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手札] 草木疏(二)

本帖最后由 公孙木 于 2018-3-22 20:31 编辑


我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上Sky的呢,这个对于一个初中的男生来说很简单。就是日思夜想呗,白天很想和他在一起,除了上课,随时想要形影不离,放了学不想回家,陪他在学校里玩儿到很晚,他打球我看着,他值日我帮他。到了晚上也一直想着他的身影,期待着明天早一点儿到,每天一起床想着今天又可以在一起就精神饱满。哈哈,还真是像魔障了一样。就这样,有一天早上我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我喜欢M也没有到这个程度。然后我在日记里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这是怎么了?
我一直没有帮他们俩把话传到,所以到很久以后,他们才知道喜欢彼此了很久,可惜也错过了,那时候的罪过。那年秋天,天特别热,凉意来的比较晚。周末,我就骑着车去Sky家里玩儿,他家边上有条河,河水很是冰凉。我们经常骑着自行车沿着河岸骑很远,然后再骑回来,不知道这样的来回有什么意思,那时候就感觉特别幸福,每周每周就这样。有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被下了降头,在河边的堤岸上,我突然停下来,伸开双手吹着凉风,对着他大喊,Sky,我喜欢你!他的车子也停下来,大概是觉得自己听错了,回头问我,你说什么?我又大声喊,我说我喜欢你。然后我蹬着车子跑到他旁边,看着他明亮的眸子,很开心的样子,对着他说,Sky,我喜欢你!后来想想还真的有点儿尴尬。他对我笑,什么也没说,我们就看着彼此,过了好久,感觉时间都静止了,但又像是很快就飞逝了。后来,我们推着车子走回他家,我走的时候,他在窗子上探着身子喊我,我没走多远,停下车子仰看着他,夕阳映在他的脸上格外的好看。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冲着我笑,我问他怎么了,他就是一直笑啥也没说,过了好一会儿,阳光已经被西边的凤凰山遮住了,我笑着跟他说,我回去了。他傻傻的,把身子探得老远,窗台不是很高,好像下一刻就能从窗子里飞下来,来到我旁边一样。
那时候,我们都很单纯,连同性恋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觉得两个男生整天腻味在一起有啥不对。我第一次接触同性恋这个词,不是从书上,也不是从网上,而是从同学的八卦里。有一天放学后,有几个人留下来画黑板报,一个女生,跟我们说,她有天回去的晚,看到隔壁班A和B两个男生躲在教室里偷偷亲嘴。当时大家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AB也挺有人气,平时也经常是勾肩搭背。于是大家就开始议论起来,你说,我早就发现他们俩特别亲密。他就说,我有一次看到B坐A的车子抱着A。这时候有个女生突然说,他们该不会是在搞同性恋吧。这就是我第一个接触这个词儿。同性恋,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我越来越把自己对号入座进去,想着我跟Sky也是比较亲密的,就插嘴说,不会吧,估计是开玩笑的,女生不也是老腻在一起,我和Sky,还有大伟几个也是经常一起上厕所,一起吃饭。不说不打紧,这一说炸开了锅,话锋突然就转到了我身上,当时真是被自己蠢哭了。起哄的妹子,恨不得把我扒光了一样,各种问我和Sky,还有我和伟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和他俩关系都很亲密。有个妹子突然开始坏笑,问我到底要选那一个,帅哥资源都被我霸占了,他们可怎么办。有些事就是这么巧,那时候我被问的都尴尬了,Sky穿了他平时打篮球的汗衫就进了教室,拿着杯子问我,小宇你们聊啥呢,这么开心,当心摔着。我站在桌子上看着他笑得甚至有点邪魅。一堆人突然就都看着他安静了。有个妹子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了,就问他,Sky,你这么帅,有没有喜欢的妹子啊。当时M也是在场的,我心里咯嘣一下,下意识的就把眼神移到M身上,恰好她也抬头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很内疚,本来想低头,发现自己站在上面头已经没办法再低了,只好把眼神移到Sky身上。他看着我,不知道是内疚还是什么,我突然就开始脸红起来。虽然也就是两个转眼的时间,却也觉得好像是煎熬了很久。那种五味陈杂的心情,一言难尽。我看着他,心里也期待着他的答案。看着他的笑更邪魅,他看着我说,当然是小宇啦,没谁能和我们小宇比的。大家转过头来看我,那时候我脸正火辣辣的,这会儿这么多人看着我,更是像是烧开了的水壶一样,快要喷热气了,那个多嘴的妹子指着我说,喔,宇你的脸咋红成这样。每次脸红的时候我就会脖子发痒,我忍不住去抓,更是要你命了,大家就看我连脖子都红完了。我只打马虎眼,说是自己过敏了,脖子上起了些许小红疹。我从桌子上跳下来,就往洗手间跑,打开水龙头一个劲儿的往脖子上拍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Sky帮我拿了书包,跟我说我们走吧,我也没再回教室,就跟他一起回去了。从那以后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他的答案都是这个,我喜欢的是小宇。慢慢大家也都只当是玩笑了。但在我心里,虽知道只是他敷衍的借口,却也是有点儿小高兴的。然后,大家问到我的时候,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我喜欢的就是Sky啊。理所当然,真心实意!

