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kk3762 于 2018-11-10 10:28 编辑

Tim在止疼片带来的朦胧感觉下度过一个在医院愉悦的夜晚。他拍了X光片,然后打了石膏,和每个进来的护士眉来眼去——陶醉在年轻女孩的欢笑间和年长女士们抑制不住的微笑。尽管他很开心,但是他还是害怕明早。Ben会带着他父母酒店的电话,而就那样,悲剧又将重演。
        Tim13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因他患上了流感而不得不取消去日本的旅行。起初他还为他们决定待在家里而喜笑颜开,年幼的他总是因为他们单独旅行而难受。没有他们在床边的照顾安抚,也没有对他需求的满足,他的父母仅是把他当成了麻烦,十分尖刻对待他,一直到他们重新安排去日本的日程。
        现在他明白,在一起度假对于他的父母而言是一种再次体验他们过去曾约定好的两人世界的一种方式。就Tim所知,他就是一个错误。他的父母从来没有谈论过再生一个小孩。当他们有时间的时候,他们还是爱着他的,但他在很久以前就明白,不要去索取太多或是碍他们的事。
        随着天明的一步步到来,他尝试着想象他们对事故的反应。或许更糟,假如Tim打电话给他们解释怎么办?当Ben出现在医院时,他的嘴里马上就蹦出了这个问题。
        “你打电话给我父母了?”
        “没有,”Ben开始说道,但当Baker医生进来时,他马上改变了他的说辞。“是的。他们说航班改不了了,但是他们安排了一个护士去照顾你和其他的一切。”
       这听起来还不算糟糕,前提是要是真的。医生问Ben要Tim父母的电话,但他却故意忘记带来。Baker医生似乎有些怀疑,但他看了一下表,给Ben抱怨一堆Tim需要的东西。在撑着支架,快速去药房取完药后,Tim让Ben用轮椅推他去车那里。他坚持要上车前转一圈,这样他就可以看看有没有损伤。
        震惊!他居然没有发现一处刮擦。
        从在后面推着轮椅,Ben就一直阴着个脸。随着Tim感受到止痛剂开始起作用,在回去的路上他们就没怎么说话了。当他们到了,Tim就杵着支架在车道上走得飞快,让Ben不得不跑起来才跟得上。
       “我喜欢泰山(臂力大),”Tim说道。
       “是喜欢他的母猩猩吧,”Ben开了个玩笑。“等下,我来给你看门。”
       “谢谢。”Tim看着他毛手毛脚地摸着钥匙。Ben紧张地偷瞄了他一眼,就像是很在意自己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搞不定。不是说其他时候他没有偷瞄。Tim已经习惯于女孩们发现他的魅力,但是他现在想知道男生是怎么想的。很明显是指那些男同。Corey就是被吸引的一员,但那样的情况很莫名其妙。这么一想,莫名其妙就知道Tim的家在哪的Ben也是一员了。
       Tim一进去就坐在了樱桃红的长沙发上,Ben紧张地站在他的面前。“有点事情我先给你说。”
        一时间,Tim以为Ben要向他袒露心怀。这个想法让Tim忐忑,但又兴奋。
       “为这事就让你父母担心有些没必要,”相反Ben这样说道。“或者说,就是扭伤了脚踝,对吧?叫护士也有点过了。我意思是,如果你想要的话,我现在就去打电话。不然我也可以来照顾你。”
       Tim盯着他。“所以没有护士?”
       “没有护士。”
       “你也没给我父母打电话?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医院过夜了?”
        此刻Ben开始有些内疚。“他们不知道。”
        Tim松了一口气。如果这场事故的始作俑者不是他的话,Tim还会感谢他。Ben更愿意去为这事去补偿。他保证他每周都会来做饭打扫卫生。所以Tim便有了这个“小护士”。一个如果别人发现了就会毁掉他在学校名声的“小护士”,但此刻他所感只是为他父母没有知道而如释重负。
       但如果他们要这么做,就必须要做对。Tim杵着支架摇摇晃晃地走向他房子在后面的他爸爸的房间。也许这个房间比不上Darryl爸爸的房间,但还是不错的。这的东西都是用黑木,棕色皮革做的,而且每一个都很舒服。
        “我想这是个露营的好地方,”Tim说着,坐在了长沙发上。他朝调酒柜台点了点头。“那里还有个冰箱来放饮料。”
        “所以我们要在这做什么呢?”Ben看了下周围。“毯子,枕头,很明显…额…”
        “在大厅的壁橱里,”Tim说道。“我要我的枕头。和一些好点的衣服。再在烤箱里放点东西,好吧?”
        “好。”
