然了!Stacy告诉Bryce,他必须在你不在的时候帮我拿午餐,但是他不能一次拿三个餐盘,所以他不得不回去重新排队拿他的吃的。我觉得这有些刻薄了,我告诉她别这样了,但是Stacy觉得这很好玩。终于——”
       “终于”这个词才只是Krista发挥的开始。她喋喋不休地闲扯着,而Tim放空着自己。他让她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说着,亲吻了她几次,但仅仅是在告诉她,没事的。然后他撒谎道,药丸让他有些疲倦。他送她到了门口,吻别后,她还是站在那,没有走。
       “Timmy?”
       “怎么了?”
       “你觉得我是一个假正经吗?”
       那种暗藏的恐惧再次出现。明显,她听到了周围的人的闲言碎语。谣言总是把恐惧围绕在他们所谈论的人。她已经对别人的目光而惶恐不安。就像曾经的他。
        “你才不是假正经,”Tim说。“你很完美。”
        她看着他。然后Krista再次亲吻了他,然后她几乎是跳上了车。他有些后悔。天知道,这样只会让她更像他。但或许,对于今天,只要让她对她自己感到满意就足够了。

(第六章上)

TOP

这么晚还在翻译,辛苦了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