有一句话,可能很多gay都听过,你要是个女生,那我就把她娶了。哈哈,对,Sky也跟我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各种时候,各种情况,我们俩一起做各种事儿的时候。要是有个女生有你一半好,我就去追她。或者,要是你是女生我一定追你。对要是女生,可惜我一直都是个男生,喜欢Sky的七年里也从来没想过要是我是个女生。Sky一直知道我喜欢他,他大概觉得这样的话是安慰我,直男觉得这样也许能安慰一个喜欢自己的gay,一直也不知道这样会更让我们伤感吧。
在初中的校园里,很多地方都有我们俩一起走过的身影,操场的栏杆上,我们一起聊天,晒着夏天的太阳,他干净的浅蓝色汗衫每天都有股淡淡的幽香,他喜欢靠在我背上眯一会儿,我就坐在他身后,听他靠在我身上细碎的话。中午午休的时候,他总喜欢把外套放在我手臂下面,嗅着他衣服上的味道,总能睡的更香些。后来我试过很多牌子的洗衣粉(那时候还没什么洗衣液用),也没找到那个味道。吃饭的时候他就喜欢跟我对着坐,时常说我吃饭的时候太秀气,像是在表演。想起那时候感觉自己也不认识那个时候的自己,现在的我跟谁都能自来熟,吃饭像是有人抢,哈哈。之前有一部电影,不记得名字了,梁朝伟演的,和一个公主相爱被迫分开,有一段话大概是这样的,爱一个人爱得深了,人会醉,他不在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就是他。大概也是如此吧,高中的时候我变得很活跃,学生会,广播台,辩论队,文学社,升旗演讲,吃饭也一改往日。最明显的是,写他的名字。毕业季的那个暑假,我的日记本上每天都是满满的这几个字,这几个字也和他写的越来越像。签他的名字,到后来连他自己也认不出来哪个是他自己写的了。

其实初中的时候还是很单纯的,喜欢就是喜欢,没觉得喜欢一个男生就有什么特别的,我表白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一点儿也没觉得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没有像很多同志一样,经历一段很长时间的煎熬期,这大概也是我能大大方方的和大家出柜的原因吧。Sky也并没有因为我的表白和我疏远。也幸运的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生能是他。我时常会去他家玩儿,有时候晚了,就睡在他家里,和他住,不过我不习惯和别人挤着睡,一向自己睡一张大床,第一晚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睡不好,他中间醒来看我没睡着,就问我怎么还没睡,我跟他说,第一次和别人睡一起(是单纯的躺在一起而已)。他睁着眼看了我一会儿,我是平躺着的,他也平躺着,看了会天花板,然后起来抱了床被子自己睡在了床边的地上,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儿,你不习惯,那我们就分开睡,你睡床上,我睡地上。我没说啥,就只剩下感动了吧(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该不会是傻吧)。那以后我住在他家里都是我睡床上,他睡我旁边的地上。冬天也是一样,他妈妈一直不知道,怕是知道了,就再也不欢迎我来他家玩儿了吧。现在你问我,我总去他家玩儿,我们都干嘛了,我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不知道那么多个日子,我们俩都干嘛了,反正就是很开心。

有次跟一个腐妹子说起那段往事,妹子说,也是他害了我,我要是不说他是直男,她都觉得最后我们应该是在一起的。对Sky确实对我很好,很多时候我都自我感觉良好,Sky是不是也喜欢我。这种错觉一直到我们分开很久,高中时期也一直萦绕在我心头。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开放注册 注册后须领取头像任务方可发贴

梁朝伟的《天下无双》

少年间朦胧的情感因纯洁动人,爱何必要分性别
希望lz一直写下去:’)

TOP

回复 2# nonooo


    已经差不多写完了,因为都是以前的事儿,记得的不是那么多了。

现在学生物,很久不读书,写东西都没那么顺了

TOP

回复 3# 公孙木


    哈哈这有什么关系 朴实一点好嘛
嗯你上一篇不是说你们上一个暑假还有通话过么?

怎么说呢?感觉学生现在很难有这么真挚的感情了 自己的小世界也越来越复杂了,就好像大家都觉得同性恋挺新奇喜欢调侃这个词,故也不想自己因为这个词被贴标签被众人议论

TOP

回复 4# nonooo


    已经出柜了,所以也没啥标签不标签儿的了。

TOP

回复 5# 公孙木


    哈哈我那段指我身边的同学啦

TOP

  • QAF三国群英传信息联盟发布平台
  •