        Tim打开了电视,Ben离开了房间,他想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他可以在今天之后就甩开Ben。Tim想他肯定会做一些补救或是找一个借口来围在他的身旁。不管怎样,Tim可以照顾好自己。但对于此刻,他只想平静下来,好好休息。他调着频道,停在了音乐视频上。
        不一会披萨的味道就充斥在整个屋子里。当Ben端着两个装着披萨的盘子进来时,Tim几乎快因香味而哗哗流口水。他们一起看着电视,取笑着那些唱得不好的人,然后不停地在VH1和MTV间切换着来错开广告。他们一吃完了,Ben就把盘子端回了厨房,然后跑着回来,扑通一下躺在沙发上。当Tim正准备切回MTV的时候,Ben突然打断了他。
       “等下!我爱死这首歌了。”
       这首歌Tim已经听了无数遍。收音机电台以前像疯了一样地不停地放着Fugee的Killing Me Softly,但是他对这首歌一直都没什么感觉,即使是是中间那一段的柔和的男声。
       Tim看向了他的左边,下巴都要掉了下来。Ben在唱歌,但是不是像别人那样随着音乐低声哼唱。Ben的声音很甜美,聆听着又是那么的完美,让Tim想叫Lauryn Hill(Killing Me Softly的演唱者)闭嘴,这样他就可以听得更清楚一些了。
       相反,Tim偷偷地调低了电视的音量,这并不困难,因为Ben的眼睛盯着他。没有鬼鬼祟祟的眼神和自责。现在Ben在唱歌的同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Tim身上。唱得真是太美了。抛开一切,Ben真的好美。Darryl的钱,Stacy的狡猾,Bryce的肌肉都滚开吧。Ben有着这样的天籁之声,就凭这点,他应该才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人,他真的太TM厉害了!女孩们应该为之倾倒,而男孩们应该以他为模仿的对象。
       接着,歌曲结束了,Ben转开了视线,他的脸颊有些发红。Tim目瞪口呆了好几秒,然后连忙拍手喝彩,此时深陷其中的Tim早已不在意自己犯傻了。
       “你很会唱歌啊!”
       “嗯,”Ben说着笑着,表情之下带着一丝焦虑。“还好吧。”
       “你为什么不经常唱呢?我意思是说,如果我有你那样的歌喉,我会以唱代说,不会像一般的人那样去交流。”
        Ben笑着。“那样做~~~不用多久~~~就会显得很过时~~~”他以歌剧的风格唱着。
        好吧,那样说会有些蠢,但是Tim想要听Ben再次高唱。“唱唱这个嘛!”他说着,把音量调大了一些。
        “是Beastie Boys(野兽男孩)啊,”Ben说道。“他们那不是唱歌,那是说唱。或者说是在碎碎叨叨。等下首歌吧。对了,你有没有听过原版的Killing Me Softly?”
       Tim摇摇头。
       “Roberta Flack!她是我的女神。有时间的话我给你唱那个版本的。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我的嗓音好听了。每次我一听到就起鸡皮疙瘩。”
        Tim的鸡皮疙瘩仍没有消掉,所以他在尽力平静下来,以免自己兴奋过度。他们一起看了另外几个,直到又到了Ben的菜。接着他再次开始歌唱,这一次他闭上了眼,Tim感受到了那些相同的情感奔涌着。不仅仅是这首歌,也不仅限于此刻。那声音真的太TM有魔力了!Tim还是不能弄明白,为什么Ben没有更受欢迎。或许是因为他是同性恋的事情,但绝对没有人会在听了他的歌声后不去原谅他的一切。
        歌曲结束了,Tim尽量忍着不去过分地夸赞他。“你有没有进合唱团或是其他类似的?”
       Ben点了点头。
       “所以在学校的同学听过你唱歌。”
       “是的,但通常也仅是那些去朗诵的人。我也在高一那年在才艺表演上唱过。”
       然而学校没去赞扬他?Ben又为他唱了另外一首歌——至少感觉上是这样的——而一结束,Tim关闭了电视。然后他问了一个在他脑海里不断闪现的问题。“所以,做一个gay是怎样的体验?”
       “就像其他任何事物一样,我觉得。做你自己是什么感觉?”
        “直男的感觉,”在把话题带回正轨前,Tim坚定地说道。“为此,你是不是有受过很多的议论?我意思是,在学校的人都知道吧,对吧?”
        “嗯。”
        “我很惊讶你没有每天被弄得很惨。”
        “我总会听到很多的废话。”Ben耸耸肩就像那已经司空见惯而觉得无所谓了。“但是在我出柜前也会因为别的原因而听到很多废话。现在不同了。”
        “是的,是的。”Tim体谅地点了点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Ben翻了个白眼。“搞得像你感同身受一样。当一个运动男,有有钱的父母和自己的新跑车。人们肯定会残忍地欺负你。”
        Tim咧嘴笑以作回应。“从你那方面说,我确实过得不错,但是我还是会从别人那里听到废话。错过一个球或是没用球拍接住,特别是在你的队伍输了之后,你的队友便会对你恶言相向。”
        Ben看起来有些疑虑。Tim也应该讲一点自己内心的事。受欢迎有时候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光鲜,只要Ben知道在kansas发生的一切—
        Tim本可以告诉他的。这么做便意味着唤起过去。在这里说出那些话,即使是一次,也将意味着他们会再次一传十,十传百,直到Tim崩溃。但无疑的是,Ben能体会做一个被抛弃的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那么这个呢?”Tim脸上笑容消失了。“在以前的那个学校,我前女友到处乱传我强奸了她,仅仅因为我甩了她。我便忍受着在学校的每一个女生的上前来对我说的废话。有一些甚至还想用膝盖顶我。真的有病。”
        Ben比起主观臆断似乎更具好奇心。“发生什么了吗?”
       “你认为呢?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全是她针对我而说的话,但她没有跑去警察局或是别的,因为她知道真相。一段时候后便平息下来,但是人们在那之后就对我不再一样。你不知道我有个新的开始是多么开心。”
        Ben叹了口气。“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还会出柜吗?如果你搬到国家的另一边,没有认识的人,你还会再次出柜吗?”
       “是的,”Ben毫不迟缓地回答道。“你在开玩笑么?除了这样我还能做什么?假装我喜欢女孩然后和她们睡?”
        Tim觉得有些不舒服,就像他也那样做过而受谴责。或许因为和Krista在一起涵括了太多的假装。
      “我肯定会再次出柜的,”Ben继续说道。“这是我遇见其他同志的唯一机会。这样做是值得的。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还没遇见过吧?”
       “没有。至少不算是爱。”
        他父母从德国带回来的布谷鸟钟突然启动了,这只小鸟报着时间。
        “老天,我该回家了。”Ben开始穿上他的鞋子。“你现在还好吧?冰箱里有点喝的和其他东西,柜台上有吃剩的披萨。要我端进来吗?”
        Tim止住了笑容。“不了,我自己来吧。”
        “我想我明天早上来做早餐然后检查下你的情况,然后下午再过来?”
        “好?”Tim本想告诉Ben他自己可以处理好一切,但相反他说道,“你会为我那样做吗?”
       “不仅是那样,还有更多。”Ben大笑着,就像他在开着玩笑,但他们彼此都知道他不是。“额,那么明天见。”
       他几近是跑到了门边,很可能是因为刚刚的话而感尴尬,但Tim不在意。如果Tim是个女孩……好吧,那确实是个奇怪的想法。但如果事情真是那样,他会因为像Ben这样的人喜欢他而感兴奋。至少,会比此刻的他兴奋得更多。



(第五章  上)

TOP

喜欢上本班的一个男生。然而我是那种很沉冷的人,一直一直一直抑制自己的感情。喜欢一个人总是会千方百计地去联系他,和他说话,然而我只想远远的观望,我也不去找他,以免不熟悉的人表现过分热情只会更显奇怪。我已经给自己打上这样一个标签:生而怯懦。

TOP

我想在寒假来前,多弄几章,然后寒假到了一口气奔半本书。寒假后基本上我就没假期了。寒假之后要奔考试了。不过每次都规划很好,但总是不尽人意。这本书迟早也会有翻完的一天。能行的话弄spring吧,就当学习英语。

TOP

突然间想起初三给我同桌表白。。然后第二天他就把我和他的位置调开了。瞬间心碎。。。至今虽然过去很久,但是每次一想到还是很胸口紧缩。

TOP

omg楼主又更新了
让我想起少年时候混贴吧看人更文的时光哈哈

TOP

没有了?呜呜呜。。。

TOP

谢谢大佬!

TOP

看了something like summer!有些无聊,看了一半就弃了!
不念过往,不悔来路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